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这是一个白色元旦,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艳。

当多伦多人都在抱怨这个阴雨绵绵的圣诞节,这个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元旦着实的给这个城市冬日的气氛。于是,零八年的最后我开始回忆我过去的每一个元旦,以前在国内学校给一天假,然后和双休日一起连放三天,看完学校的元旦晚会披星戴月赶回上海和父母团聚,记忆里的家是暖暖的,饭菜是热热的,爸妈的笑是甜甜的。

上一个元旦,不知听谁说起,在多伦多过元旦,就一定要去 Nathan Phillips Square感受气氛,只有那里才有大了一岁的感觉,于是,我与友人相约好时间说到时候在地铁口见面。没想到,出了地铁站就是黑压压的人群一片,赶紧拨通朋友的手机,可是,却发现手机没有信号,以为自己手机坏了,没想到旁边的男女老少好多都焦急地试着拨通手机,原来这里的人太多了,电信网络负荷太重,局部线路瘫痪了。于是,我就和原本约定的朋友失散了,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在大街上,不,准确的说是,我迷失在茫茫人海,我觉得自己象站在人海中的孤岛。我看着庆贺2008的绚丽夺目的焰火从City hall两幢弧形的大厦中窜出,我没有办法在妈妈身边守候,就连挂一个电话或发一条短信也成了奢望。我觉得我简直是整个广场中最不幸的那个。看着马路上”闹事”的人群,奔驰的警车,每个人都用他们觉得是对的方式欢庆这个节日,我觉得这个节日不属于我,我被快乐遗忘了。

没想到,几个月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原来那天在广场上我不是唯一一个独自欣赏烟花的人,至少还有另一个人也和我一样,漫无目的的行走在茫茫人海之中,于是通过这次偶然的邂逅,这个共同的经历,虽然这不是唯一的理由使我们觉得彼此熟悉,但是,”惺惺相惜”的同感绝对缩小了我们的距离。缘来一场梦,于是,”落俗套”的故事便开始了,我不愿多说这样的故事。但是,此情此景却让我突然想起了一首词: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首词用来形容这个故事再合适不过了,词中描写节日里火树银花,东风不但吹开地上的灯花,而且还从天上吹落了如雨的彩星–燃放的烟火,先冲上云霄,而后自空中而落,好似陨星雨。然后写车马、鼓乐,人们载歌载舞、鱼龙漫衍的”社火”百戏,极为繁华热闹,令人目不暇接,人潮涌动,香车宝马,各色女子结伴而来,行走过程中不停地说笑,在她们走后,只有暗香飘散。词人想在这百千群中只寻找一个他–却总是踪影难觅,本以无望 ……忽然,眼睛一亮,在那一角残灯旁边,分明看见了,所寻之人原来在冷落的地方等待,还未归去。有人比喻此词为第三境界,亦即最高境界,也就是借词喻事,但词的本意已经与诗词的意境并无交涉了。我曾经不解,我现在豁然开朗,原来辛弃疾不但是词人,是军人,更是一位性情中人,他几百年前的几句词,已经把我今朝的处境点评的淋漓尽致。

当我自怜自艾的感叹自己有多么悲哀和孤独的那刻,灯火阑珊处,可能已经有人彷徨等待,只是我没有蓦然回首罢了。

特别在这异国他乡,我见过很多单身的新移民终日寡寡欲欢,只因已过而立,可另一半至今渺无音训,我也见过,好多留学生解酒浇愁,夜夜笙歌或”醉心”苦读,都只为逃避现实的寂寞与残酷,特别是女孩,年龄一天天的大了,于是,什么”剩女””大龄”这些字眼刺激着她们本以脆弱的神经。结果,网恋的来了,自己去婚介的来了,父母远程遥控相亲的来了,结果,人还年轻,心态却未老先衰了。其实,这是一个海外华人的普遍现象,中国如此泱泱大国,还有那么多”剩女”和农村男女比例失调的复杂问题,更不要说,出国之后,由于种族的限制,和地域的限制,那可以从邂逅到结果的几率更是大大缩小了,但是,这种情况导致的恐慌也是不言而喻的,如果说,我没有担心过,那是说大话,我曾经问我母亲,”妈妈,要是我一辈子也找不到我的另一半,你不会介意我和你一直挤一块吧。”妈妈沉默了一下,”语重心长”地和我说,”没关系,我们单位当年三千个职工,最后连最丑的那个也没拉下,一个不剩的把自己嫁掉了,就像早上菜场的好菜第一拨被人好价钱买走了,到了傍晚,落市的时候,不新鲜的蔬菜也会被人廉价批量的买掉的,买的人也心急,不那么挑挑拣拣的一把抓了,所以,急什么,是菜总有人要的,没准等快落市的时候买菜的人才姗姗来迟呢!”我听了啼笑皆非,母亲居然把我比做市场里的菜了,但想来,母亲说的这番话,和我这些天悟出的道理是一个意思–纵然你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可能就在灯火阑珊处等待,所以,少安毋躁,只要耐心等待,那人总会来的,只是可能姗姗来迟。

也许,等待是种煎熬,当酿一坛好酒何尝不要岁月的加温呢。

今年元旦,天寒地冻,实际人感温度是零下二十五度。我和我的那人还是决定赶赴上年都去过的广场,为新年倒计时,只是去年我们只是见面不相识的陌生人,突然觉得今年的焰火比去年美,今年的广场晚会特别棒(我们站的地方连舞台在哪儿都不知道),因为,两人结伴,孤独不在,节日的快乐终于重新眷顾了我。

思及此,我突然被一个女孩拉进一条陌生人自发组成的跳舞人龙,被快乐人龙拉扯的就快晕乎之际,我突然想到两个问题,我要写这篇文章,给我那些还为单身愁眉苦脸的朋友们一个鼓励,以我自己的故事告诉他们,那人会在灯火阑珊处等你,就算你们现在擦肩而过,只是因为你们相认的时机还未到。第二,人龙移动的好快啊,我不要和我的那人走散了,这里此时又没有手机讯号,走散了,俺可怎么回家呀。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