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舅二舅和大外甥以及他们的女人(中)

本报专栏作者:馮燮堂主

在聆讯会上,经过来回几轮辩驳,形势才转向对王为有利。判决下来了。让王为留在加拿大继续进行难民甄别的程序。难民纸准许续签。每一个月的第一个星期三必须向边境局报到。当然,王为给释放出来了。不但给放出来,而且难民申报延期的难题也一并给解决了。塞翁失马,安知非福。王为的处境化险为安,并且顺利进了一步,解决了超过28天没有递交PIF的脱期问题。这是事发当初想不到的。谢天谢地。原本听证遣送出境的个案,却成了王为争取到留下来继续难民申请的锲机。

四、

说起来,在这几位难兄难弟中间,就数侯公子没有束缚,不受家室负担。前面提到的王为有老婆孩子在家;范祥尽管憨不拉几的,却有女在家初长成,妻子也很顾家;凤来也是,他相信“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那一套,但是他供养一个家庭,儿女是双胞胎,龙凤胎呢。二舅更没有说的,老婆是小学教员,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儿。

说到老舅,就不一般了。他年纪不大,孩子不小。一个儿子,已经独立,开创自己的天地去了。老舅夫妇重归两人世界。该再享受一番夫妻恩爱啰。却不知道,有一种化学成分在发挥作用。大宝一踏进办公大楼,就钟意老舅。刚开始,在食堂就餐,大宝见了老舅就往他那里挤,坐在旁边一起就餐。往后,大宝就等着老舅下班,截着老舅就一起往外走,硬不让老舅直接回家。老舅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比自己孩子大不了几岁的年轻女子追得形影不离,岂不汗颜。

社会上,有贼心没贼胆的人居多,讲到男人,绝大多数尤其如此。他们眼巴巴地看着人家享有艳福,自己却不敢越雷池一步,出去寻花折柳;于是,这般男人只有逞搬弄口舌之快,过把瘾。说的也是,长舌妇人当得,须眉不让巾帼。于是,男女乘兴尽致,传讲开去,顿时浑身痛快。再说,现今的中国文化中,有一种心理态势,说过等同做过。如是乎,争相传讲,就如同身历其境,一样过得了瘾。子曰,坐而言,起而行。演变至今,成了“言而又言,只是不行”。不过,讲回到这里的情节,那种争相传讲的心态,乃是一种“意淫”。

好了,已经是“满城风雨近重阳”。老舅的太太出场了。河东狮吼,吼一声震荡三岳五河。其实,老舅在当时,经不起“青春万岁”的攻势,已经招架不住,被攻克数城。这下子,后有追兵,前闻狮吼。老舅无法腾身,绞尽脑汁,寻着机会,到加拿大避风头来了。他带着街巷厮混的弟兄,凤来;单位里的死党,范祥,一起来到。这两位弟兄扮演得好角色,跟在老舅身前身后,有马前张苞,马后王横的威势。张苞,王横是《说岳全传》中的骁勇悍将,一出身行伍,经岳飞恩师宗泽保荐,在军中服侍岳飞;一出身草莽,被岳飞收降,跟随马后。两位俱是步将,使得好棍棒。

俗话讲,逃得了初一,可跑不了十五。大宝得知老舅到了加拿大,就使出浑身力气,寻找老舅“出逃”的路线。是谁介绍办理出访加拿大的中介给老舅认识的?是哪一家中介帮老舅办理那些手续的?办起来要怎么个做法?大宝追循线索,终于找到那家办理老舅出访加拿大的中介。她到得那里,找到那个当初办理老舅来加拿大的经办人,冲着他从兜里掏出一摞人民币,说:“如何帮老舅弄出去的,也把我弄出去。”就这样,大宝不远万里来到加拿大。

老舅见到她在自己面前出现,只好认了。大宝不是那种有胸无脑的女人,懂得保持距离的奥妙。她在外边租了一间房,倒不是天天同老舅厮混在一起亲热。即使她来到老舅那里,也是悄悄地躲在暗处,绝不在人前张扬。那次来见安迪,就因为个案办得不顺利,心里焦急,但是她还呆在小房间里,不露面。大宝终究还是年轻女子,跟那些袒胸露乳沟的娘们不一样,她害怕男人们虎视眈眈的眼光。

五、

老舅的个人情况表,PIF,经过安迪的努力,开了几天夜工,在限期之前交上去了。当然,老舅实实在在熬了几夜,将自己的经历整理出来,提供给安迪,作为个案的内容。老舅配合得十分得体。由于大宝一直陪伴在他身旁,老舅在精神上也能调剂过来。老舅经此一役,精神了许多。

大宝的个案没法说服移民难民委员会的聆讯官,延期的诉请没有被接纳,结果大宝的难民申请就这样给废了。现在,大宝的事就是老舅的事了。老舅舍了身价生命,也要搞定大宝的事。老舅是明白人,懂得这个世界讲现实。讲现实即是讲实力。什么是实力?不就是一个“钱”字?老舅决定运用“钱”的实力来改变一些事实。什么事实?老舅要用“钱”来造就一段婚姻和一个加拿大人的身份。行得通吗?

老舅有这点胆识,离不开他的经济基础和以往在天津地面的阅历。在多伦多华人社区,各路人马汇集,施尽神通,争一个露脸的机会。老舅自从来到这里,也结交了一些有能量的人物。现在打探出去,自然有人呼应。大宝的事有面目了。明理人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总之,要有交往过程,要有相片留念,待以时日才可以交功课。没有三五个月的功夫化进去,成果是出不来的。

大宝的事情有发展,老舅心中自然快活。他觉得自己在多伦多的华人社区,差不多跟他在天津一样玩得转。有几分洋洋自得。他的大外甥在一旁冷眼观看,实在有点不落胃。出自妒忌心?谁知道?可忌恨应有理由吗?或者就根本没有理由。问题是忌恨的能量有多大呢?

轮到老舅个案开庭了。开庭可不顺利,而且是很大的不顺利。安迪在难民甄别聆讯中不断针对他的经历向他提问。安迪企图通过提问,以求证由老舅亲自阐明难民申报个案中陈述的内容具有事实依据。可是,老舅就是答不上来。好在,聆讯结果没有当场宣布。书面决定将通过邮寄发出,安迪的事务所会收到一份,老舅本人也会收到一份。一般讲,需时三五个月时间。甄别聆讯失败,接下来,可以向联邦法庭提出司法复核。说快,这个程序也需时三五个月。

如是屡战屡败,往后,等待的时间会更长,那是等待被通知执行递送出境的命令。这个等待可以论年计。被通知开始执行递送出境命令的时候,还有机会提出申请遣返前风险评估计划。进入这个程序,可不要指望有什么正面的结果,但是没有三两年时间,不会有消息的。安迪那里有一个案,1999年聆讯失败以后,一直到2007年元月才接获通知,对该难民申报失败者执行遣送出境的命令。其实,那位仁兄早已跑回中国好几年了。老舅即便自己难民甄别失败,他也要帮到大宝成事。他要下功夫,施展在天津地界上耍开的手段,来对付加拿大行情。

大宝“婚期”届临,老舅便发号施令,领导自家弟兄操办起来。酒席场地,现场摄影,男女傧相,等等细琐事务还真不少。侯公子和丽璩被派定充当男女傧相,凤来算是男方代表,被派定代表新郎拼酒。丽璩不甘心受调派,主动要为新娘领受贺杯。还有极妙安排呢!老舅搞定一间房作为新婚洞房。可不要以为,假戏真做,不顾血本。那是老舅为自己准备的,花了那么大的功夫,还不犒赏一下自己。他要同大宝在红烛高挑的气氛中,经历一次舒舒展展的完整过程,不同于汽车旅馆内匆匆忙忙苟且一番。

凤来在场面上多喝了一点酒,其实,他是闻着酒香,就走不动的家伙。大舅看着他自己当不了自己的家,吆喝他跟着一起去了。凤来在门前一处地方,放下一滩泥般的躯体,由他去作梦幻仙境遨游。

大宝经历了几番折腾,深深地被老舅的个人魅力所倾倒。那倾倒已经不是当初那股凭着年轻的任性做出来的追慕。她的倾倒,乃是凭着初涉风霜雨雪的人生经验,为自己钟情人供奉全副身心的那种委身。大宝已经醉熏熏,杏眼半合,一派海棠春睡图的娇态。红烛光抹在两颊,红晕更添妖艳。老舅真是要喜煞今宵!真正是良辰美境好消受。然而,煞风景的敲门声搅扰,破坏了一场销魂激战。进门来一班穿制服的陌生人。他们介绍自己是多伦多警察,配合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的官员执行任务。那几位不穿制服的陌生人来自加拿大边境服务局。

他们冲着大宝来的。自从大宝的案子被废了以后,大宝被召唤去机场路6900号好几次。其实,大宝的遣返程序已经启动。但是,大宝在面谈时,提起有一位加拿大人士正在为大宝解决合法居留的事情。因为那位加拿大人士准备同大宝结婚,然后,担保大宝申请移民。加拿大边境局的官员也算通达人情,告诉大宝抓紧去办妥结婚的事情,然后通知他们。他们还要求大宝不失时机向境内移民事务处理中心提出申请。他们会根据加拿大人士的配偶在境内提出移民申请的类别,等待审批结果再作定夺。根据他们的要求,大宝提供了那位加拿大人士的个人资料,以及自己的地址电话的资料。原本,大宝的“婚事”进行的有头有绪。婚姻担保移民的程序即日可以开始。这次的“婚宴”办得像模像样,真有喜庆的气氛,实际上如同庆功宴。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