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龟”与”土鳖”(二)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我神秘地看着小婕,她也努力地瞪大亮晶晶的眸子看着我。终于,我开腔了:”你不就是担心找不到工作,没法续签,最后没法移民吗,这其实都没什么,现在有专门为留学生开设的工作中介呢,其实,他们不是帮你找工作,他们帮你找的是一个假职位,当然,如果你去工作,他们也会给你工钱的。”

小婕咽了咽口水,疑惑地问道:”那么好的事,怎么别人没人去办呢?你怎么没去呢?”我说:”这样的工作算下来每个小时工资都不到八元,就是把你当廉价劳动力的,再说了,你还要给中介和你的公司都交纳极重的酬劳,外加你还要打税,因为你的工资是不够移民的,你如果要移民,你就得给政府报极高的工资,交极高的税,所以,除去交的税,你的基本吃穿住行都未必能有保障呢。但是,你的公司却可以为你捏造一个可以移民的职位。我要是去了中介给我找的工作,那我吃什么,喝什么呀。”

小婕听完,两眼闪着灵光:”那就成了,你瞧瞧,天无绝人之路,你的点子太好了,比我自己出去找假公司,自己垫税金要好多了,这样可真是一条龙服务,真是有需求,就有产物,钱我不担心,我妈妈会给,而且,我还第一次挣钱了呢。”

我无奈地笑笑:”你都还没去中介呢,怎么现在已经挣钱了。”

小婕努力地吸了一口杯中的饮料,把空杯往桌上一放,振振有词:”重金之下,必有勇夫。不过,我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我问:”什么东风?”现在换成小婕神秘兮兮地说了:”男朋友啊?我要到新单位,找个新对象,然后把以前那个花心大萝卜带给我的晦气一扫而光。”我笑而不语,看来她憋了一肚子的怨气还是源自她那个人品不正的医学博士前男友啊。于是,小婕带着轻快地步子离开咖啡馆。

一个月后,她给我挂来了电话,她找到工作了,她在一家职业学校里做了前台,她的职业名目是会计,实质是打杂,每个小时工资是六块多,还上班六天,一个月打六百的税金,她还得交给中介一千元,交给公司一千元。不过,她自己是十分快乐的,因为这是她的第一份工作。虽然,用她的话说,打完税,交完房租,就只剩一百多元了,但是,这样的辛苦,就换来了她简历经验栏的第一排小字。不过,关于到新工作找对象的事倒让她扼腕不已。原来,这所学校里都是中年人,刚从大陆过来想学个技能,各人都有孩子有老婆,害的她都对爱情失去了憧憬。我说,没事,你不用难过,没准哪天就有一个年轻帅哥也想去你们那儿进步一下,也许现在就在看报纸找学校呢。她也被我逗乐了,要知道,少女怀春那可是女孩最美好的时候了。

其实,我觉得小婕工作不好找,工资还低,那不是她的错,是她专业的错。中国孩子出国,特别喜欢学什么会计、金融、管理、计算机专业等,因为中国人数学好,容易通过,后来发现,在会计专业里,不是学生努力学英文,而是老师努力学中文了,老师说到什么特别专业的术语,还能蹦出几个中文呢。可见,会计专业的中国人之多,那人一多,按照经济学的价值原理,供求不平衡,那商品的价格也会下降,人也一样,大家那么多人毕业,没有工作,于是工资开的一个比一个低,最后,年薪一万八都打破头了。我有一个山东的朋友,读ESL的时候认识的,市场管理毕业,实在找不到工作,现在在太古广场开了一家小店和人一起卖化妆品,这还是有出息的呢,很多人因为专业的问题,给公司交税金、挂个名,私底下也没工作,用他们的话来说,一个月,不吃不喝,不打电话不看电视,躺在床上光呼吸都能花掉一千多。可不,为了移民,只能如此。然后,那些不能移民的,或是实在在国外过不惯的,就回国了,也就成了”海龟”,听说,一半人后悔了,还有一半人又回来了。我不知道这个传言的真假,不过,”海龟”成”土鳖”的例子还真不少。

我这里可有一个特殊的例子,当初大家都没看好的一个小人物,现在却慢慢茁壮成材了。这个女孩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叫媛媛,媛媛个小,胆更小,以前上学见了黑人就往我身后躲,问她为什么,她说,看着黑人觉得挺可怕的。那时侯,我们ESL毕业选专业,我选设计,别的所有同学都选生意类的,就只有她,她说她想选护士,我问为什么,她说,我觉得护士服好看。于是,她就去了实践护士专业,但是,实践护士不完全是护士,加拿大对护士专业有保护的,不让留学生就读。所谓实践护士就是有点像护理,她读这个专业的时候,也后悔过,她没想到白衣天使不是她想像中的救死扶伤,而是整天给老年人洗澡换尿布,那时侯,我好几个朋友都笑话她,说是每天都看着排泄物,她们连饭都吃不下了,给多少钱都不干。还说,牙医是世界上自杀率最高的职业,每天看着别人的烂牙能不想跳楼么,做实践护士那还不及牙医呢。我也曾经觉得,她家人都是搞艺术的,而且特别成功,她要是不学护士学艺术,无论在加拿大和中国都能有很好的前途。但是就是这么一个个小,胆更小的女孩,硬是读完了所有实践护士课程。她的证书来之不易,那可是她实习了一千小时的结果,而且都是脏活累活,瘫痪的老人有她两个那么重,她得架这他们洗澡擦身。我觉得,换我,我都坚持不下来。可是,一毕业,她可就咸鱼大翻身了,那些笑过她的留学生们,都躲到墙角不支声拉……。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