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兰玉访谈(4)

安娜:农民意识。

刘兰玉:是农民意识,思想确实闭塞,在一个山区里,很偏僻。有的地方,很多知青被推荐上大学、当兵,很多,但是我们那里一个也没有,我们全公社90多个知青,一个上大学的也没有,就是不给你这个机会,你有什么办法。我爱人走了以后,就剩我一个人带着女儿在农村里面,又待了将近两年,他是1974年3月份走的,我是1975年12月25日离开的那个地方,差三个月两年。我一个人带着孩子在那里干活,在地里干,跟那些妇女们一起抬土,夏天太阳那个热,加上劳动强度很大,特别累。因为有小孩子,还要喂小孩子,一个人有时候真是没有办法。特别到秋天的时候,忙死了,我们那个地方种地瓜,就是山芋,干完活以后,就在田头分地瓜,一个人几百斤,一家一家的称,休息的时候把它切成地瓜干,在地里撒好,切完之后再干地里的活。到晚上收工以后,前二天晒的地瓜干又干了,再收起来,再挑回家去,天天一直就是这么连轴转。

我到地里都要挑对筐子,把小孩子放在筐子里面,这边是小孩子,那边是一个铁铲镢头。有时候,有些农民确实也不错,推车子送粪的,有时看我可怜,把小孩子放在他车上,坐在粪筐里面,帮我把小孩子带一段路。还有杨翠英这样的朋友,因为她妈是妇女主任,而且是解放前入党的老党员,地位是比较高的,大队书记也怕她几分,我女儿经常有她帮我照看,替我看着,替我哄她玩,确实翠英那时候给我帮了很大很大的忙,到现在为止,我跟她关系一直还是很好,她也很尊重我,我也很感激她,包括她家里面。

当时去赣榆农村确实是准备扎根的,我们做梦都没想到还能回城里,真的。我们自己花钱盖了三间房子,也养过好几头猪。

安娜:您做赤脚医生培训过吗?

刘兰玉:没有,当赤脚医生的时候,实际上我也没学过。但是我爱人学过,家里有一本农村赤脚医生手册,他当时自己买的,他就教我,我就看那个书。针灸原先我没学过,我爱人也会,卫生室里另外那个赤脚医生有时候教我,回家我爱人也会指点,自己学着在自己身上试,一些常用的穴位很快就掌握了。村民们最多的病是腰疼,在这个地方扎两根以后,让他活动活动,扎腰痛穴,就好很多。发烧、感冒,针灸不管用,必须打针,他们也会教我,在屁股上面划个三分之一,扎上面三分之一,而且扎在外面,不要打到里面,不要打到坐骨神经,就没有问题了,还有要把针里的空气排光了等等。我这个人你可能也看出来了,胆子比较大,我敢动手,他们说有冲劲,学得很快,就是这么样。有些岁数大的老年人,知道我刚学打针,他说你给我打,我不怕,人老骨头硬,你在我身上试。当时真的就是这样子,针灸也好,打针也好,都有人鼓励。有时候打静脉,女的不好打,男的好打,有些男的老头子就说,兰玉,你来你先给我打,我来给你试,我不怕。一针不行,再扎第二针,第三针……我现在想想真的也很感动,农民都很善良。

安娜:您接生接过吗?

刘兰玉:接生?没接生过。

安娜:那您几乎没有进过什么正式的培训班?

刘兰玉:有过二个礼拜吧,公社医院里面办的,就讲医疗卫生知识,反正就是基本的东西,也包括一些针灸,什么东西。实习的时候,当时有一个女的坐骨神经痛,针灸针环跳,扎什么穴位我都忘记了,还有尾中、承山穴。躺在那里我就下针了,这么长的针,环跳都要弄这个大长针。针过以后,再拿酒精烤烤针,增加感觉。

村里的人一般都是头疼脑热的病,感冒发烧的,都是给些药,反正药给病人之前,我都先看看说明书,瓶子上面都有说明书,就按照说明书来。另一个赤脚医生比我小,但是他知道的比我多,他受过比较系统的培训。像有些急救药,他会给我讲,一般不要乱用,如肾上腺素,那些都是急救的,他也给我讲一些其他的。遇到问题我就去问他,反正基本上就是头疼脑热的,还有一些是胃疼的比较多,用硫酸铝治就可以了,就照着说明书那么来。反正那些农民,他也很容易相信你,我们自己心里面有时候也很忐忑,但是他们看不出来,总觉得你是有文化的。

安娜:从一开始他们就比较相信您?

刘兰玉:是,所以他们就说拿我身上试,在我身上学,真的就是这样子。后来有一个村民也是坐骨神经痛,疼得不能走路。我看到书上写的可以打封闭,哪个地方疼扎哪个地方,后来我说给你打个封闭吧,针灸了多次也不管用。在她疼的地方,弄针普鲁卡因,针头比较长一点,戳进去了,推了一半,她就说不疼了。后来还真好了,普罗卡因本来就是麻醉的,可能正好让我碰巧了。所以,后来她到处说我有办法,治疼痛有办法,打了一针就好了,后来好几个人找我给他们打封闭。但是我自己知道这是瞎猫碰到死耗子,碰上了,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农民们很容易相信他们体验到的事情。

安娜:那些药是你们买的,还是政府给的?

刘兰玉:到公社领的。那时候,我们那边农民看病都不要钱,什么钱都不要。我们说什么药需要,到时候就报计划,批了就到公社去领。我扎针灸用的那盒针是我爱人的,是他学针灸的时候买的,里面长的短的都有。那时候打针用的针,静脉注射针,不像现在都是用一次性的。那时连注射管子,都是反复用,用过以后都要刷洗,洗完以后要煮半个小时,在锅里面煮,有一个专门的药盒子,就像饭盒子一样,都放在里面煮。煮完以后针都放在里面,纱布也放在里面,用的时候拿镊子镊出来,放在小盒子里面,拿这个给病人打针,每天都要消毒,很麻烦的。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