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还有一波强势来袭?

金價已脫離12月底部反彈約100美元,此反彈仍只能根據傳統的美元金價對應關係,定義為美元的回調促進了金價的反彈。然若後市,美元企穩回升,金價是繼續秉持與美元的反向波動關係而下跌呢?還是與美元同步上行呢?我們得到了想要的金價大幅反彈結果,但美元回調時間如此之長,確有些超乎意料。

我們對當前市況的大體判斷是,美元階段見底的可能越來越大,中長期美元也必將反彈至我們近2年堅持的110點上方去。也就是說,金價在中長期還會經歷一次美元大幅上漲的考驗。至於金價將何種姿態迎接與承受這場考驗,尚難過早給出定論。參考2016年諸多商品、原油等市場表現,假設2016年商品市場的強勢“異動”是通脹見大底的信號,那也應會對應著黃金價格的宏觀見底。因長期來看,金價大趨勢與通脹緊密關係,地緣政治、局部經濟動盪等避險,都只不過是刺激金價波動的階段性題材。1999-2001年的黃金市場大底即大體如此:美元雖於2001年再創宏觀新高至121.01點,但金價已提前兩年宏觀見底。也就是說,也許我們應該關注黃金是否開始出現長線投資機會了。

回到階段性黃金市場,或曰一季度黃金市場,拋開美元指數的可能影響,就黃金與商品市場的相關性,以及對沖基金在黃金市場中所處的歷史角色階段來看,一季度金價仍具反彈空間。在12月我們判斷金價在1122.64美元附近見底時,即判斷2017年一季度金價將至少反彈至1250/1260美元附近或上方,無論美元如何表現。當時我們結合黃金與美元的數十年運行歷史,有一種參考歷史運行的期許:即金價與美元會同步上漲。試想,如果金價與美元同步上漲,人民幣金價應該會飛奔,因美元的上漲將帶動人民幣貶值,故金價可能迎來本身內蘊驅動上行,與人民幣貶值的雙重利好。當時有一個一直壓抑著未公佈的有關人民幣金價的判斷,即認為即便國際金價保守反彈至1250/1260美元,人民幣金價在雙重利好的作用下會反彈至290元/克,也即人民幣金價相對於國際金價,可能會近8%左右的相對強勢。而實際並未出現這種情況,人民幣貶值一直處在有序的軌道上。

從2016年12月初以來,對沖基金在五大外匯期貨市場中的美元淨多持倉,由281.5億美元連續回落至當前的185億美元附近,回落近百億美元。也對應著美元指數6周的連續回調,儘管總體回調空間不大。從對沖基金在對美元指數影響最大的美匯歐元期貨市場來看,我們也判斷美元指數的回調已大體到位。目前對沖基金持有的歐元期貨淨空頭,已下降至2014年6月以來的低位區域,這意味著基金歐元期貨淨空的下降空間已相對有限,亦或對應著歐元的反彈與美元的回調空間已比較有限。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