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拓者的足迹:万锦博物馆

本报专栏作者:走走聊聊

黑溪开拓者村Black Creek Pioneer Village是大家非常熟悉的地方。万锦博物馆Markham Museum就是一个类似的场所。  这个开放式公园化的博物馆,颠覆了楼堂馆所式的博物馆概念。在25英亩集合果园,花园和绿地的院落里,迁建了许多折射Markham万锦历史老屋。这些原汁原貌的各式房子,内部也复原了早期居民生活的场景,串联起来正好见证万锦的成长,不华丽,不夸张,简朴,实在。外加身着旧时服饰的人们,或蹒跚在小道,或在屋内做事,有趣地重现了一百多年前的民风民貌,充满了浓郁的时光流转韵味。

白墙绿窗的Nathan  Chapman & Elizabeth Lameraux House,走走聊聊今天看来依旧有着邻里姑娘般的美丽。如此优秀的摄政风格度假屋,在万锦已很少见。1831年,原住康山的Nathan购得位于Kennedy夹Steels的98英亩地,次年建此屋迎接新婚妻子;1842年妻子死后续弦,新丈人开了家当地有名的陶器店;1892年死后把屋留给女儿;1978年迁来博物馆。室内的木结构和木质装潢很有特色,也颇见匠心。

James Maxwell Log House,原址则在世嘉堡。James先和太太于1828年开始在红河畔购地经营一家锯木厂;1847年,夫妇把兴趣转到农业耕作,便在1850年建了这栋一层半木屋;1894年死后,家族把屋地全卖掉。最后一任屋主Little家族于1962年欲捐赠木屋,但直到1970年才找到最合适的永久地址:万锦博物馆。原木结构在农业时代建筑中广泛使用,可惜现在已很少见。

不过,标准的农舍要数Christian K. Hoover House。房子原位于McCowan夹Stouffville,是主人于1824年为新婚夫人而建。Hoover是来自宾州的门诺人,所以采用典型的宾州德裔农庄建筑风格。夫妇于1851年搬入砖房后,把木屋转给长子做婚房。在1870年代中叶,这里曾被用作俄国门诺移民前往曼尼托巴的中途歇脚点。木屋于1950年代卖给外人,在1975年被捐赠给博物馆。这是非常优秀的框架式一层半农舍,支柱和梁均用方木,其它墙体是毛糙的木板,有尖尖的顶和狭长的窗。

除了住宅,也有店铺老屋。Blacksmith Shop铁匠铺建于1862年,一直运作到1956年,现在红彤彤的炉膛是秀给游客看的。漂亮的Wilson Variety Hall 建造于1875年,是典型的南安省19世纪中后期乡村杂货店建筑,框架结构,两层,街面有大橱窗和山墙。Wilson是土生土长的万锦人,出生于1835年,在1847年结婚后育有6个孩子。1862年夫妻先开设了一个女帽兼杂货店,一举成功后在1875年搬迁到这栋更大的房子里。一楼为著名的Wilson General Store,由丈夫管理;夫人在二楼负责衣帽分部。1819年被卖给John McDonald。于1995年迁至博物馆。作坊类建筑的代表有Sawmill。英国移民William Ratcliff在1846年到万锦定居,于1851年在自家土地上利用红河水力开设sawmill锯木厂。祖孙相传,直到1970年代停产。不过从1936年起,动力改为柴油机了。

Ward Building是一栋仿制建筑,两层外墙正立面复制了19世纪万锦Main街上的Sleigh Wagon Works建筑,现在是Transportation Collection的展览场所。永久陈列在1989年正式开放,并在此后逐渐完善。陈列品以古老马车等交通工具和设备为主,原始藏品由Ward家族捐赠。Ward三兄弟在1945年购得两辆马车后开始旧式车辆收藏,陆续买得carriage,sleigh和wagon等,藏品增加很快。1984年他们捐赠41辆各式车子给博物馆,成为陈列的基础。

最特别的建筑是Locust Hill Train Station 。火车站的历史也属悠久。安大略和魁北克铁路在1884年合并成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后,旋即于1887年在village of Locust Hill建造了火车站。可惜,火车站毁于1935年的大火,于是在1936年重建,现在看到的便是重建后的。随着交通方式的变迁,1969年车站停用;1983年,车站作为古建移入博物馆。和车站配套的是于1921年建造的The Acadia Train Car火车车厢,属加拿大太平铁路。可不要小瞧这车厢,它可曾用作加拿大联邦政府公务车:1958年,Princess Margaret玛格丽特公主乘坐它作加东旅行;1963年,John Diefenbaker总理乘坐作竞选;Pierre Trudeau总理也曾常乘坐它出行。车厢于1974年停用,在1985年被博物馆购得。

当孩子们跳下火车,再嬉闹在硕果累累,繁花朵朵的博物馆院落中时,走走聊聊不禁想到:这些散落园中的老屋组成的博物馆,真是远胜于混泥土浇筑的火柴盒式博物馆,显得更温馨和生动;这种乡土型的陈列,比那些动不动上下千百年的枯燥解说,更让人感到亲切,收益也更大。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