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国庆访谈 (4)

安娜:您劳动的工分跟村民一样的吗?

谭国庆:平时我7分,全天劳动力是7分或者10分,我记全工7分,没有额外的补贴,就象是普通的村民,就是挣工分。没有病号了你下地干活,有病号你看病去。

安娜:一分多少钱?

谭国庆:一分几分钱。有时候,干了一年还往生产队倒找钱,干了一年活,不但没拿到钱,还得往生产队找钱,还欠钱。

安娜:为什么?

谭国庆:你挣的工分低,少,到年终给你分了菜,分了萝卜,分了麦子,分了玉米,分了草,这些东西都算上钱。你的工分,一分是两分钱,你一天挣10分就是两角钱,到了年底你今年发了这些东西,可能你今年挣了180块钱,发的东西是200块钱,你要交20块钱给我,往生产队交钱。因为工分低,赤脚医生这个活轻巧,所以挣不了高分,人家挣10分,这个挣7分。他们有些从大城市来插队的知青没有钱,每年回家问家里要钱,很多这样的。

安娜:干一年不但没有钱,还得往家里父母要钱?

谭国庆:好像那个时候也不在乎这个事,挺普遍。

安娜:即使这样,您还是有理想?救死扶伤?

谭国庆:当时是觉得自己生活的挺好的,有意义。那时候受的教育不一样,受的是毛泽东思想的教育,积极向上的教育,为人民服务积极向上的教育。就是这个样,那个时候不觉得特苦,觉得是很平常的事。努力为老乡看病,治病救人,也不想为了争取什么,也不想为了得到什么,没有,一点没有。我在村里参加劳动的时候,下大雨了,都去抢场,开闸,差点掉到水库里去,觉得就那么回事,无所谓的事,应该的。那时候人的思想确实不一样,我们这一圈的,这一帮子下乡青年,都是这样的。你看到我们这个群体了吧,像我们这个群体在山东基本就是这么个状况,大家伙比较和谐,为了欢欢乐乐的渡过晚年,都是这种想法,没有其他的想法。我们当中不谈论过去,不管你过去多大的干部,不管你曾经富有还是贫穷,我们都交往,我们在一块就是这个样,和和气气。比如你来了,我们都很欢迎,他们特地从青岛开车跑来,为的就是让大家见个面,有个缘分。象妞妞、李霞她们几个,从青岛专门过来,开个车,费个时,出个力,为的什么,就是见个面,大家一起高兴聚聚,大家有共同的经历嘛,给你说道说道。

谭国庆:你想想,我们当年下乡也是国家发展计划的一部分,因为城镇一下子解决不了那么多城市青年的就业问题嘛,国家规划的都很好,就是毛主席12月22日那一句话,一下子把这个事冲了一下,变成一种运动了,变成一种政治运动了,所以脱控了,某些方面在安排上跟不上了。再说人数太多了,太多太多了,说是一千七百万,也有人研究说是,加上回乡知青近三千万。

那时候对这个社会懵懵懂懂的,到现在就觉得下乡这一段经历,我觉得是一笔财富。苦吧?苦!但当时年轻,一抗就过去了。你有心做知青赤脚医生这个专题研究,我们非常欢迎,你过来能了解一下,我们也如实的向你叙说一下,这就是咱们的缘分。

安娜:非常感谢您说这么多,也非常感谢妞妞阿姨、李霞阿姨她们这么远地来到这里,我可能会在今后的研究报告或出版物中引用您的谈话记录,您同意吗?

谭国庆:没有问题,我们去吃饭吧。

(结束)

访谈时间:2014年5月31日

访谈地点:山东省平度县明村镇张舍郝家寨村谭宅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