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过年

本报专栏作者:乐鱼

周五就是立春,一元之始。古人以立春为一年开始,想来读者拿到报纸之时,应该已经是申尽酉初,万象更新之时。不过远渡来此的国人,想必此际更是思念远方亲人,回忆故国的时节了。毕竟大家都过了“姑娘要花,小子要炮”的年龄。新年对于我们来说只是痴长一岁的标志而已。虽然,壮年做事,如日当空,但是日中则仄。比起当初早晨8—9点钟的太阳,充满希望而言,现在终究会在奋斗之余,发出一两声“此身何属”的感叹。“耳旁偶闻故人死,眼前忽见少年多”,这却是人到中年的写照。

移民至此,去国万里,在新大陆追求一片新天地,多少甜酸苦辣,又岂尽在一顿团圆饭中。又有多少人从此失去了归属感,竞不知自己在中加之间,究竟如何自处。不过我总想人生的雪泥鸿爪。不过是一些不必计较的故事,一切事情既来之,则安之。又何必强求些什么呢? 只要心情安宁,又 何惧食无鱼,出无车?

新春总是怀旧的时光,无数的人们在回想当初的好时光,早晨起来妻发现了我顶上的一根白发,要替我拔掉,我笑笑拒绝了,现在一个两根可以拔掉,将来华发覆顶之时,又当如何呢?人生就是如此,自然的规律是如此强大,任你有如何成就,这是生老病死,竟是无可抗拒。可是,当我们在不自觉地美化往昔之时,又可曾回想当日的麻烦与痛苦。何不想新的一年,新起头儿,新希望。

当年,二祖慧可证道心烦,便求达摩祖师为其安心,达摩说:“那把你的心给我,我替你安上。”慧可迟疑:“我的心又如何能够拿得出来?”达摩说:“那你的心不是已经安了吗?”

行文至此,不知不觉中已将残茶饮尽,洗杯子去。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