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城市(44)

俞明德文藝精品樓

《咬奶頭》的情節說起來很簡單,就是說,古時候某地一戶人家,母親疼愛自己的兒子,對兒子不加管教,聽憑在外面滋事,結果,兒子從偷一支針到偷牽一頭牛,最後持刀殺人。告到官衙,官衙判他殺頭得抵命。這時,只是這時,兒子後悔了,覺悟了,臨刑前他要求見母親一面。和母親一見面時,兒子對母親說:“母親大人,兒子我馬上要死了,在死之前,我還要吃母親大人的一口奶,不忘卻母親對兒子一片好心!”母親解開衣胸,兒子一張嘴,卻一口咬掉母親乾癟的奶頭……

秦鷹很快把故事講完了。他停了停,看了三個養女一眼,說:“我們今晚不要評論我是不是在宣揚‘清官論’,也不要說這是在鼓吹‘讀書做官論’,這些問題,說實話,你們現在弄不懂,你爸爸也是弄不懂。留待後人去評說吧!我只說這母親的奶頭該咬不該咬?……大春,你先說說!”

“這……爸爸,我……”大春顯出為難的樣子。

“你不說,我說!”二春白了姐姐一眼,大聲說:“就是該咬,誰叫她做母親的慫恿、遷就兒子。”

秦鷹聽了點點頭,然後笑著說:“不過,這是個故事,究竟會不會發生那種事,誰知道?!但不能溺愛孩子!常言說,嚴父出孝子,就沒有說慈母出孝子的。當然,不是要你百依百順,做父母的錯了也要去聽。也許我秦鷹不是嚴父,所以……”做父親的說到這裡,忽然不說了,因為他看到小女兒這時已經鑽進被窩裡去了。

“你不像我爸爸!……你那天幹嘛打我,哼!……”在被窩裡的小春睜著眼睛,想著往事。”

大春走過來,掀掀被窩,問道:“小妹,你怎麼啦!”

“怎麼啦,還不是老毛病又犯了!”二春噘著嘴說道。

“大春,你不要理她,我說我們的,她愛聽就聽幾句,不愛聽就拉倒!”秦鷹說著,顯然他生氣了。

小春在被窩裡不吭氣。

大春無可奈何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不管怎麼說,我做爸爸的有這個責任。”秦鷹說,“你們的祖母去世了,母親也去世了,我既要當爸爸,又要當媽媽,我更有這個責任。是你們的母親生前委託給我的責任。我在共青團的會上祝願青年人要成為毛主席說的‘身體好、工作好、思想好’的三好青年,難道在家裡就不希望你們也成為三好青年?回答當然是肯定的。要不是這樣,到將來的某一天,你們犯了錯誤,屢教不改,以至於後來上了法庭,到那裡,就後悔莫及了,我做爸爸的現沒有奶頭給你們咬,你們也沒有咬著奶頭解恨!……”養父說到這裡,顯然十分激動;他此時已經站了起來,朝床上看了一眼,大聲說:“小春,你應該醒醒了。你自己好好想想,這個故事,你爸爸該講不該講?!”說著,便下樓去了。

二春跟在養父後面也下樓了。

大春過走過來,掀掀被窩,輕聲地說:“小妹,爸爸講是為我們大家好,也是為你好,你知道不知道……”

“知道,知道……你走吧!”小春在被窩裡哼了一聲,但頭仍蒙在被窩裡頭。

大春站在那裡,愣著片刻,嘆了一口氣,最後也下樓了。

第八卷 悲剧达到的田地

• 三个中总有一个

這件事,發生在侯大春斥婚不久。

這一天深夜,突然,革命鐵礦家屬宿舍響起一片“抓賊”的喊叫聲。被偷的這一家是青工大賴。他愛人即將分娩,養了一窩雞,要給他愛人坐月子滋補身體。可當他起來小解時,聽到附近的吠聲,走到柴房一看,一窩雞不見了。他驚呼起來,接著,左鄰右舍聞聲衝出家門。有的跑到自家的柴草房,一位姓薛的青年工人他家雞也被偷了。於是,人們追趕起來,一些人衝出了工廠大門。因為有一個姓薛的高而壯的工人說,他今晚到廠外一個朋友家裡喝酒,剛才回來,撞見一個黃毛頭髮的女子手裡提著一個大布袋,從他身邊擦躲過去。並且,藉著昏暗的路燈,他約摸看到,這個人像是侯小春。

一群人聽後便往鐵礦旁邊一條小巷追去,跑到最前頭的便是大賴。

這是一條偏僻的但卻狹長的街道。兩旁多是居民人家,也有幾家小店。大賴他們沿著街追來,開頭街面上冷冷清清,那忽明忽暗的路燈掛在人家門前的木頭桿上,正好照見人的輪廓。

大賴遠遠看見,前面一個人背駝一包東西走著。莫非賊就在那裡?不由得一陣惱怒,小薛和後面追的人加快了腳步。
等他們趕到這人面前,卻看見這是一個乞丐,背著一捆破棉絮,在街上溜躂,想是找個棲身之處。

大賴瞪了乞丐一眼,從他身邊跑了過去,繼續往前追。因為當他問這個乞丐時,乞丐聽不懂他的普通話,以為這一群人是問他去哪裡,他便把手往前指了指,大賴以為賊就在前面;經這位小薛提議,大夥分兵兩路,去追趕女賊。

且說小薛這一路吧,他們追了一陣,忽見前面一個屋簷下,點著一盞馬燈,燈下圍著一小堆人,一聽小薛這些人大喊大叫,慌忙把三張撲克牌收了,提了馬燈就走。原來這些人是賭徒,正在玩“三張牌”。

小薛他們朝這座房子看去,只見牆壁上刷著一幅標語:堅決反擊右傾翻案風!門上有塊木招牌,寫著:某某街道派出所。

小薛看了,只是搖搖頭,又繼續往前追去。

天下不負苦心人。小薛追來不久,果然追上一個女的,這人頭髮也是黃的,眼珠兒也是紅紅的。

當大賴他們追到一個小轉彎處時,迎面遇到幾個人,當中有一個女的,被身邊三個男的圍住。三個男的見有人來,慌忙走開。那女的上衣已被脫落,頭髮散亂,臉色煞白。當小賴他們追到她跟前時,她忽然大聲喊:“抓流氓!”

小賴有自己的要事在身,哪管這種事,而且那幾個男的,早溜走了。

他們繼續往前追。這裡只有這一條小弄,估計賊就在前面。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