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玉访谈(3)

本報專欄作者:安娜

安娜:当地人还是喜欢找你们?

陈文玉:当地人就找我们。他们认为我们比较地道,认为我们做事认真,又是从北京来的,十里八村的他们都来,我们有时候在地里还干活呢,他们就来了,说听说你们是从北京来的医生。

安娜:非常相信?

陈文玉:北京来的嘛。说听说你们治好了什么什么病,都找我们。当时缺医少药,我们手里的药也特别少,什么最管用呢,针灸,中国传统的针灸最管用,一针下去就见效,所以他们都说听说你们扎关节炎特别好,农村关节炎特别多。有时候我们正在地里干活呢,他们就来了,说你们是不是北京来的医生啊?我说我们不是医生,我们是知青,我们是赤脚医生。他们就说我们这儿听说你治好了谁谁谁的病,他们就传,互相传,慕名而来的。我们八个人,一共八个赤脚医生,七手八脚的就上去了,你扎我扎的,就经常是这样的。很多的腰腿疼,针灸是最好使的。针灸、拔罐相当好使,咱们干事比较认真,所以也能得到人家的信任。而且人家全身心的信任你。比如有人产后大出血了,我们正在地里干活呢,一听说了,马上我们都去了。当时也没有医疗条件,也没有血库,也没有化验设备,只能用病人本身的血浆啊,拿她的血跟你的比对,你想那哪有准啊?结果还真对上了,然后就我和王木章俩人一人各抽了300毫升。

安娜:治病还要献血?

陈文玉:对,献血。那时候觉得是应该的,那个病人到危机的时候,你到哪儿找血去?必须赶紧的献血。你献完血以后,没有说得吃点儿、补点儿,没有。后来常献血,营养跟不上,低血压,到现在血压也没上来。那时候,就没想过什么东西是我的,给人家献血是无私的奉献,是应该的,这就是那时候的想法。后来那产妇人真是得救了,她特别感激我们。后来她生了重病,不治之症,不行了,他老公就问她还有什么愿望,她说就想再见我们一面,很朴实,而且我们也特别感动……

安娜:后来您回北京也从事医疗工作?

陈文玉:我是因为文革以后四人帮倒台了,家里平反,就回来了。我父亲也算老干部,文革中受迫害,也是到农村去了。那时候那样受迫害,也很执着的得抓紧一切学习机会,特别珍惜这段时间学习,我们是医疗系,什么都学,什么都干,而且当时就准备着毕业以后回农村,真没想着还能回北京。文革以后,有这么一个知青政策,我就回北京了。

安娜:你们工农兵大学生学制是三年?

陈文玉:三年零八个月。我们是1976年的年底毕业的,四人帮倒台了,回北京以后我分到北京市第六医院。

安娜:在什么地方?

陈文玉:就在交道口,北京市第六医院,我在那儿一直干到退休。

安娜:当时是做什么科?

陈文玉:我做眼科。我在农村干了五年,什么病都没有,我身体特别好,但是我进学校门的第一天就生病了。我记得特别清楚,进学校门的时候我就发烧,就得急性喉炎,说不出话来。当时大家都是工农兵学员,后来还到校医务室去看,跟人家也没法沟通,说不出话来,特别着急,就想怎么这么好的机会,来了以后怎么会这样。但是那样生病我也不能耽误上课,在这个过程中我又得肺结核了。那时候就是想抓紧一切时间学习,而且还要实习好。我们学校算是比较严格的,都要参加病例讨论,做病例分析。我们每个病人都要认真准备的,而且每个病人都检查。那时也不知道自己已经得了肺结核,后来就低烧,咳血,发烧39度多,居然我还在手术台上给人家做阑尾手术。当时有个口号: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所以我也没休学。

安娜:您是发烧做阑尾手术的?

陈文玉:对,我发烧39度多。

安娜:这在美国是不允许的。

陈文玉:那时候主要是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只是觉得这种机会不能错过,觉得应该抓住一切时机学习。回北京分到六院,当时眼科缺人,就给我分到眼科了。我们上大学这一段生活确实挺丰富的,特别是实习,在每个地方,见着病人进行抢救,都是口对口的呼吸,做人工呼吸的。我们到前郭尔罗斯县医院,正赶上唐山地震,唐山地震那些伤员都分到全国各地医院,我们立即被分到各个临床医院去帮助他们,从生活护理到治疗都得做,很累。

那时候毛主席有一段语录,叫: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我们在农村的时候,第一年水土不服,蚊子叮了腿以后全都起包,起包以后就化脓,化脓完了之后就烂。我们去参加劳动,去修大堤,别的生产队派的都是男劳力,我们生产队派的是女劳力,派知青去。我们早晨早早的就起来,你想想腿都烂的跟什么似的,拿草纸把腿给包上,穿着秋裤,我们就得早走。到松花江边上还要过一个草甸子,趟水,到那儿也要干活。下工以后,我们是最后走的,因为大家都咬着牙去干事。后来没有水喝,地下挖一个坑,渗出点水,就喝那个水。

安娜:真了不起,能有这样的经历。

陈文玉:我觉得人可能各有各的经历吧。

安娜:谢谢您和我分享您的经历!请您签一下这个文件,是知情同意书。以后我可能会用您的录音材料做研究或出版书籍。

陈文玉:没有问题,希望我的经历能对你有帮助。

(结束)

访谈时间:2014年5月24日、2014年6月16日上午

访谈地点: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宾馆、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十条沪香满楼餐厅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