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兰玉访谈(5)

本報專欄作者:安娜

安娜:您一天只消一次毒?如果刚打完一个人,下一个人中间会不会再消毒?

刘兰玉:我一消毒一盒子,里面有好多备用的,有七、八个针和管子。

安娜:有的赤脚医生说,他们有一针打全村的经历。

刘兰玉:我们不是,那绝对不可以。我是每个人换一个针头,针头打过以后我就放在一边,下次洗过以后再消毒,一天一次消毒,一批一批的。

安娜:您的条件比较好。

刘兰玉:我们不是最好的,但还可以。起码针头很多,针头有十几个,针管也有七、八个,输液的橡皮管子不是太多,但是也有三、四个。每次把皮管子消毒以后,专门弄个纱布,四层的,把它包起来,然后裹起来,缠起来,打吊针的时候再拿出来。基本上一人一个袋子,你打的时候我把这个袋子拿来,打完以后就往那儿一放,再来一个人就用另外一个袋子,我们还是比较讲究的,真的。

安娜:您教过农民卫生吗?比如刷牙?

刘兰玉:那时候农村里都不刷牙,开始时,我们知青在那边刷牙,那些农民都当景儿看,他们根本不刷牙。只教过他们消毒,告诉他们在厕所里面怎么消毒,这个事干过的。我们大队只有两个赤脚医生,也干不过来,但每个生产队都有卫生员,可以带着生产队卫生员一块去。每家消毒要靠我们两个人的话根本不可能完成,都是他们卫生员帮着做,但是怎么弄也是我们教给他们的。给他们讲怎么做,而且他们工作的事情我们指导他,这些事情都是他们做,四个生产队,每个队一个,四个人,我们带着他们一起干。

安娜:撒消毒水?

刘兰玉:一开始不是,一开始都用小红眼,一种草药,有毒的。到山上割来,淌的像奶一样的,白白的,割来后用铡刀铡碎了,拿个筐背着,每家的粪坑里面撒一点,撒完以后苍蝇就死了。一开始都是那样子消毒的,到后来也用消毒水,也喷过敌敌畏,但是大部分都是用那个草药。因为我们是山区,那个东西比较多,到山上用刀割,割来就行了。而且割来以后可以放在那里晒,晒干之后铡碎,水一泡,到各家一去,毒性还有,效果挺好的。

安娜:非常感谢您的故事,我们这次的谈话可能会用在我的研究报告中,也可能会用在将来的出书中,您同意我用吗?

刘玉兰:同意,同意。你一个小姑娘这么老远的跑到我们这里,真的不容易,现在的年轻人象你这样勤奋做学问的人太少了,你以后有什么问题,阿姨还会帮助你,别客气。

(结束)
访谈时间:2014年6月3,4,5日

访谈地点:连云港市中心宾馆、黑林镇卫生院、石沟村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