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游多伦多:多伦多的第五大道Yorkville

本报专栏作者:走走聊聊

说到时尚高档商业街,纽约有第五大道,巴黎有香榭丽舍,那么多伦多呢?自然是Yorkville。这里有700多个独立精品店和6家百货公司。沿着Bloor大街入驻的奢侈品牌有Prada, Gucci,Boss, Chanel, Hermès, Louis Vuitton, Tiffany, Cartier, Calvin Klein, Lacoste,  Coach和Swarovski等,使得Yorkville成为一个真正的高端购物区。现在,它已是加拿大租金最贵的购物街区,在北美则位列第三,每平方英尺租金300加币,用寸土寸金来形容毫不为过。在2008年财富杂志的世界商业街零售额排名中高居第七名,每平方英尺可为租客赢得销售收入1500至4500加币。因此,也就有了多伦多第五大街的名头。

然而要知道,在约200年前,如今高楼入云,熙熙攘攘的时尚购物区可是偏僻的多伦多远郊,只有几户农家。那时,还叫约克镇的多伦多也只是安大略湖边的几千人小镇,只占有很小的街区。1830年,情况起了变化,约克镇的两位实业家Joseph Bloore和William Botsford Jarvis购买了这里的大片土地。Bloore是来自英国的移民,在约克镇的圣劳伦斯市场开办小酒馆已有十年多,买地是为了建啤酒坊追逐更高的利润,地点就在如今的Bloor夹教堂街的东北角。Jarvis是约克镇的治安官,也购买了120英亩的农场。两人历史性的功绩是把土地划分成小块,分售给那些正想搬离约克镇的人们。这就是 Yorkville的起源。由于这里离约克不远,居民区很快就形成;居民区的形成,又很快促进商业街的发展。为了表彰这两位先驱,也便有了Bloor和Jarvis两条路名,意外的是在登记路牌时,因为漏掉尾巴的“e”,成了“Bloor”。

1852年,小小的村子人口突破千人,自然村正式设为行政村,议会也随之成立。第一届议员共有五人,职业也各不相同,分别是屠夫、酿酒师、泥瓦匠、铁匠和木匠。后来在设计Yorkville的盾形纹章时,这五个家伙就把自己姓氏的第一个字母和自己行业的常见工具拼合在一起凑和。不过,大多伦多地区工商业急剧扩张和人口暴增所导致的城市化,又使得Yorkville 很快于1883年为多伦多市并吞,成为一个区St. Paul’s Ward,Yorkville Town Hall自然也改为St. Paul’s Hall。现在,旧时的Town Hall也已不复存在,为了留存往昔的记忆,在原址附近建有花木葱茏的小公园:Town Hall Square。从Town Hall拆下来的盾形纹章,则砌入了老消防站前墙里,如果走近,可以清晰地看到第一届议员的公牛、啤酒桶、瓦工架、铁砧和刨子,还是立体的。

想要体验老街的气息,就得从光鲜亮丽的Bloor街走入北侧的街巷。这里也有许多精品店铺,不过是开在遗留下的维多利亚式小楼裡,有步入地库店铺的窄梯,也有通向楼上的铁架梯子,非常有趣。行走在鳞次栉比的街头,不经意便会错过某个精品店。当年,随着绿线地铁的建设和政府的城市规划,Yorkville的地产开始升值,传统独立住宅被大量拆毁,办公高楼,豪华公寓和大型零售商店不断兴起,于是原来的生活形态和建筑规制被彻底打破。这些独栋住宅是在有识之士的奔走呼吁之下才保留下来的建筑遗产。

街区还有许多多伦多著名的食肆酒吧,比如日本铁板烧餐厅Yamato、法式餐馆Le Trou Normand、中餐Lee Chen Asian Dinner和糕饼铺Moroco等。但是走走聊聊最青睐的是画廊。尤其是Hazeiton Lanes艺术商场,面积超20万平方英尺,展示着由众多世界著名设计师领衔的2000多个品牌。商场外的雕塑也是非常精美,为街区平添了浓浓的艺术气息。其实,这种文化艺术氛围也有历史渊源的。1960年代,这里曾是加拿大波希米亚文化的中心,滋养了Joni Mitchell,Neil Young和Gordon Lightfoot等加拿大著名音乐天才,以及地下文学作者Margaret Atwood, Gwendolyn MacEwen和Dennis Lee。后来,这里又成为加拿大嬉皮士运动的风暴眼。这些另类的文化实践和创作深深影响了一代人,更为Yorkville打上了鲜明的印记。

奢侈品牌圈中的Yorkville Park,是走走聊聊每次来都要坐坐的。公园位于Cumberland街,是系列微型花园的集合。其主题为加拿大地貌独特景观:加拿大地盾岩石。这块650吨的花岗岩,是用1500元加币购自白求恩故乡Gravenhurst的一个农夫,年龄已有10亿年老。当时,为了便于运输,切割成了120片,装了20车平板车运来。1997年,公园一甫落成便连得三奖:美国园林景观建筑学会奖,国际Merit奖和多伦多城市设计优秀奖。坐落其间,会恍如觉得时尚商业渐渐远去,昔日的乡村气息重又颠覆而来,这可是纽约第五大街没有的。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