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城市(41)

俞明德文藝精品樓

但他模樣不太雅觀,很難擠上前去,因為他肩上正橫著一根山區特有的雙頭尖而扁的硬木扁擔,扁擔一頭還掛著一擔麻繩。
“喂!老人家,你扁擔拿好,差點把人碰了!”有一位中年婦女大聲說,拿手把他的扁擔推了一下,擠出去了。他看見,她另一隻手裡捧著一尊石膏像;這是一尊毛主席的石膏像。

接著,又有一個青年捧著石膏像擠出來,接著又是一尊、一尊……一尊尊的石膏像從他眼前移過去,移過去……老人家心頭樂了:哈!這裡有毛主席石膏像買!……
他放下扁擔,問一個剛從他身邊走過的四十多歲、幹部模樣的壯年人說:“哎,幹部同志,這一尊多少錢?”
“二元八毛一。”那漢子說著,捧著像走了。

老人站在那裡,心裡盤算開了:買一尊,買一尊吧!他想起了鄰居張二家侄子那天從城裡買回一尊毛主席石膏像,儘管那尊像比剛才這些人買的小身得多,可這是全村有毛主席石膏像的第一家,全村人都羡慕得不行,張二家侄子的身價一下子不知升高了多少倍。他成了全村人議論的對象。支部在全村大會上表揚他。他成了英雄。可他家呢?支部在大會上不點名批評他:“有的戶家裡連一幅‘忠’字畫也沒貼,這是對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忠’嗎?”他家裡正是沒貼這種畫,這不是說他嗎?但他自我解嘲說:有去城裡,我一定買一幅。可是,他一直沒進城。後來,又有村裡人陸續捧些石膏像回家,王大妹子還把石膏像供在大廳的神位上。又有人買回毛主席像章的。更叫全村人震動的是支部(指生產大隊黨支部書記,農民都簡稱“支部”)那一天不知從哪兒弄來一枚“忠”字章,和這店門上的圖一樣:一顆心,心的正中央寫個“忠”字。支部的這枚“忠”字章有山區草帽大,鍍金的,掛在蚊帳上,閃閃發光。,幾乎全村男男女女都到他屋裡參觀。他更是英雄,比張二家侄子英雄多了……他想買一尊,買一尊……

他往口袋摸,摸出一小疊人民幣,不用數,他知道共有二元九毛六。他今天從山上挑下七十二斤乾柴,一共賣了這麼多錢。這些年頭,不知怎弄的,東西貴了,往年挑柴禾來城裡買,一百斤才賣二元,如今翻番,他賣到四元,七十四斤賣到二元九毛六。他今天身上所有的錢財就是二元九毛六。“買一尊,買一尊吧!”他手裡捏著錢,心裡說。忽然,他耳邊聽到老伴的聲音:“喂,當家的,明天挑擔柴進城去吧……濤兒工資沒寄,小妹月子病得得請大夫看,不能再拖呀……唉,只怨我這該死的身體……央你下山一趟吧,哎喲,我這該死的身體……”這是昨夜他老伴躺在病床上的吩咐。

想到這裡,他的手慢慢抖顫起來。他猶豫了,不知怎地,都大半個月了,孫兒工資怎麼還沒寄來?孫兒從小失去父母,由他和老伴撫養長大,他是不會忘本的,莫非是他寄了,被人冒領了……全家四口人就靠孫兒工資過活。小妹——季常姐姐,招贅的姐夫剛死不久,留下幾個月的遺腹子,現在小妹得的“月子病”,已經拖了好幾個月,真的要請大夫看了;老伴下身癱瘓,那一副中藥也該去大隊合作醫療站去取了……

就在這時,他的另一邊耳朵彷彿又響起一種聲音:“三叔公呀,我說你是怎麼啦?你是老貧農,孫兒又是地質隊工人,怎麼家裡空空的,連張毛主席的像也沒掛?這是對領袖忠嗎?你去看人家屋裡,哪一家像你?毛主席是咱們窮人的大救星,難道你忘了?對大救星,能像你這種態度嗎?虧你名字還叫‘赤忠’呢!”這是支部的聲音;那一天他到自己家裡,走出門口時向他說的。他責備他了,那次會上是不點名,這一次是當面鑼對面鼓了。他連說幾聲“對不起”,可支部說:“這不是對我‘對不起’,是對毛主席‘對不起’。哪一家像你這樣不尊敬領袖的,不尊敬大救星的……”支部說了,走了。

“是呀,自己是不對,這是自己不對,‘對大救星,能像你這種態度’嗎?”老人心裡說。他越想不去,心裡越不安。他這時想到“態度”上來了:是呀是呀,毛主席是咱們窮人大救星。沒有毛主席,就沒有他龔赤忠。沒有毛主席,他孫兒龔濤就念不上幾年書(要知道,舊社會窮人是讀不上書的,他自己連一天私塾也沒上,‘人之初,性本善’他只會讀,不會寫),也參加不了工作,(他龔赤忠是1951年自己51歲才和老伴——她當時48歲結婚的;龔濤是老伴帶來的。)是呀,是呀,毛主席是大救星。不是大救星嗎?他想了王大妹子家廳堂裡過去供奉的“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想起張二家侄子那本《三字經》是聖人寫的,中國的書就是聖人發明的,他還想起村頭神猴廟,這是全村人都信仰他的——孫悟空是神猴,他替唐僧解了九九八十一難。現在這些神像都破了,儘管這些也是救苦救難的人物!現在全村人都信仰毛澤東,這是要的。村裡沒有神明佑護,還能保太平安樂、五穀豐登嗎?毛澤東就是全村人的神明,也是他家的神明。自己家裡連張神明的像都沒掛,這真真是要不得的事啦!……老人越想越惶恐,他感到自己心裡萬分內疚,也對不起支部。支部他可是個大好人,這麼大的事,他才說那麼幾句話,也不對自己發一通脾氣……

“買一尊吧,買一尊吧!”龔赤忠終於下了決心。
他好不容易擠進店裡。
店裡不大,因為這是新近才開設的,專門“敬售”毛主席石膏像、毛主席畫像、毛主席像章的。
龔赤忠擠到石膏像,定睛一看,石膏像正被人買去、餘剩不多了。他恭恭敬敬地請售貨員取來三尊石膏像,從中挑了他最滿意的一尊,付了錢,高高興興地擠出來了。
大概是他太激動了——老人也有這種心情,他走到門口,有一個年輕人闖了進來,撞了他的手,差點兒撞掉他手裡捧的石膏像。他正要說話,這位小夥子也懂禮貌,忙說:“對不起、對不起。”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