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中的感受和应变能力–艰难的历程(一)

本报专栏作者:李昶 (供稿)

人的一生,困难多于成功,逆境多于顺境,是大部分人的体验。我们在日常生活的交流和盼望中,总是看到那些成功人士光鲜的一面,觉得那才是我该努力和追求的目标。此话不假。但是,很少人能真正理解看到在那些成功和辉煌后面的多年的努力、付出、挣扎、苦痛、挫折、失望甚至绝望,以及遍体鳞伤。

其实,就我多年观察,我觉得一般来讲,就大部分人的智商和能力,差别应该不是相去很远。我总是觉得,人们多半夸大了一些人成功的一面,而没有看到这里面的一个核心问题之一:即那些成功人士具有与许多人不一样的在逆境中的心态调节以及应变能力。

还有当然要成功就是要有机遇,有聪颖到能识别出并抓住机遇,有能力把机遇量化和具体化,以及能动员身边的人来帮助实现这一目标。

华人文化,历来强调“智商”(IQ – Intelligence Quotient), 即一个人的智力商数,或说是其聪颖程度以及接受理解知识信息的能力的程度和速度。而近二十余年来,社会开始提倡“情商”(EQ –Emotional Quotient),即人的自我情绪把控能力,识别他人情绪的能力,以及社会交往能力。近年来,人们开始谈“逆商”(Adversity Quotient),即一个人在困境逆境中的应变能力和处理能力,以及在危机状态下的冷静、思考、和对应能力。现代西方心理研究认为,只有当“智商”,“情商”和“逆商”三方面的能力总体得以提升时,一个人才被认为是现代社会中比较成熟的人。这类人也比较容易成功。

同时,在价值层面上,良知、理性、宽容、公正、合理、冷静、独立见地,也是重要的现代人的性格中的核心因素。(注:我在西方生存了快25年了,我认为西方社会的维系,除了较为健全的法律制度以外,这些价值观也在西方人的生活中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逆商”全称为“处逆境商数。” 它是指人们面对逆境时的心理反应行为模式,也即面对挫折、寻找方法,摆脱困境和超越困难的能力。美国职业培训师保罗.斯托茨首先提出了“逆商”的概念。它是指人们面对逆境时的反应方式,即面对挫折、摆脱困境和超越困难的能力。在以资本为核心的市场经济中,有着激烈的竞争。那么,一个人的成功与否,不仅取决于其拥有的专业知识,开创意识,专业技能,管理才华,而且也取决于其面对挫折、摆脱困境和超越困难的能力, 即“逆商”(Adversity Quotient, 即AQ)。

AQ高低,衡量着一个人承受和超越工作生活中挫折的能力。同样的打击,AQ高的人产生的挫折感低,而AQ低的人就会产生强烈的挫折感。举点例子:曾经有一位华人科学家,在上世纪30年代留学欧洲,师从Pragg 父子(即诺贝尔奖获奖者中唯一的一对父子兵–父子均获此奖),获名校博士学位,后留在英国当教授。当时中国正在进行艰难的抗日战争,考虑之后,他抱着“科学救国”的幻想,携带妻女回国,在西南联大(即清华)当教授。抗战胜利后,他本以为国人可以安心建设国家了,但是国共两党又打了起来。上百万生灵涂炭。接着,他的邻居加好友闻一多先生被国民党特务暗杀了。在极度失望之下,他应美国政府方面的邀请,去了著名学府加州理工学院当教授。多年后,听他讲起来,他去美国,当时还是靠海船。当船航行在太平洋上时广播响起,告诉大家,轮船正在穿越东西经0度线,即他们马上就要进入西半球了时。那时,他站在甲板上,时值夕阳西下。他朝西方向,遥望祖国,泪流满面。他发誓,他再也不回到这片他又热爱又让他伤透心的土地上来了。由此,他写下词《满江红》一词首,以表心志。

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他在美国接到中国政务院的邀请,希望他能回到祖国,参加新中国的建设。那邀请给他看到他实现科技强国理想的希望,他于是又抛弃了在美国的一切优厚的教学科研及生活条件,历经艰难,回到北京。出任清华大学金属研究所所长和清华物理系一级教授。他曾在30年代研制出中国第一台盖革计数器。1942年创立X射线晶体结构分析新综合法,被国际晶体学界誉为国际上第一流晶体学家。40年代研制出中国第一台抽气式X光机,1950年研制出中国第一支医用封闭式X光管,70年代在固体与分子经验电子理论研究方面获重要成果。回国的头几年,他为国家做出了极其重大的贡献,并受到各种表彰和最高层的接见。1955年,他被评选为中国科学院首批院士(学部委员)。他的名字,经常出现在《人民日报》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文章新闻中。

不幸的是,1957年,他被当局定为中国最大的几位大右派之一。他由此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在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中,他被大批评,被暴打。红卫兵剥光他除了内裤以外的全部衣物,把他塞进大麻袋里,捆上,然后,用皮鞭抽,用大皮靴踢,打得他遍体鳞伤。他的妻子,含泪用盐水给他洗伤口。伤口结痂时,红卫兵又来了,用胶布贴在伤口结痂处,一撕,血流如柱,他当时就痛得昏死过去。随后,他和家人,又被下放东北农村当农民,连户口都全迁往农村近十年。文革以后,他被召回大学,还任教授,同时又给他许多荣誉和地位。但是,在困境中,他从来没有放弃过。他在农村,劳作之余,在东北的土炕上,他用算盘进行科研计算。

我曾经有幸有机会与这位科学家多次交流,总是被他的正面思维,不言失败,专心科研,以及开朗性格所感染感动。这就是逆商高的人。顺境逆境,处变不惊。

文革以后,他被恢复名誉高位,但是,他还是那么淡然处之。休闲时,他弹弹钢琴,喜欢弹的是贝多芬的第五交响乐《命运》的片段,或岳飞的《满江红》。抒情明志,悲壮激烈。

现代心理学认为,一个现代人,一个成熟的人,尤其是想在事业情感上成功的人,就应该具备高智商、高情商和高逆商(或叫受挫折商)这三个因素。在智商都跟别人相差不大的情况下,那情商和逆商的高低,会对一个人的事业情感的是否成功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这里专谈逆商。高逆商的人,往往可以处变不惊,冷静面对,从容分析,调整策略,修改技巧,从而最终可能帮助产生好成绩、高生产力、高创造力。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