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偏概全不利加拿大多元文化

本报专栏作者:匯 澤

加拿大國會因為一件動議,突然引起軒然大波,上演了加國歷史稍有的一次政治爭鬥。這就是有自由黨國會議員伊凱麗(Iqra Khalid)提出的M-103號個人動議。

M-103到底是怎樣一個動議?動議是有關“系統性種族主義和宗教歧視”,該動議提出,議會認為,政府應該(a)認識到有需要消除正在公共社會氛圍中日益增長的仇恨和恐懼;(b)譴責伊斯蘭恐懼Islamophobia以及各種形式的系統性種族主義和宗教歧視;(c)要求加國傳統常設委員會進行研究,調查政府如何可以(i)開展全政府的政策,在加拿大減輕或消除系統種族主義和宗教歧視,包括伊斯蘭恐懼,(ii)收集並分析仇恨罪案報告的數據,對影響社區進行需求評估,從動議動過之日起,委員會應該在240天內向議會提供調查結果和建議,委員會也應提供建議,以便政府可以用來更好地反映憲法的神聖權利和自由,包括加拿大人權和自由憲章。

反對者聲稱,此動議將剝奪國人的言論自由,批評一個宗教也會因言獲罪。其實也是在故意混淆法律的基礎事實。如果有人在機場聲稱“有炸彈”或者要“殺死”一群人,這就超出言論自由的範疇。加拿大當前法律,在刑事法中已經對相關內容有明確的規定。如果要改變言論自由的空間,就需要修改刑事法等相關法律,在議會上必須得通過“法案Bill”的方式,經過國會和參議院的三讀辯論、委員會審議等等程序才能實現。

反對者又聲稱,動議只反對伊斯蘭恐懼,而不反對其他種族歧視,是只對一個種族的保護,單獨保護穆斯林,不符合多元文化平等的原則。然而事實上,動議明確提出反對所有形式的歧視。正如莊文浩國會議員指出,加國國會通過了多項動議,哪一次不是根據當時的社會或國際現狀,聲明譴責這對某一族裔和宗教的歧視或迫害?是的,加拿大的國會不時會通過一些動議,“偏愛”某個族裔,做這種“偏愛”的不僅侷限於自由黨,而經常是所有政黨一致通過。比如,就在過去一年,國會曾在2016年2月22日通過專門保護猶太人的類似動議,“偏愛”了猶太人;10月2日通過了春節動議,“偏愛”了華裔人士;10月25日又通過專門保護Yazidis宗教人士的動議,又“偏愛”了雅茲迪宗教……。

伴隨著加國邊境南邊的選舉,一股排外主義、排斥少數族裔的思潮在興起,隨著一道“禁穆令”的頒佈,加國也出現類似的風潮。有很多少數族裔人士被喊“滾回你們國家去”,有多個居所或建築被塗鴉上納粹和白人至上的標記,更有少數族裔的宗教場所被認為縱火……。這些受到攻擊的,包括我們華裔、猶太裔等少數族裔,然而受衝擊最為嚴重的,就是穆斯林人士。

所有這些,當引我們華人深思。如果這些仇視,是針對華人自己,我們會是怎樣的感受?如果因為少數案例,就要排斥整個族裔的人,要求他們“滾回你們國家去”。那麼照這種邏輯,近期在加國的新聞中,曾經出現一個華裔人士在灰狗巴士上出現個別殺人案。假如我們所有的華人都會在灰狗巴士上遭受懷疑,您會是怎樣的感受?您一定會認為這種以個案聯想整個群體的思維,過於聳人聽聞,這不是以偏概全嗎?但是有的人仇視穆斯林,正是基於這種離奇的邏輯。

加拿大是個移民的國家,從上世紀老杜魯多年代以來,確立了多元文化的價值觀,提倡包容、平等的觀念。當今排斥穆斯林和其他少數族裔的思潮,是站在歷史錯誤的一端。(本文有刪節)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