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来自何方

本报专栏作者:乐鱼

3月21日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只是一个普通的一天,但是对于明尼苏达州红湖(RED LAKE)地区的许多家庭来说却是噩梦的开始。这一天, 红湖中学的学生Jeff Weise制造了近年来最严重的校园枪击案,共造成了8人死亡和10余人受伤,最后饮弹自尽。在惨案发生以后,各种报道连篇累牍地描绘着凶手崇拜希特勒、聪明、孤独、自以为是的“死亡天使”、早有预谋等等不一而足,一定要把一个16岁的孩子描绘成一个典型的冷血杀手。可是,如果抛开偏见和妖魔化的背影,在对鲜活生命无怨无悔无辜消逝的痛悼之余。我们不禁要发问,为什么美国的学校中校园暴力和校园枪击特别多。

当然,我们有教科书来解释这个问题:枪支泛滥、电视和游戏的暴力文化等等。可是,再往深一层看看,为什么美国的暴力犯罪会远远超过其邻国加拿大呢?在美国每年有3百万起校园暴力,其中的2百万起对受害者的身体或精神上造成永久性的伤害。虽然,山水相连的加拿大始终有意识地疏离美国文化,可是毕竟两国的相似之处实在太多了。我们的孩子们除了不能带枪进入学校外,和美国的同龄人看着差不多的电视,玩着相同的游戏。据统计,虽然加拿大的校园暴力也日趋严重,但是仍然要远远少于美国,特别是类似于这次的针对无辜的校园枪击事件在加拿大校园里几乎从未发生过。这个事实不能不引起人们从更深的社会结构上来进行比较和思考,毫无疑问这种思考对于我们大家来说是有积极意义的。

在任何一个社会里,都会有少量的成功者和失败者,以及大量的普通人。在这片新大陆上,从来就不缺少因为挫折打击而不能再站起来的失败者,他们或无家可归、或吸毒酗酒、或将自己严密地包裹在一个狭小的天地里。当一个人对于未来缺乏信心的时候,其行为最不可琢磨和控制的。对于这部分人,美加两国的态度是有很大的实质性差别的,相对于美国的放任不管,加拿大的做法可以说是充满了人文关怀,虽然这部分的服务的效率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种制度大减少了加拿大社会的犯罪率,当我们抱怨国加拿大这个“万税”之国的时候,是否也应该想一想这个税收中的一大部分可以看作是为我们买平安的保护费呢?让我们再回到最初的话题上来,较之于加拿大对校园暴力的零容忍态度,美国使用“校园枪击征兆模型”来观察校园暴力达到预防校园枪击的做法,实透露出了一分无奈。

但是我们更应该看到,加拿大的社会治安在很大一部分是建立在一套完善的社会福利制度和社会资源的尽可能合理分配基础上的。随着这些制度的逐渐没落,预防犯罪的第一道防波堤正在出现越来越大的裂缝,电视中日益增长的犯罪新闻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们,为了自身的安全我们需要一个更有效率的社会保障体系。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