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加領導人面談以和為貴

陳國治

2月13日,加國總理杜魯率領多個內閣官員多出訪美國,與美國新總統及其新團隊進行了首次會面,開創了新形勢下美加兩個長期的重要夥伴繼續合作的格局,共同應對未來各種挑戰,為兩國人民建立繁榮的未來。

美國新總統上台,時常揚言要修改北美自由貿易協議。各種跡象均表明,美國新行政當局把矛頭指向墨西哥。上台初始,美國和墨西哥的關係就急轉直下——總統先發出行政命令,指定要在美墨邊境全線修牆;隨後,還聲稱要墨西哥人支付費用;再其後,又是勒令一些企業將投資從墨西哥轉到美國。而最新的進展,美國加緊了強行遣返墨西哥人返回墨西哥的行動。一系列行動,引起了墨西哥國內上下的強烈反彈。墨西哥總統涅托很快就公開表示,取消原定的與美國新總統會面的計劃;近日,涅托又親自高調前往機場,迎接135名被美國遣返的墨西哥國民。兩國關係的現狀,是上升到針鋒相對了。

美國與墨西哥關係緊張,這對加拿大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呢?美國打出兩張「埋怨牌」,一張是「邊境人流」,一張是貿易問題。美國與墨西哥的邊境人流,與加拿大無關,加拿大不持立場。但是(NAFTA)是三個國家簽訂的經濟合作關係,不是美墨雙邊協議,已經實行了很多年。美方對NAFTA如此大動干戈,劍指墨西哥,加拿大作為成員國之一,也會被拖下水。迄今為止,美方此次對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爭議,主要是針對墨西哥。美國與墨西哥方面的爭議,應該比與加拿大方面大很多。而在另一方面,美國新行政當局的做法,明顯顯示出閉關自守、貿易保護主義的方向,墨西哥似乎成為美國的第一個主攻對象,也是其他國家處理對美事務的前車之鑒。

美國與墨西哥交惡,不僅將打擊墨西哥經濟,也會對美國自己造成嚴重的傷害。不僅如此,美墨相互糾紛,加拿大也將無辜受到傷害。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這就是「兩敗三傷」。

墨西哥占全美對外貿易15%,而美國另外一個目標很有可能是中國,中、墨的貿易比重大約占30%,如果再加上加拿大,這三個國家占全美對外貿易接近50%,這個比重是相當大的。如果美國全線出擊,和三個主要貿易夥伴都出現貿易衝突,這將影響自己近半數的外貿市場,估計美國不可能承受得到。因此,美國如果與墨西哥展開如此正面、巨大的貿易衝突,這將會對美國本國經濟造成相當大的損失,對本國企業的商業運作造成相當大的障礙,造成自己的製成品價錢增高。自然,墨西哥經濟對美國的依賴也是相當高的。

加拿大不希望與美國出現糾紛,美國是加拿大的第一大貿易夥伴。但是加國要保護自己的利益。加國企業的利益是第一位的,加拿大的利益是第一位的,坐以待斃不是加拿大和安省的選項。

加國總理杜魯多與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首次正式會談,從新聞上看,加國方面一直在為雙邊首腦會晤做積極準備。杜魯多總理調整內閣,選派最出色的人員到每一個重要的崗位;多位聯邦部長已經在和美方官員進行積極磋商;而省級和地方政府也和美國的相關機構積極溝通。看美國的跡象,他們對加拿大還是比較穩重,相信他們至少還是認識到加拿大對美國是相當的重要。而加拿大方面以靜制動,沉著應對,可圈可點。相信美國新當局的變化,對加拿大會有一些影響,但應該是個軟著陸(Soft Landing),不至於出現如墨西哥那樣的激烈。

美加領導人首次面對面會談的最重要成果,是兩位領導人都體會到和為貴的真理。世事如棋局局新,加國需要未雨綢繆、自強不息。無論如何,安省應該以快速的行動,分散自己的投資和市場。選擇最優潛質、最快時間的海外活躍市場,走向國際,走出北美,努力開拓安省在海外的發展空間。天有不測風雲,世界各國總有各種選舉,出現各種政策變化。安省需要努力搞建設,積極進取,分散投資,積極發展自身的國際競爭力。這樣對於任何挑戰,都可以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在變化中尋找機會。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