天上的蘑菇

从小到大,我看到过无数美丽的焰火,有的飞速的像流星雨,有的盛大的像大波斯菊,有的绚丽的像暗夜彩虹,可能是来自于烟花的发明国的原因,看了太多,也看了太好的焰火,我对它渐渐失了兴趣,特别是到了加拿大以后,这加拿大焰火可就平淡许多了,就是每逢这国庆大假的,往天上猛放一气,排场是够了,但那真是毫无章法,缺乏美感,那气势和国内的焰火根本不搭脉。可是,我在加拿大三年多了,却意外的邂逅了一场生平所未见的最盛大而恐怖的 ” 死亡焰火 ” 。

故事要从八月讲起,一个周六晚上,我凌晨三点下班,万分倦怠,本想打的回家,但正好,那天斯里兰卡厨师和我顺路,于是,我为了省点钱就冒着生命危险坐上了他那辆三无(无年检,无保险,无驾照)的蓝色 ” 老爷车 ” 。我们俩是极好的朋友,一路说说笑笑的,很快到了我家门口,那辆老爷车也很给面子的一路奔驰到我家,可是就在他在泊车,我要下车的当口,车子意外的熄火了,于是,在找不到原因的情况下,我只得换到驾驶座上,尝试发动车辆,而他就在车后 ” 人力发动 ” 。折腾了十分钟车子也没有动静,于是,他只得回到副驾驶座上休息片刻。

但是就在这当口,我发现整个夜空突然诡异的亮堂起来了,为什么说诡异呢,就是我面前的大片天空上的云彩居然呈现一种从暗红色到红色到橘黄色的渐进,就好像旭日东升的景象一般,但那可是大半夜的呀,我被惊的说不上话来,厨师也注意到天际的变化了,只见他咿咿呀呀地指着天空却也说不上话来, 我想下车,因为我的第一反映就是,那很像汶川大地震的报道里描述的地震之前的地震光,因为,如果真的有大地震人在车里就很危险,车子可能被周围的建筑物砸扁,所以人要紧贴着车外,以此为掩护,造成逃生空间,我还没来得及行动,就在五六秒之后,突然,一个巨大的火球,我说巨大可能各位看客没法理解,那个火球有一个足球场子那么大,从地底冒出,却直腾腾地冲上天际,当火柱上升到我目测一百米的高度停止,但是顶端的火球却像炸开一般,在天上翻滚扩散,就好似天上有个失了火的大蘑菇, 好奇的厨师开门要下车去看 ” 西洋镜 ” ,我一把拉上他不许他出去,因为这实在很像电视里放的原子弹爆炸,典型的蘑菇云,要是原子弹爆炸,二十五公里之内几无活物,我俩这点距离,估计够呛,但是,如果原子弹爆炸最好要找金属屏蔽 , 而车子就是最好的金属障碍物了。就在紧随的几秒后,巨大的爆破声伴随着一股气浪袭来。我坐在车里是没感觉到气浪,但是我看到街道旁的树叶都撼得一波一拨的摇曳。嘈杂过去,渐有缓和,我半晌才缓过神来,这才发现我的自卫动作已经呈半蜷缩状,并且,我已经把自己塞在车椅和驾驶舵的夹缝之间,厨师看到我那窘相,笑得前仰后合,说我平时看着傻大胆,关键时刻那么怕死。他看看外边没了什么动静,就要摇下车窗看看,我一把拦住,我说,你听,外面还有那么多小的隆隆爆破声,没准是什么化工厂爆炸了,要是是毒气泄露怎么办。厨师说,那我们总得出去呀,况且车子也不发动啊,我说要不,我们赶紧听新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谢天谢地,车载收音机还是工作的,我现在可以理解收音机对战区人民为什么那么重要了,广播里果然发出了紧急新闻,多伦多西北部发生剧烈爆炸,电台在一分钟之内收到了一百多个电话,有些听众打来电话惊恐万状地诉说他们家的玻璃都碎了,猫也逃了,电台里的人也不知道爆炸的原因,希望可以有知情人报料。不过,忠实的新闻工作者还是努力地做出预测,现在是广播里的原文翻译, ” 我们目前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听众意见有人说是恐怖主义的报复行为终于在加拿大展开了,有人说是飞机意外在多伦多坠机,有人估计是加油站爆炸,少数人说是化工厂爆炸。目前,出事地点有一幢宾馆被大火烧的摇摇欲坠,人员伤亡目前还不清楚。 ” 天真的厨师听到这里补充一句, ” 我觉得还很有是外星人攻击地球。 ” 我不禁奚落, ” 你是美国大片看多了吧,动不动觉得什么莫名其妙的事不是发生在纽约,就是在你身边。 ” 于是,看着情况没有想像中的危急,我试着发动了一下车子,居然,有反应了,这车可真怪好像就是刻意让我们在此地逗留,让我们经历大爆炸。

回到了家,我回想到今天看到大爆炸的心情可谓是跌宕起伏,起先是狐疑,再来是害怕,然后是惊恐,接着是舒缓,最后觉得自己有点紧张过度,觉得有些好笑。但是,我发现自己在这期间,居然有一味感情居然是失落,当我觉得,那是原子弹爆炸时,我感觉自己要死了,我第一个能想到的居然是一张叫 ” 广岛之恋 ” 的椅子,那是在二战末期,美国在广岛和长崎各投一枚原子弹,有一对恋人当时正在公园的长石椅子上谈天,原子弹爆炸了,他们没有奔逃,只是紧紧的抱在了一起,俩人都死了,但是尸体却不见了,只是在公园的长椅上留下了一个浸润在石头里的两人相依的血肉图形。于是后人觉得感动,并没有移除长椅,反而命名其为 ” 广岛之恋 ” 。要是,周六的爆炸真的是原子弹爆炸的话,我身边只有可爱的斯里兰卡厨师朋友,而不是自己所爱的人,我这才发现,其实这就是我当时失落的由来。原来,爱是如此重要,在那危机的一刻,我无力自救,最后的愿望就是至少希望能和自己爱的人走到生命的尽头。爱,是如此重要,甚至可以照亮死亡的阴影。

第二天,新闻出来,是大型化工厂的丙烷爆炸,两死数伤,好一个盛大而血泪的 ” 死亡焰火 ” 。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