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社会青年”恐惧症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回首这些年的苦读,读书的时候总觉得毕业是一种遥不可及的事情,好像我生来就是学生,而且,永远都是学生,我会有数不完的开学和暑假。可是,手中的学校请帖分明提醒着 我,明天就是我的毕业典礼 。此时此刻,脑海中只能涌现出以上的诗句来。是啊,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世间只有两样最美好的东西:一样是从来未曾得到,一样是得到过了,可又不可挽回地失去了。过了明天,我就要结束被称为某某同学的时代了;过了明天,我就告别了我十七的学生生涯了,我就是名副其实的”社会青年”了。”社会青年”,那曾经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名词!我考高中的时候,老师威胁我们:如果,考不上高中,就会成为社会青年,一辈子在车间里做工人。吓得我努力考上了高中。考大学时,妈妈又威胁我:考不上大学,成了社会青年,人家在肯得基里吃快餐,你就要帮人家擦桌子,收拾鸡骨头,还得被人指指点点戳脊梁骨。我听完大打一个激灵,考不上高中,还能当工人,怎么高中毕业了,我居然连工人都不够格了。于是,度过了中国学子谈虎色变的高三,我终于走进了大学。现在,我连大学都毕业了,好像这次真的是毋庸置疑的成了”社会青年”了,一个真真正正在社会上闯荡的青年了。当年那个埋头苦读的我又何尝能想到,那么多年的圣贤书中摸爬滚打,最后原来终究要成为”社会青年”,居然还当上了外国的”社会青年”。往事如烟,儿时的往事在我眼前袅袅升起。

因为我爸妈对我很严格,从小就限制我出去玩,限制我和别的孩子交往,所有在家里的时间基本都是我一个人度过。与其一个人无边际的瞎想,能有任何非教科书拿来看都是一种奢侈。但是任何的享受,那都比不上看电视了,那时看电视是要冒着很大的”政治风险”的,每天放学回家,我把小自行车骑的飞快,这样我就可以比妈妈早上十分钟到家了,可以偷偷看一会电视。偶尔和父母坐在一起看电视也是在忐忑中度过的,因为下一秒就有可能被赶回自己的小房间做作业去。

印象很深的场景是:我在小房间的台灯下对着作业本,耳朵却竖起来拼命在捕捉隔壁电视机渗透过来的声音,脑海里不停的遐想发出这声音的是什么样的场景、讲出这台词的是什么样的人、带着什么样的表情。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很多朋友都有这样的”嗜好”。然后等时间蘑菇的差不多了,我拿着本来用十分之一时间就可以做好的作业去给爸爸检查,这又是一段可以怀着忐忑的心情偷看几眼电视的时候,心里不停的期待着爸爸多因为注意力被电视吸引而短时的把目光从作业上移开。那样我就可以多看一会电视,哪怕只是没头没脑的瞄几眼都好。小时候的我,几乎每天都是在这样的忐忑和期待中偷窥着电视机,直到最后爸爸因为我作业做的不够”严谨”而开始”清算”我。那时候看电视在我眼中是奢华的享受,即使是广告或新闻,都对我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现在,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开始羡慕起小时候了,有人说回忆就是这样,时间久了再看往事,痛苦的事情往往被心灵过滤,而只留下了幸福的感觉。只要有一点点幸福的味道,就会被时间无限的放大再放大……而再多痛苦回忆,也只留下了淡淡的、模糊的几个阴影。但是,我觉得事实不是这样,现在,我终于可以每天都看电视了,仗着自己读书时找到的几份兼职,日子也能凑合着过,更有趣的是,父母也希望我每天看电视,想把我读书时候伤的身体给养回来,我有大把的时间看自己喜欢的书,看长久以来想看的连续剧。就像刚放假那会,我一口气从图书馆搬回了十五本书,一口气就看完了。但是,看完后却完全没有了学生时的那种酣畅淋漓之感,甚至有了罪恶感,觉得”闲”着就是浪费时间 ,我要去做”正事”。曾经的我偶尔找到一张《报刊文摘》就能让我津津有味地读上一个小时,而现在,我手中拥有的少时所有想看的书籍和电视剧, 可是,我却连书页都懒得打开。难道,是我长大了,这些书和电视对我而言是太肤浅了,还是自己无比的敏感而单纯,所以,简单的幸福就会被无限地放大呢?

细细想来,所谓知足长乐,儿时因为想的少,所以没有更多的欲望,无欲则无求,所以,曾经的我可以因为点滴的快乐而感觉好像幸福到窒息。如果不是回忆告诉我,我真的快忘了自己是个会如此敏感、如此知足的人。每次当我发现这个曾经简单的孩子和我是同一个人时,我不知是该窃喜还是悲哀!那么既然我现在不能被过去认定的快乐所满足,那么,到底什么才是现在的我真正的幸福呢?

于是乎,我发现自己开始渐渐的注意起有关生意财经的电视节目了,也慢慢开始研究起了各地的楼盘了,甚至开始运用数字来规划起生活了,原来天马行空的想像居然变成了一本本生活帐册和未来计划。我那成为些希奇古怪的理想,比如成为动物保护组织志愿者,联合国组织爱心使者,不用考虑市场经济的伟大油画家等,似乎都在这堆数字面前显得苍白无力,摇摇欲坠。
我明白了,原来成为”社会青年”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走出了如温暖子宫般的校园,迎接我的是生活的现实。而现实的欲望,就像那夸父追逐的太阳一样,永远高高的,亮亮的挂在天际。少时,读闲书,看电视是我的最高理想,现在想来只能让我感叹当年的天真 。不难想像有朝一日,我也会对我今日的追求不屑一顾,因为我会看向更高更远。从毕业的那刻开始,我会和普天之下的凡夫俗子一样,以无止尽欲望为目标,以有生之年的岁月为道路,以近乎盲目的信念为车轴,脸朝地,背朝天的奋斗一世。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