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求医记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前些天,感冒了,喉咙也有些痛,自己随意吃了一些中药,感冒症状减轻后,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几天后,突然发现我的膝盖开始疼痛,是那种一阵阵的刺痛,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更是疼的厉害,于是,自己去网上搜索了一番,发现年轻人是骨肿瘤的高发人群, 两天后,我就去多伦多市区比较著名的一家诊所就医,可谁知,这一查才是加拿大求医漫漫长征第一步……

周一的白天,我去了诊所,诊所里果然是窗明几净,非常现代化的样子。我知道在加拿大就诊就是一个”等”字。于是,我自带杂志,耐心等待了两个小时,终于有一位医生出现。医生连多看我一眼的功夫都没耽搁,直接发问。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医生:”你多大了?”
我:”22。”
医生:”什么问题?”
我:”膝盖痛,特别想排查一下骨肿瘤。”
医生:”不可能是骨肿瘤……”(他连膝盖都没有看一眼,我不知道他的诊断依据是什么。)
我:”那你至少看一下吧。”
医生不耐烦地说,”那你把裤腿绕起来,裤子不用脱了。”

但是,冬天我穿了很厚的棉毛裤子在外裤里,裤腿不能完全绕上去,于是,他看了半个膝盖,然后叫我蹲下去,站起来,摁了一下,就和我说,”好了,没事了,我看你是因为扁平足引起的膝盖疼。”我不解的问:”如果我是扁平足,为什么我从小膝盖没痛,就是从这个星期开始的呢?”医生愣了一下,说道,”反正原因很多。”我被医生说的无语了。因为,我是留学生,没有国家的医疗福利,但是,我有保险,保险可以覆盖所有的医药费用,可是需要医生填写病人资料,于是,我要求医生填写一下,却被他以他没时间为理由拒绝了,只给了我一个签字,别的资料叫我自己填写,结果,我只好领着医生给的药方出了门。整个和医生的见面不超过五分钟。而我来回的时间和等待的时间是四个小时。

当我回家自己冒充医生填写保险单的时候,我发现,原来医生连最基本的得病多久了和药物过敏史都没有询问,而且,事后了解到,保险单是法律要求医生填写的,医生根本无权拒绝。当晚,我用了医生开给的药后发现,我的膝盖更加疼痛了,并且还开始肿胀,连右脚踝也开始肿大,甚至还发现了我原来一直有持续低烧。我询问了我学生的一个家长,她在中国是一位大夫,她觉得我可能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这是一种由链球菌(也就是感冒后,引起扁桃体炎的细菌)感染后的一种急性病,这个病本身没有后遗症,但是,很有可能会引起风湿性心肌炎,这是一种会导致心脏永久性损伤的疾病。所以,在国内,一旦确证是风湿性关节炎以后,马上就会采取紧急措施,保护心脏。医生家长把她怀疑的疾病,和怎样诊断需要什么检查统统用英文写在一张纸上,叫我带着纸去见医生,在医生家长的敦促下,两天后,我去了另一家诊所,另一个故事开始了:

医生大概了解了一下病情以后,检查关节,然后发现我的体温的确偏高,我给医生看了医生家长的纸条。医生看了一下,说道,有这个疾病的可能。于是,终于给我开了一张单子要我去验血,整整抽走了五罐血,然后说我可以回家了。我不解的问,我现在已经非常不舒服了,难道不可以先给我开一些药么,因为,如果是风湿性关节炎在国内的话,是必须要马上挂青霉素药水以压制细菌,保证心脏。但是,医生说,血液报告单都没有出来,怎么可以开药呢。我说,那什么时候可以出报告单呀。她说,五天左右吧。我说,那五天内要是病情不断恶化怎么办呢?医生回答,那去医院挂急诊,不过,也要等血液报告单的。

于是,我拖着沉重的身躯走出了诊所,我只能回家等待,我决定还是自己吃一些自己从中国带来的抗生素吧,多少也以防万一,现在想来,如果,我遇见的第一个医生,他能给我做关节炎最基本的验血化验的话,我现在可能已经可以吃上药,病情也可以控制了。但是,这些都是马后炮了。因为,身体持续低烧,我感觉很疲倦,胸闷,心悸等症状也开始出现。

五天后,我给诊所挂了电话,才得知报告单两天前就出来了,只是没有人给我来电话,当天下午我就请了假,去了诊所,医生说,我的血沉很高,那是风湿性关节炎的重要指标。不幸的是,上一次,医生没有要求化验风湿性关节炎的另一个特殊的诊断性指标,抗”O”指标。 医生家长在纸条上写的清清楚楚,这个血液指标一定要查,不然,毛病就不能确诊。我是不明白,这个医生是不知道怀疑风湿性关节炎需要这个指标呢,还是她忘了写入化验单中了。总之,对话如下:

我:”医生,报告单怎么样?”
医生;”血沉异常,说明炎症。”
我;”那是哪里有炎症呢?”
医生:”可能是膝盖吧。”
我:”那这是什么病呢?”

医生;”你可能最近得流感了,关节发炎了。”(语气完全不肯定,闪烁其词,后来,我知道,原来流感是病毒,我是细菌感染,两者完全没有关系)
我:”那我可不可能得心肌炎呢?”
医生;”我不知道,不过,上街还有可能被车撞呢,什么事情都有可能。我们已经帮你转专家门诊了。”(他千真万确是那么说的。)
我:”那我要等多久?”
医生;”三周到一个月吧。”
我:”那在此之前,你能不能帮我听一下心脏看看有没有杂音?”
医生;”这是你最后一个问题了吧?”(非常不耐烦的拿起听筒,这时,他发现我的心动过速,于是,要求我静卧五分钟)
五分钟后,他重新则量后说道,”还是过快,不过,稍稍慢了一些,每个人看到医生都会紧张,所以,是你太紧张了。对了,我觉得你的关节应该会自愈的,如果你要开药,你想要什么?”

天那,医生居然问我要什么药,我只好硬着头皮说我要抗生素,因为,我服用的中国的抗生素后,我的低温下降了。

这下,我被加拿大的诊所医生彻底震撼了。现在,我看到加拿大的诊所家庭医生真的很紧张,因为,普通的家庭和诊所医生是没有很多临床经验的,更不要说是对疑难杂症了,对很多疾病完全没有警惕性。我的同班同学一年半以前去家庭医生那里主诉背痛,但是医生给了他止痛药以后就完全不闻不问,他与去年末查出罹患了骨癌,并且是晚期,已经回天乏术了,他可是一个二十三岁的高大男孩呀,因为家庭医生的疏忽,美好的生命就在最美的季节中凋谢了。这样的例子如果被我遇上了,那现实生活中又该有多少呀。加拿大医疗体系素以慢而闻名,现在我知道,如果要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只有靠自己不断求医问药, 翻阅医学书籍,因为身体是自己的。

总之,我至今还是不知,我到底得了什么病,只是继续用药,明天,可能还要去医院”急诊”,那可是要做好打铺盖的准备,希望明天我能遇见一位”妙手仁心”的真医者吧。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