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減一個稅暗中加幾項費 安省降電費成忽悠百姓幌子

本報記者馬克報導

面對安省民眾對電費飆漲強烈不滿而導致的民意支持率跌至僅16%,安省省長韋恩不得不在去年9月12日公佈的財政預算報告中宣佈,從2017年1月1日開始,省民在支付電費時不再需要交納合併稅中的8%省稅部分。新年到了,在各項費稅一片漲聲中,原本期望韋恩的免去電費省稅新政實施後起碼可以幫助舒緩下生活壓力的省民,似乎又要空歡喜一場了。

家住安省約克區康山的廣州移民陶女士在新年的企盼中,終於在日前接到所使用的供電商Power Stream寄來的今年第一張水電單。陶女士向本報記者表示,看到帳單當時,讓她從滿心歡喜一下掉到了冰窖的是: 這一期電費單比上一張去年底的電費多出了$37,需知她一家人在新年元旦假期還出外旅行了一個星期,煮食照明用電少了7天啊,但電費未減反而升不少了。另外,留心的她特意查看電費中免交8%省稅一欄時發現,8% Provincial Rebate只是$4.18。更讓她哭笑不得的是, 隨電費單信函中的一張安省政府印製的減電費省稅宣傳單中稱: 安省政府為幫助減輕省民生活成本負擔,每個月免去電費HST中8%省稅部分,使全省人都會從中受益,你的口袋中每年可以多$130了。這讓陶女士的第一感覺是省政府又是欺騙忽悠省民百姓了!據她介紹,供電商Power Stream過去幾次寄來的用電測量調查數據顯示,她家每月耗電量在同一住宅小區周圍100戶人家中處於中等平均水平,都被評為Good等,按此計算,她應該是省府聲稱的可以從免去電費的省稅中得到平均收益的一個用戶,但現在帳單顯示8% Provincial Rebate只有4元多,一年下來大慨也只有50元左右,離宣傳單中講的可以為全省民眾每年節省$130還有很大差距,說好了的免電費省稅部分受益去哪裡了?

陶女士表示,她一家人15年前移居加拿大,當時住在多倫多北約克區,電費是每度僅5分錢,算便宜的了,而且由於是安省電力供應過剩,為了鼓勵居民多消費,用電越多的話就還有電費扣減,儘管她家中全部用電取暖和供熱水,一年平均下來每個月電費就50元左右。但隨著後來麥堅迪政府上台強制推行聰明電錶和綠色能源,電費就逐年大幅上升,到現在每度電平均為13分錢多,加上輸電等雜費稅項後就達到2毫多錢了。現在陶女士家中的暖氣熱水使用的是煤氣,但每月電費仍然漲到120多元。與廣州的水電價格比,安省更是高得離譜了。陶女士表示,安省政府每次嘴上都說是為大眾利益著想、要搞好環保,甚至宣傳說減低省民生活負擔,但實際上都是行加價或變相加價之實,水電氣費、電話費、交通費和地稅年年升,老百姓的生活負擔日益沉重。令人不解的是,在中國城市如廣州等,涉及到水電氣、電話、交通等涉及市民生活的公共收費如果要調整,都必需徵詢公眾意見和經過聽征會這一程序,但加拿大名為民主社會,實際上每次水電氣、交通加價都是由政府或公司說了算,完全不會徵詢公眾意見,政客承諾的也都是完全不可信的假話。

為什麼韋恩說從今年1月1日起免去電費合併稅中8%省稅部分,可以減輕省民的電費負擔,但像陶女士這樣的市民電費賬單反而上漲了,不僅沒有政府聲稱的好處,開支還更大了?有專業會計師在接受本報記者釆訪時表示,省民可能沒有留意到的是,從今年1月1日開始,安省政府免去電費HST中8%省稅部分,但同時又批准了多種費用調整,其中包括電力輸送費、管理費上升。另外,去年底轉冬令用電季度時,又批准電力局的加電費申請。這樣一減幾加,實際上增加的電費就多於減的部分,省民電費開支是比以前還多了。記者從陶女士提供的電費單中看到,同樣的耗電量,陶女士今年1月的帳單中輸送費Delivery項就比上一期帳單要多交12元,管理費Regulatory項合共多交2元,即未計電費加價部分,單是輸送費和管理費每項增加收費14元多,政府減電費省稅只4元多,陶女士的帳單就要多交10元費用了。看來省長韋恩宣佈免去電費合併稅中的8%省稅部分、幫助舒緩省民生活壓力的講法,真是玩了個幾加一減數字遊戲,忽悠百姓市民在不知不覺中多交電費,而且是讓他們空歡喜一場。

事實上,近年來安省電費一直大幅上升,使電費超越了任何其他的問題成為選民意見最大並導致政府信心危機的一個問題。安省能源局的資料顯示,多倫多普通住宅居民平均每月電費稅前是142加元,郊區中等密度住宅區Hydro One客戶每月電費為158加元。安省去年的一份民調顯示,83%的人認為政府介入控制電費非常有必要;11%的人認為這件事挺重要;另外只有不到一半的人認為政府在這方面做得夠好。而一份省府的內部調查顯示,94%的居民強烈要求要降電費,認為自己的電費非常高,而且比過去五年都要高。直到去年9月1日自由黨在士嘉堡的省議員補選中落敗,省長韋恩的民意支持率跌落至僅16%,成全國滿意度最低省長,才迫使安省自由黨政府決定要免去電費單中統一銷售稅(HST)裡8%省稅,通過名為《Ontario Rebate for electricity Consumers Act 2016》的立法,希望藉以平息大眾的不滿情緒,挽回民心。但省民似乎對此並不太滿意,主要因為過去電費持續上漲,幾乎每半年就漲一次,減8%的省稅部分明顯並不能減輕電費負擔。有批評人士還指出,這8%HST費用的減免是在省府宣佈增加10%清潔能源福利(Clean Energy Benefit)的一年之後執行的,數據統計顯示,居民及小商戶在2006年到2014年間的電費上漲了70%,居民用戶更成倍增長。連省長韋恩在去年12月30日不得不承認她自己在電價問題上犯了錯,並重申從2017年起免收電費中統一稅(HST)中的安省稅,以幫助那些最困難的人。但隨著省民陸續收到2017年的首張電費賬單,並發現不僅免收電費的省稅並未完全兌現,實際開支反而比去年更多了,安省政府又將會因此再一次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有媒體披露,從今年元旦開始,雖然省民在支付電費時不再交納合併稅中8%的省稅部分,但安省政府也同時實施“碳排放及交易計劃”,這使每公升汽油加價4.3%、天然氣月費平均增加5元,又使安省家庭為能源消費平均每月多付13元多付錢;另外,水費垃圾費、通訊費、物業管理費、公共交通費上漲,在房價大漲之下政府調高物業估值和各市鎮宣佈升高地稅率,將使民眾生活負擔進一步加重,安省省民家庭生活質量正在下降。


▲省民在安省議會大樓前抗電費上升。

▲安省最大電力公司hydro one工人正在安裝測試智能電錶。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