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人在多伦多(四)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有人问我,为什么我偏偏就说上海人?第一,我是从小喝黄浦江水长大的上海人,对上海有了解,对上海人更是知根知底。第二,上海人的生活水平相对较高,与多伦多有一定可比性,面对两件价值相近的事物,人在做出抉择时就会显示犹豫,但是,伴随着抉择,人就会产生特有的复杂感情:满足或后悔。以上的情绪使得我们今天的故事酸甜苦辣,五味陈杂。

上海人在加拿大闯荡着,就象不喜辣食的江南人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麻辣烫,有的人想吃怕烫,想喝又怕辣,终究只是看看闻闻罢了;有的人喝了烫着了辣着了,反而痛快了刺激了,觉得不枉此生;有的人咬咬牙喝了,但受不了了,硬生生的辣出了眼泪;但居然还有人就根本抵不住,胃出血了,闹忧郁了,最后就崩溃了……但无论如何敢闯出国门的,就是勇敢者,无论是技术移民的,投资移民的,留学的,甚至假结婚的,偷渡的(但上海人多半都是技术移民),这些人多少都做过心里准备,现在不是八十年代了,上海发展了,人人都是有房有产,特别是白领和独生子女出国,白领一般都在中国有一定学历,和工作经验,也就是都有一定的资本原始积累和社会地位,一般都是名牌裹身,汽车开开,日子过的紧张但潇洒。80后的独生子女就更是不得了了,说老实话,爸妈除了因为我数学不好打过我,我还真不记得他们还有哪里照顾不周的,我想要的除了天上的飞机,地上的坦克,基本都有了。这些上海人在出国前,他们的人生画卷是重彩写意的,虽说不是波澜壮阔,但肯定是幸福的。但人心如长河,时时都在波荡流转之中,无片刻之安宁。当你一旦决定要出国的那天起,从签证的惊魂到入关前的忐忑,这好像意味着人心,人情,人生从此扑朔迷离,跌宕起伏。踏上征程的时刻,踌躇满志,意气风发,面对父老乡亲,高朋贵友,一番慷慨陈词;谢谢大家,我们到加拿大是去享受人生的,寻梦的,体现自我价值的。无论是亲人,同学,同事,老师,都突然关注起了你,善意的都在为你惦记,牵挂,加油,鼓劲;当然,还有善意之外的眼神,那就复杂多了,原来那些认识你,但你连对方名字都已经不记得的人会突然打来电话饯行祝贺,本来很好的朋友却突然不屑地说到,出国有什么稀奇,这年头人人出国。于是,一个人出国,但背后却有很多双眼睛关注着,中国人最好面子,一旦出国就不许失败的想法由此而生,这意味着张弓没有回头箭–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一个飘雪的冬日,我在学院的公众休息室里,遇到了好久没见面的上海同学小宋,她眼睛小的可爱,笑起来,简直就是”一线天”,于是,我们管她叫”小眼睛”。可是,这一见面可把我给吓坏了,原本饱满的脸颊变得尖嘴猴腮,你就想像成獐头鼠目也不为过。我赶紧地追问,是不是吃了啥稀奇的减肥药了,怎么瘦身效果那么明显。她忿忿地看了我一眼,大声嚷嚷,我连饭都吃不饱,还减肥,我再下去要去”foodbank了”。看我嘴里嚼着口香糖,就伸手管我要糖吃,还嚷嚷着,什么日子哦,把我饿的。我惊讶的不是她理所当然似地”打劫”了我的口香糖,而是,在上海时独生子女什么时候希罕过一枚口香糖了,难不成饿得都能拿口香糖充饥了,她好像被谗出病,饿昏头了吧!她滋吧滋吧地嚼起那颗口香糖,这才和我说起了她的故事。

“我的房东是我妈妈老师的女儿,在她办加拿大移民的时候,老师家里缺钱,是我妈妈连定期利息都不要了,拿出钱来借给她几十万,这一家才移民成功的。作为回报,我妈妈说,以后我留学就借宿在她多伦多的家里。这不是白吃白住,我妈妈每个月叫我连吃带住给他们800加元,因为怕我在老外家里住home-stay不习惯,生怕他们钱少了亏待我。你知道吧,在上海,他们家里的人,看到我爸爸妈妈点头哈腰老客气地,在这里居然好像从奴隶到将军一样的,对我老凶的,吃饭时,盛一盘饭上面加一层菜,够也这些,不够也这些,我稍微夹他们几块肉几片虾,他们就要和我板面孔,自己家里那个女儿已经吃的和老母猪一样的了,还一个劲地叫她,吃吃吃……

还有,我实在是想不通死了,我是不喜欢吃辣的,我吃了胃要痛的,他们好像掌握到这个规律一样,现在,家里荤菜都放大辣,我看,这牛奶里也要倒胡椒粉了,这肉能值多少钱啊,我放学晚,回到家里,他们已经吃完了。我昨天回到家里打开冰箱,看到里面一碗汤,我想今天还有人给我剩一口,我还感动一下,没想到,他们居然对我说,如果我没吃饭的话,就把冰箱里的猪肉炖粉条拿出来热一下,我的天啊,这是猪肉炖粉条啊,我还以为是酱油粉丝汤咧。其实我一个女孩子又吃不多,何必把肉捞的亁亁净净呢。吃饭也就算了,我本来就是零食吃的比饭多的人,他们家里冰箱的什么好东西都不许我吃的,我有一次吃了他们一包小核桃仁,结果,第二天,那个食物柜上面居然上锁了!饿死我了,我妈妈还不知道,居然叫我忍一忍,说总比自己在外面租房子自己烧好吧。我给我妈妈打电话的时候,他们就在旁边听,好像监视我,不让我把现状告诉妈妈。亏他们夫妇还是开了私人诊所的,规定我每天读书回来,不管多晚,十点准时睡觉,就像监狱一样的,我要写作业,还要打手电筒的,他们家人人看到我都是虎着脸。这个星期,他们家搬家,我楼上楼下的帮忙搬,还是不满意,这家搬到晚上天黑才算搬完,我实在太累了,就在凳子上坐一会,不料,他们开口就骂,懒死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和他们理论了几句,他们就叫我滚,不要再住下去了,说是看在我妈妈的面子上的,他们家的房子给一千块他们也不租的,我要住下去,就要把自己当成家里的一份子,道理还被他们讲去了,他们什么时候对我像家里的一份子了,我还宁愿当租客,还不用当保姆。我妈妈在上海,还把他们家当老祖宗供,爸爸妈妈就是希望他们能对我好点,没用的,我就象个流浪狗,听听好听,留学,我倒觉得我象流浪儿童,日子过的比在刻薄姑妈家寄宿的哈利波特还不如。哈利还在学校寄宿,难得回家受受气,我可好了,现在是职业受气筒了……”

看看,曾经想到的不是现实,现实是没有想到的。我不知道,她有没有添油加醋,但是一个娇娇女,活脱脱的被瘦成一个”排骨精”,想来也相差无多。出国前,有人告诉我妈妈,孩子不能寄人篱下,无论多么乖巧的孩子,人家也会嫌弃。闲人的忠告只当耳旁风,自己经历过了以后,可谓是穿心过啊! (更多故事,请听下回分解。)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