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中世纪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加拿大的二月之所以醉人,是因为一个浪漫的节日把四处点缀的粉红温馨,也是因为满城的情人把大街小巷装满了爱情的芳香。

我信步于Dundas Square的沿街店铺中,只见烘培店把蛋糕作成爱心型的,糖果店把心型的巧克力或糖果串成项链来出售,当然也有著名的人体彩绘巧克力浆,而在百货商场内更是销售着男女对香,情侣衣,情趣商品等等。到处都张灯结彩,粉色的气球,曙红的玫瑰,仿佛爱情就在身边,唾手可得。
这个浪漫的节日不用说大家都知道,那便是情人节了。中国的情人节自然是七夕了,老人们早早的就把牛郎织女的故事迫不及待地讲给了自己的孙辈们听,于是这个凄美浪漫的爱情故事就这样在民间一代代流传了下去。西方自是没有牛郎织女的鹊桥相会。于是,我就不禁好奇,西方的情人节到底如何起源,自中又有什么典故呢?我就去询问一位西人的好友,他却不以为然的说道,那没有什么起源,不过,是圣诞节以后,整个冬天市场也会陷入冬眠,所以,商家自己捏造出来这个节日,以图让你消费罢了。我听了,很不满意这样的答案,思忖着,这么浪漫的节日,怎么让他说的这般不堪,一定是此人小气无比,不愿意给女朋友买礼物,所以找此借口。于是,我就上网好好研究了一下。当然版本各有不同,但是最让人信服的就是上溯公元三世纪时古罗马的那个传说。

相传,公元三世纪,那时恺撒已经死去,暴君Claudius当政,当时,罗马内外战争频繁,民不聊生。可是,没有人愿意为了暴君暴政而战,所以,军队招募不到补给的兵源。Clauidus认为这是女人在作怪,因为在家的女人,男人才不愿意离开家乡。于是,Claudius下令,凡是一定年龄范围内的男子,都必须进入罗马军队服役,以生命向国家效忠,已经结婚的解除婚约,而举国上下,不得举行婚礼。于是,丈夫必须离开妻子,少年必须离开恋人,整个国家被笼罩在绵长幽怨的相思之中。

然而,暴政阻挡不了爱情的巨轮,在古罗马城中,居住着一位德高望重的修士,他就是,Valentine,我们的主人公,他不忍一位即将上战场的士兵与未婚妻生离死别,于是,就秘密地帮助他们主持了上帝见证下的婚礼。一时间,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宛如二月春风一般,不胫而走,就这样,这位仁慈的修士冒着生命危险,一次又一次的帮助了前来结婚的情侣们。

但是,这件事还是很快被暴君知道了,他再一次显示出他的残忍和凶暴,他下令逮捕Valentine修士,并把他折磨至死。 而这个博爱的修士的生命就被永远定格在 二月十四日,公元270年2月14日。

人们为了纪念这个敢于为爱情而向暴政宣战的勇士,把二月十四日定为一个节日,很多世纪过去了,可能没有几个人会记得Claudius的恶名,但是,这个Valentine的名字却千古的流转下去,Valentine’s day这个血染的节日却在每对情侣心中种下了一朵冶红的玫瑰。

万万没想到,Valentine并不是某位痴情美男,而是一位知晓大爱的智者,他把爱从天堂带到了人间,却把自己从人间升华到了天堂。也就是因为有一个这样感人凄婉的故事撑腰,西方情人节在我心目中变得美好而圣洁起来了。

突然,我非常想穿越时空去古罗马看看,去膜拜一下壮观的竞技场,去寻访一下美丽的教堂,和那博爱的valentine。我灵光一现,想起多伦多有一个小城堡一样的建筑座落与CNE之内,听说是仿中世纪风格而建造的表演场,很多人都听说过,但没有多少人真的去过。在美国是非常著名,但是,在加拿大仅此一家,绝无分店。我的情人节何不在那里度过呢,我要去感受那位伟大的Valentine生活的时代,我还要让我的小小西方的情人节在加国有一个最西式的庆典。于是,两个月前,我们就预定了座位,果然,费用不菲,比我想像的还要贵,那就来看看商业模式下的情人节是不是物有所值,够浪漫,够难忘。
情人节那天,零下十五度,我还是破例穿了鸡尾酒裙,但是,我穿了厚厚的棉袜,蓬松的羽绒衣,就是这样,我 一路小跑从停车场到表演场小小一段路,就害的如 秋风落叶般瑟瑟发抖,我以为进了场子就暖和了,可是,没想到,这个等待入场的队伍排成了多米诺骨牌,已经找不到队伍的入口是哪里了,我以为自己穿的已经不多了,但是,我发现很多白人女孩都穿着超短裙和短夹克在寒风中”威然屹立”,原来,大家都是为了情人节”美得俏,冻得跳”呀。

终于入场,发现整个大厅是中世纪的与现代化的高度结晶。到处都是穿着中世纪服饰的”宫女”和”侍卫”。装潢古典庄重,但是,大厅正中央却坐落着一个巨大的吧台。到了表演场,才发现里面人头攒动,已经没有任何的空位了,于是,我们塞给了一个”宫女”一些小费,她把我们安排在了”皇家席位”,但是,座位十分拥挤,吃饭只能拿出一只手。

表演场是一个黄沙跑马场,我吃饭的桌子离场地只有一米远,我们每个人都有各自支持的骑士,要为自己的骑士加油助威。我一开始觉得很小儿科,但是,发现周围的人群都无比慷慨激昂,让我也”身临其境”地感受到了竞技场的气氛。骑士们出现了,长相倒是个个英俊,居然,还有一个”中世纪”的骑士是黑人,我们戏称他为”the dark knight”。而且,骑士的马更是匹匹骏马,背毛发亮,有的会跳舞,有的会用后腿走路,有的通灵能明白人说话,可爱至极,虽然,我也好像吃了不少沙灰呢,算了,全当胡椒粉吧。当然,最精彩的还有荷枪实弹的竞技表演,真的是刀光剑影,火花四射。

吃饭的时候,几百个人每个人都是吃一样的东西,一人半只鸡,半斤排骨,没有刀叉,”宫女”说还没有发明刀叉,我心想,八成你们是不愿意洗刀叉吧,因为,没有刀叉,怎么会供应可乐呢。”宫女”管每个顾客都叫国王,王后,看来,这个情人节我真的圆了小时候的公主梦。

整个表演精致而壮观,故事丰满而恢弘,因为,场地上基本空旷无物,但是,整个灯光和烟雾完美而多变的演绎了这个中世纪的传说。骑士,恶魔,公主,爱情,背叛这些亘古不变的主题,却在情人节为来自各地的情侣奉上美丽的回忆。

最可爱的是,当我回家以后,时间还尚早,我打开电视,电视新闻主播居然在节目最后倜侃地说道,希望在此时此刻坐在电视前观看新闻的你,明年情人节好运。原来,新闻主播都会挪揄单身们因为没有约会,只好在家看电视了。

无论如何,加拿大的情人节可真是冬季里的一把火,几家欢喜,几家愁。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