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電費

陳國治專訪

安省政府近日宣佈,從今年夏天開始將推行公平電費計劃(Fair Hydro Plan),全省住戶將得到平均25%的削減。很多小型商業及農場也將同時受益。低收入的家庭,以及住在偏遠社區而合乎資格的省民,則將得到更多的電費減費。作為這個計劃的一部份,未來4年電費的加幅將與通脹率掛鉤,人人受惠。

對於此次削減電費的政策,反對黨說此舉實際上需要付出更多的利息,把短痛變成了長痛,您怎樣回應?陳國治表示,政府這次減電費的做法,這如同每家支付房貸一樣。原定建設和維修電工程費用需要經過20年分期支付,如果這樣每月的支付過高,市民覺得承擔不起,那就需要延長為30年分期支付,把每月電費減下來。為什麼要這樣做?記者追問?陳國治回答說:過去幾個月,市民要求這樣做。市民都覺得電費貴,而反對黨的黨魁以及反對黨的議員也在大聲疾呼電費貴,不論是在省議會上還是在社會上,反對黨的諸多議員日日不停地表示,他們收到市民的強烈呼籲,認為電費太貴,連吃飯的錢都沒有了,不減電費就要餓壞人了。因此這已經不是一個短痛長痛的問題,不是一個利息的問題,而是市民生存的問題。大家都知道,省政府是不能印錢的,如果人人都希望電費減價,如果反對黨都在大力主張電費減價,政府只能以資產抵押,延長借貸,緩解市民的生活負擔。陳國治繼續說,一針沒有兩頭利,反對黨支持市民減電費的要求,就應該知道政府要找錢的需要。因為反對黨也不能印錢的!反對黨說兩面話,不合乎情理。

那為什麼電費會上漲?陳國治表示,主要是兩個原因,首先是因為多年失修而造成設施老舊。五十年來的多屆政府,包括自由黨和其他黨的政府,長期漠視了對電力系統設備的翻新和建設。他表示,隨著人口大幅增長,電力系統是需要不斷建設和維護的,保障安全、可靠應該是非常重要的問題。但是數十年下來,不僅設備老舊不堪,而且發電量不足,系統不可靠。在保守黨執政期間,安省曾經輪流斷電,也曾發生過一連多日全省範圍內的全範圍斷電。據估計,那次大斷電為安省和周邊地區造成經濟損可能達到100億元。2003年自由黨當政以後,政府大力投資電力系統,翻修幾個核電站,新建了多個全新的天然氣發電廠。總投資500億元,改變了電力系統的面貌,實現電力滿足經濟發展,並且穩定、可靠、清潔。如果不做這些建設和維修,電費自然不會高,後遣症是會出現戶戶無電的情況。

另一個原因,是保護環境,不燒煤。煤炭是發電最平的方法。省府決定關閉燒煤發電廠,而以天然氣發電、風力、太陽能發電等設施替換。在有燒煤發電站的期間,安省一年有53個霧霾日;而關閉所有的燒煤發電之後,安省已經連續多年沒有一日出現霧霾。經過這些建設,省民更加健康,醫療費用因此而減少。但代價是因為不燒煤,用其它昂貴方法生電,電費就高上來了。

陳國治指出,發電是一件龐大的工程,幾十多年來,各屆政府都面對很多挑戰,在電力政策方面都有瑕疵,有需要改進的地方,可以做得更好。
反對黨稱,安省是全北美電費最貴的地方,是否這樣?陳國治表示,安省的電費確實比不上魁北克、曼尼托巴省,那些省的水力發電資源豐富,而水力發電是最低費用的發電方法之一。安省平地多,山小,自然的水力發電資源很少。陳國治表示,魁北克、曼尼托巴省在水力發電自然資源方面有優勢,不是因為他們有「三頭六臂」,而是因為他們有「天公作美」。

陳國治表示,事實上,安省的電費並非最貴。根據獨立的安省財政問責辦公室2016年8月的報告顯示,安省的家庭能源消耗(含電費和天燃氣)高於魁北克、曼尼托巴、卑詩省,但低於亞伯達省、新詩高沙省、紐芬蘭省和愛德華王子島。論增長幅度,紐芬蘭省、愛德華王子島和新詩高沙省也遠比安省為高。與北美比較,美國多個城市的電費也遠比多倫多為高。這些比較,是在安省減低電費8%之前。在北美省或州份排行榜上位在中間,比許多歐洲大國為便宜。

多個月來,因為眾多市民認為電費太貴,反對黨一直抱怨電費太貴,政府作出決定,為市民提供補貼。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