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古巴(一)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其实很早以前就想去古巴看看了,当然,去古巴对加拿大人来说真是家常便饭,这不,老想着攒够了钱立马买机票,可是,钱是容易攒够,这假期么,却是个天上的星星,可望而不可及。

终于拿出信心和勇气和老板请了假,吃了秤砣铁了心,也要去古巴溜一圈,一来素闻古巴乃是热带天堂,而且古巴的巴拉德罗拥有世界上最美丽的海滩,正好可以让我好好庆祝一下毕业,毕竟,这年头得空不容易。其次,古巴位于墨西哥湾与加勒比海之间,路途不算遥远,再者 ,古巴因为和中国,朝鲜一样都是社会主义国家,卡斯特罗和切格瓦拉的英雄故事更让我觉得古巴有着些神秘的色彩 。最后,也因为这次旅行是我的生日礼物,哪有肉到嘴边不吃的道理。

于是,我就兴高采烈地踏上了前往热带天堂的旅途。我乘坐的飞机是一辆最小型的飞机,小到没有分仓,从飞行员室到机尾厕所是直通贯穿的,这样一架小飞机停在跑道上,和波音的大飞机相比就像小鸟见着了老鹰。当飞机来到西太平洋上空的时候,在漫漫的海洋中我见到了一颗绿色的宝石,宝石的上端有一只金色的触角,斜斜长长的伸入了大洋中,难怪人称古巴是”加勒比绿鳄”,果然名不虚传。这架迷你小飞机把我安全的带到了我此行的目的地巴拉德罗,巴拉德罗也就是我在飞机上看到的那个金色的触角,因为是三面环海狭长半岛,所以巴拉德罗几乎就是沙滩半岛,当我下了飞机的那一刻,我被迎面扑来的湿热空气怔了一下,空气中的湿润让我突然找到了热带的感觉,当我离开的那天,多伦多的气温是十度,加上飞机上的寒冷,我穿着长裤和大外套,这才三个小时飞机,我的穿着好像就成了一个大笑话。随即,我走入了古巴机场,这才发现,我的那架迷你小飞机好像长大了不少,原来,这古巴机场实在小的可以,我来时的那架飞机停泊在那么小的机场里,那就自然显的大了。

古巴的机场是我看到过最猖獗的机场了,机场里吸烟喝酒的到处都有,好像没有安检一样,我包里的手提电脑,鞋里的铁钉完全没有给我造成任何的麻烦,最好笑的是,我在候机室的地方看到一条大狗,没有链条也没有项圈,一会在空调下吹吹,一会在人群中溜溜,好不自在,大家有人拍拍它的头,有人担心是不是哪个乘客的狗走失了,最后,这只狗在一个旅客的旅行箱前又挠又叫,这才走来了一个古巴警察,要旅客打开箱子,接受检查。原来,这条大懒狗还是条警犬呀。机场里的工作人员完全把我们看作是从疫区来的病毒携带体了,个个带着大口罩,白手套,这也难怪,北美的猪流感确实闹的人心惶惶,倒是北美人自己却好像没事人一样,继续谈笑风生。

我突然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我的护照上自始自终都没有打上古巴的出入境图章,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取而代之的是,古巴海关给我们一张小卡片,你填上你的护照号之类的信息,然后查实无误后,在小卡片上盖上一枚粉色的图章(事后证明这个唯一的入境图章还是水性颜料,我的卡片受了潮以后,模糊的一个字都看不见了)。最后,还是导游给我解开了疑惑,古巴政府这么做是为了保护游客,因为世界上很多国家和古巴还没有建交,或者说关系对立,比如美国,美国人是不能去古巴的,如果去了古巴,你在五到七年之内出行就会受到限制。或是,你去过古巴,美国就有权不让你入境,要是去过古巴的加拿大人都不能去美国了,那这还了得,谁还去古巴呀。出于这种考虑,古巴就没有在外国游客的护照上打任何图章,这样,表面上就等于根本没有去过古巴。这样想来,确实有些可悲,去club蹦个迪,人家还往你的手上盖上一个大图章呢,进出一个国家,居然连图章都不能盖在游客护照上,同为社会主义国家,我也觉得心里挺难受的。

出了迷你机场,第一缕热带阳光照射在我苍白的肌肤上,我手上的还未痊愈的冻疮遇热开始隐隐发痒了,这真是一种奇怪的感受,就好像三伏天了还在捂棉被一样。于是,我细细地打量起这个城市来,首先,古巴的车特别好玩,都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古董的美国老爷车,今天,居然还能在大街上撒了欢的跑。那椰树,那房,那车,眼见历史活生生地在面前往来游走,我感觉自己好像在看一部彩色版的《卡撒布兰卡》(北非谍影)。

古巴的天气,暖而不热,湿而不潮,全年都平均在二十多度上下,所以,古巴的雪茄,朗姆,和蔗糖,可谓是古巴三宝啊。坐在汽车去旅馆的路上,我想我看到了古巴的第四宝了,那就是古巴的美女了,说起古巴女人,我以前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古巴女排了,小时候和爸妈一起看排球,还老是觉得古巴女排手比中国女排手臀围大了一大圈,哦,肯定是他们怕摔疼屁股,屁股后面垫东西了。现在,看向窗外,在大街上,满眼看到的都是身材颀长、面容姣好的女孩子,特别是她们优美的体型,年轻女子大都苗条,可是臀部就是在他们紧身连衣裙下形成一个优美的弧线,双腿修长,全身散发了一种说不清的异国情调,好像白人,却又有些黑人的健美,我想那是因为他们都是原著民和西班牙人的混血后裔。西班牙语称混血儿为”Murada”(音译为穆拉达)。古巴女孩站在路边就是一件艺术品,美得不可方物,黑色卷曲的长发在海风的吹拂中散开,头戴的红花,让我想起了巴黎圣母院门前牵着山羊,翩翩起舞的艾斯米拉达。”穆拉达”们美丽如霞,热情似火。因为古巴的车辆拥有率很低,于是,招顺风车的女郎比比皆是,难怪我们的导游也不禁开玩笑说,要是他回程拉空车,一定要拉一车皮的美女,就是赔油钱也开心。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