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就在你身边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在美国,前段日子开始的经济危机让那些失业的人,即将失去他们房屋的人,薪水大大下降的人,以及看着自己的退休金账户不断缩水的人,无比焦急地而热切的投身于他们的大选之中。美国经济好像坐上了滑雪板,只下不上,一路滑下谷底。 甚至有人说,和当年废除奴隶制、争取民族平等的”南北战争”性质不同,但规模相当,新政府面对的是一场”美国经济的南北战争”–因为布什治理下的美国从去年起便陷入了次贷危机,而今年,美国已无可避免地陷入了一场经济大衰退的世纪漩涡,美国人必须与过去的发展模式、价值取向和生活方式展开大决战。当然时下,一个国家的事情就是所有国家的事,美国人的事那就是更是全人类的事了。我看到加拿大媒体的长枪短炮一致对准了美国大选,报道之及时,关注之热切,分析之淋漓,国人对美国大选的热情完全超过了本国大选,基本一致倒向奥巴马,我的朋友们都很担心他会落马,我心里发笑,这完全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监,我就和他们说,你们都知道奥巴马好,美国人还能不知道么。几个加拿大朋友还振振有词,那他们怎么就那么长本事,让小布什怎么那么连任了呢?我被他们也说懵了。

恰恰在此时,美国历史上第一黑人总统奥巴马登台亮相了。 原先只活跃于音乐圈和体育界的黑人终于在政治上登顶,和当年面对南北对立的林肯总统一样,他面临的同样是一个烂摊子,一个经济上被次级贷、衍生品、信用掉期、信用卡透支以及地方财政赤字等等搞得”四分五裂”的美国。 人们希望这或许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吧,也期望此人可以不负众望,力挽狂澜。因为这仿佛可以是拯救众生的灵丹妙药,也好像是复苏美国经济的强心针,在股市依旧熊眼迷离,金融业更是风雨飘零,此时新政府和新政策这就是希望,而人不可以没有希望。而这场沸沸扬扬的大选让我见识到了在北美,大选的重要,我想也因此各种选举深入民心,也就是西方社会的民主宗旨吧。

因为有了这次大选的经历,我开始发现原来北美的选举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在刚开学没多久,我就看到了学校四处挂满了各种海报,都是介绍竞争学生会会长或学生会其他职位的候选人的,我看到因为海报数量众多,在学生必经的大厅里,居然像寝室里晾衣服那样,把海报串成一排一排的晾在头顶,候选人来自不同的专业,这样就使他们更多的为了自己专业的利益出发,当然他们都有自己的上任口号,施政纲领和上任承诺。就和美国大选的形式差不多。最有趣的就是,学校还出台了防止选举舞弊的条款,居然还包括不可以建造自己的facebook(现在学生最常用的网络通讯)群来制造人气。

我们专业好象有三个人参选,都是非常活跃的白人同学,其中有一个叫John的同学和我关系最好,John拥有一双碧蓝的双眼,个子和我一般高,但是这个身高在白人男骇里实在是不够出挑,一头金色的卷发,再配上活泼开朗的个性,让我觉得他象小精灵一样,讨人喜欢,却又让觉得古灵精怪呢。

他从大选开始就缠着我们要我们帮他投票,还要我们帮他拉选票,每每见到一个不认识的人,就上前拉住别人,讲解自己的上任目标和宗旨。直到别人答应选他之前是绝对不会放走他们的。他的热诚让我忍俊不禁,但是,他的诚意却相当的打动了我,他自己制作了个人网站,用个人的资金印制海报和传单,大力的在校园的各个角落演讲。他的主要观点是,让学校所有的学生可以用上二十四小时的电脑,学校的资源可对学生无限制的开放。而五个校区都应该设有餐厅,和小卖部,至少也有可以就餐的房间和微波炉。因为,我们学校电脑房只开放到午夜十二点, 而且,我们设计部是去年刚刚独立的校区,还没有非常完善的配套设施,还没有开设餐厅,相比过去得主校区有两个餐厅,一个健身房,还有小卖部和咖啡馆正是天壤之别,就因为学生吃饭学习不很方便,所以,John的观点真可谓是深得民心。而且,如果学校真的把开放时间该成全天候的,这就意味着我们学生多了很多工作岗位,因为学校的基层工作大多都由学生担当,就像我,我是在学校电脑房工作的,如果John的意见被采纳,那我就是直接受益人,为学校打工真是全天下最轻松的工作啦。所以,对于这样的John, 我又怎么可以不支持呢。

在大选的前几天,他居然把整个机房的人都拖出去为他拉选票了,我也真正明白了,以前政治课上说过,政党具有两种属性:阶级性和社会性,阶级性是政党的本质属性。也就是说,每个人都会为了自己所在的阶级利益而斗争,就向工会为了工人的利益而斗争,但是工会一定是工人阶级自己组成的,而我现在就为了我的个人利益去支持一个”政党”,我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美国大选会如此如火如荼,因为,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立场和利益而战斗,最后,那个被最多人支持的政党,就是民心所向,就可以成为执政党。

也因此,这里的学生会和工会具有和学校或是公司谈判的力量和职能。学生可以向学校抗议,而老师的工会可以罢课。这样双方的势力就可以牵制学校做出更加为老师和学生着想的政策,不断的完善体系,这就是我们时常听到的民主呢。

我记得在中国时候,我对学生会的概念就是在学校领导下的,管辖学生的职能部门罢了,而每个人都是以能拍的到老师马屁为荣,而工会好像就是哪个员工生病了,就提一些水果什么的去看望的人,好像有单位领导出现的话,还是一定要拍几张照的。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学生甚至中国选民大多数人漠不关心选举的原因吧,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力量其实很大。

而这就是为什么北美有着各种大大小小的选举,和为什么这些选举可以如此举足轻重?因为民主就在身边,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力量争取自己的利益。当然,我希望我们的John可以在选举中夺魁,而我可以让自己的小饭碗装的钵钵满啦。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