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父女用死控訴時代

1948年11月13日上午10時許,南京城北湖南路508號,蔣君章看到布雷臥室門還關著,覺得很奇怪,平時都是八時前起床;起床後再休息是常見的,但不會關門。君章請陶副官設法打開布雷房間氣窗;開門後,看到陳先生臘黃的臉,雙眼睜大,嘴巴開著,枕邊放一封信。拉開被窩,撫摸陳先生的手,冰冷了,腳,已僵硬,胸口,還有一點溫暖…急救後無效。蔣總統在開會,聽到消息,停止會議,趕過來看老友最後一面。陳芷町把取自布雷房間的全部遺書,集中全部面呈總統。
令人動容震撼的致國黨總裁遺書兩封:【…布雷追隨鈞座廿年,受知深切,任何痛苦均應承當,以期無負教誨。但入春以來,目睹耳聞,飽受刺激,入夏秋後,病象日增,神經極度衰弱,實已不堪勉強支持。…與其偷生尸位,使公誤計以為尚有一可供驅使之部下,因而貽誤公務,何如坦白承認自身已無能為役,而結束其無價值之一生。…】【…萬萬無可自恕自全之理。我心純潔質直,除忠於我公之外,無一毫其他私念。今乃以無地自容之悔疚,出於此無可諒恕之結局,實出於心裡狂鬱之萬不得已,敢再為公陳之。…】

蔣領導國家無錯誤
布雷浙江高等學堂畢業,是浙大前身;當過中學英文老師、校長。1921年上海《商報》任編輯主任,撰文抨擊軍閥,之後政論支持革命軍北伐;擔任過復旦大學新聞科教授、中央宣傳副部長、浙省教育廳長、教育部次長、中央黨部秘書長,是家鄉選出之行憲國大。雷為國事憂心忡忡,期盼由國黨實施憲政,完成一統。毛共土改分田受農村窮民歡迎,國府毫無剋制之道,國軍失利,經濟恐慌,政治面臨危機。璉兒涉北平中共地下電台諜案,牽涉極廣,只將領就收押22名調查,造成效忠竟有迴避問題,算叛逆的璉與父之間裂痕很難向蔣解釋。陸軍中將謝世南被判死,而蔣卻貼切代陳璉脫罪,說璉不是共黨,保釋後雷帶璉見美齡答謝。兩黨之鬥,時勢巨變,經濟呈崩潰之勢,國黨失去民心,天將降禍於中國,毫無辦法挽救!雷只忠於國黨,自殺前半個月,還帶著璉及婿陪謁中山陵。在給六個兒子的遺書中寫道:【…我國家之中心領導,廿年來方針上絕無錯誤,此點汝等或許不詳知,為父知之最稔。…】

陳璉跳樓控訴時代
雷與楊品仙感情很好,分娩前,品仙哭著說:昨晚噩夢見到三姐入棺,我與眾人哭送,卻見旁邊有一新棺,上寫楊氏。1919年10月3日,生下璉後,品仙崩血離世,雷很傷心,怪罪璉剋母,將嬰兒由窗擲出,落於葡萄架。另有一說是嬰兒嚎啕,雷心煩往桌面放下,沒注意到煙灰缸有未熄煙蒂;哭聲更大,外祖母趕過來抱住,責罵雷後,帶回扶養,乳名憐兒。
雷在璉離開昆明後失去聯絡,判斷是去延安,他找到自己的秘書之妹夫翁祖望,請祖望的兒子澤永(郭沫若的秘書)找共黨打聽去處。澤永替周恩來傳話給布雷:你的道德文章,共產黨很欽佩,但希望你的筆不要只為一個人服務,要為全中國四萬萬人民服務。澤永還把雷在找女兒之事通過郭沫若轉告周恩來,恩來回示:如果陳璉進入八路軍或新四軍駐區,我們就一定會查到;請布雷先生不必擔心。1942年初,避居鄉下的袁永熙到八路軍辦事處請示新工作,辦事處詢問其女友璉下落,認為璉有父親布雷,有利工作進行。旋由袁找到璉,來重慶工作,另申請入中央大學就讀,直到抗戰結束。
雷寫信給北平市副市長張伯瑾,請其代查袁永熙政治立場,伯瑾回報,永熙人品才學俱佳,只是思想有些左傾;雷沒有選擇餘地,只能接納這位未見過面的女婿。1947年8月10日,永熙和璉在北平東交民巷六國飯店辦婚禮,北平市長何思源證婚。雷未參加。9月24日,才新婚的璉與夫永熙涉諜被捕;特務在住處搜到[民主青年同盟章程]。蔣告訴雷:你女兒、女婿的案子,我已查過,不是共產黨,是民主青年聯盟成員,你可以把他們領回去,要嚴加管教。48年1月,由雷和外交部次長葉公超(超是袁永熙的姐夫)兩人辦交保,先帶回女兒;女婿續關4個月才准開釋。
永熙與璉均是共黨,璉,沙坪壩中央大學歷史系畢業。袁在抗戰後是北京中共地下黨學委負責人,曾領導北京學生運動抗議美軍強暴案「沈崇事件」,解放後任清華大學黨委書記。璉於1939年7月加入共黨,同年考入昆明西南聯大,行前到父親辦公室辭別。雷告訴璉兒:「青年人要進步,父親不能阻擋,只希望女兒能注意父親特殊的政治地位,不要公開同父親對立。」璉認為中國要民主自由富強,必須推翻專橫、腐朽、獨裁的國黨反動政權,實行毛澤東所宣導的共產社會。只是沒想到,偉大的共產黨誤了父親官場聲譽,也破壞原本幸福的家庭。更沒想到,第一代糾葛,到第三代,布雷的長孫不但無法理解,而且用行動控訴黨國心態治國,走向不願與祖國認同的情感,還加入黨綱是台獨的民進黨。

選錯邊愛國者悲劇
1957年,袁永熙被劃為右派,共黨開除黨籍。在革命與反革命之間必須選一邊,璉在組織的說明下,選擇偉大的共產主義事業,要站穩革命立場,就要與右派丈夫永熙辦離婚劃清界線,帶著三個孩子改母姓,住上海。她以為,今後就是純正革命者身份了。袁被下放後,另組家庭。
文革時,璉身份是上海中共華東局宣傳部文教處長。紅衛兵要璉交待:『李政宣地下電台案被查獲,陳璉是成員,有叛黨嫌疑,否則為何同案謝世南中將判死,璉無事?』黨團開會調查,璉受到什麼指示?為什麼她能混進革命隊伍?另外在雷二任妻王允默住處翻箱倒篋查獲的日記證據是雷用職權使璉出獄,後曾帶去謁見宋美齡;文革時這是很嚴重的「前科」。當年雷出殯時,蔣總統於告別式接受璉屈膝答禮的相片登在報紙,也是罪證。造反派從璉繼母家中又搜到布雷日記一段話:「憐兒,不要再過問政治,好好學習業務,憑自己的本事,做點對社會有益的事情。」這也是批鬥的證據。翻箱倒櫃時,藏有前夫永熙相片也帶來麻煩;紅衛兵臨走還吩咐褓姆要監視記載璉行動。所有意想不到的發展出現了,令人驚訝不已。看到毛頭孩子紅衛兵一波才應付過去,明天又來新的一波。紅衛兵抄家,誣為國特、叛徒,暴力揪出猛烈批鬥。璉個性很強,效忠共黨多年,竟毫無珍惜黨員情感,回答問題都遭來斥責,覺得很冤。政治罪名扣上:[布雷孝子賢孫]、[國黨殘渣餘孽]。布雷女兒、出身包袱、叛徒帽子、朋友詰問、黑暗旋渦,鐵證如山,百口難辯。無止境的夢靨,不堪提審問訊,長時間折磨下,璉已沒耐心應付,怕鬥怕打,怕人格受到侮辱,必須用死來證明自己是共產主義的忠誠戰士。
1967年11月19日,以生命向當權者作血淚控訴,深夜寫好遺書,親吻熟睡之幼兒臉頰;非常的安靜,早晨從上海泰興路華東局宿舍11樓推窗,跳樓。情節是其前夫袁永熙所述,未交代陳璉是哪個兒子看到親吻幼兒臉頰。遺書寫到:【同志們:關於我被捕的情況,我1949年的交代完全是忠實的,這一點你們將來總會明白的,然而我自己卻等不到那一天了…陳璉絕筆】華東局聞訊後,說她抗拒運動畏罪自殺,然後開除黨籍;這是效忠那一代共產黨的下場。
紅衛兵造反有理闖禍,清華附中1966年5月最先建立「聯動」紅衛兵,有封建「血統論」以父母官級代表等級,這是滔天罪惡,責任較大。典型悲劇,鬥爭之下的可憐例子,風光過的「地、富、反、壞、右」是黑五類,當時全被鬥。布雷家族祖墳還曾由紅衛兵開棺戮屍,頭顱拿出來當足球踢,行為莫名其妙,令人髮指。這些無法無天的一代,現在有一部份仍在上位當權,沒有看過有人出來認錯道歉過,也沒有國家監察單位,調查歷史責任過,更沒有人受過處分;而他們說,他們代表中國,是合法的政府。

開放媒體全民公審
想做政治家,要有走正道治國之修養及執著,災難都是不走正道造成。蔣是正道治國,不管你如何咒罵他,但與對手比較後,卻能顯現政治家特質。蔣也犯過許多錯誤,使他千姓所指、萬邦咒罵,但下一代,會再客觀審視,無立場的人民,會拿共產災難比較(請參酌悲愴列車系列16.),證明蔣的奮鬥轉折、掙扎脫困,小霸制大暴,有其洞燭機先,都在證明反共是正確的。至於其在大陸地位,仍得靠北京開放出版自由、google、facebook公開評價才會客觀;雖然現在還無適當氣候,但要促統,北京必會開放資訊、出版自由,蔣的歷史地位評價會更客觀。因此右岸要有耐心,尤其蔣的地位,代表著民國相等一貫的正道治國,國共[黨國心態]原罪及孽障,都有批判及終結之必要。老百姓指責蔣的犯錯,必須繼續存在,總有一天,北京會容許國內公開文明審判孫、蔣、毛,這情況下,誰是政治家,會更容易清楚比較;將來終是要走回54運動前,國共都太對不起北洋了。
蔣的說法,共產鬥爭政權會誤國本基礎,認為只有國黨政策符合傳國精神。因此用階段權宜論理評價,[黨國心態治國]某特定階段無可厚非;但國黨引蘇盟共,就是玩鬥爭把北洋搞垮。[孫越宣言]出發就錯誤。【黨國心態治國,從1923年,孫文引導國共合作,走向死胡同,孫文把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綁在一起,矛盾糾纏,怨氣難解,是造孽中國,魔障原頭。死胡同範圍包括:黨軍、黨性、專政、黨禁、假民主、不准罷工、管制媒體、沒有司法獨立。】【北洋時代存在的民主自由、自由組黨、新聞自由、罷工示威,從有南京、北京政府,卻兩階段退到秦王朝。】講起來共產黨很冤,都是學國民黨的,現在很難脫困,還得挨罵。
如果國共能指出北洋黑暗問題,當然應該給予[黨國心態]治國正面的評價,但找不到。國黨黨史對於蔣的奮鬥;有些雖是貢獻,卻有些是自己闖禍,自己擦屁股;例如打倒軍閥,而誰使軍閥崛起?正是民二國民黨二次革命之示範就造成叛亂模式,之後民四12月梁啟超煽動西南反袁成為南北分裂基礎,然後孫文三次廣州政府,顯然掃蕩軍閥的領導團隊,正是軍閥始作俑者,尤其黨軍憑什麼是政府軍?另外,失蒙遠因,是民二就由國民黨二次革命已經開始。許多華人不知道,民二是國黨看到蒙亂,袁派兵鎮壓,連袁公子模範團都派出去勦蒙匪,國黨看見機會,趁虛興亂,史稱[二次革命];動機與宋案沒有關係。這個平蒙亂過程,以後專欄會談。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