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蔣失大陸源自北洋

龐林專欄

陳璉離婚的先生袁永熙與馬識途,抗戰期間在西南聯大,兩名學生分別擔任兩個支部書記。有段時間稱進步學生,現在有稱是學運,當年共黨稱愛國學生。學校、學生、老師互相有主流思想,其中屬於反蔣政府關鍵力量,最初是前朝北洋舊部在某種下意識潛行,概括來到抗戰後期,慫恿出來學運的,是共黨。

西南聯大民主運動支部屬於地下組織,工作規則,與特工習性一樣,組織有自己的單線上級,平行單位兩人工作雖依規定互相配合,但不打通關係,原則上日常不接觸、沒交流,目的在避免地下組織被發現,影響分配工作之進行。因此,袁與馬並肩為共黨工作幾年,彼此不曾私下交談。

八十年代,雲南共產黨史辦公室,在昆明召開史稿座談會。袁和馬都被邀請,分配在同個招待室。兩人歷經抗日戰爭、國共內戰、整右清算、大躍進、文革,都能熬過去,歷盡人生災難,看盡悲慟荒謬,幾十年災難之後,能在沒有包袱壓力下重逢,還能毫無顧忌暢談,真是要感謝偉大的毛主席蒙主寵召,以及救世主鄧小平出山。

清算右派宿命悲劇
意外的昔日戰友,老袁及老馬,眼睛都濕潤著,四手握緊非常陌生,也非常熟悉;兩人流蕩散亂,思維好像猴子在跳、馬在奔跑一樣的控制不住,恨不得把心掏出來剖開談清楚,安靜不下來;這是猿馬之會。老袁話匣子打開,像黃河奔流停不下來,他要把自己遇到的委屈、悲傷,尤其是共黨矛盾糾葛,所有還記得的一切,都要講給昔日戰友評評理。袁像機關槍開火,氣憤的說:【講到反右派,明明說是要大家幫助黨整風,召來大家提意見,說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誰知言猶在耳,就抓右派了。這些被打成右派的人,只不過是要求民主和自由,反對腐敗和官僚主義而已。我們那時在昆明,看到延安發來指示,不是號召為民主自由和幸福的新中國奮鬥嗎?我們在昆明不是都以民主自由作為戰鬥旗幟嗎?為什麼共黨勝利了就背棄諾言?還說什麼有罪之人言必有罪。把右派定為反革命,這是宣佈思想言論可以犯罪,可以科以刑律了。這簡直就是退回封建王朝才有的事,怎麼可以出現在曾經向人民承諾,要實現民主和自由的社會主義國家?】袁永熙淚流滿面談到離婚的陳璉在文革中的命運,被鬥的遭遇;最傷心的是陳璉痛苦到要用跳樓解脫,流淚控訴,太不公平了,努力愛黨做事竟然是毛頭小孩的拳打腳踢批鬥對象。陳璉是國黨高官的女兒,抗戰時期,黨不是號召知識份子參加革命嗎?陳璉出身知識份子就不應挺身參加嗎?周恩來總理對陳璉的入黨非常重視,建國後還讓她就家庭出身問題在全國政協大會發言,有很好的反映。可是,文革一來,她背著反動家庭包袱,變成有原罪,成為運動的焦點,受到殘酷的鬥爭,只能一死百了。毛主席不是講過,沒有知識份子參加,中國革命是不能勝利的,難道勝利後,就不同了,不要知識份子了嗎?

老袁像猴子在跳,對方卻是識途老馬,老馬此刻無法回答,但知道,袁也不會要他回答,只是讓熟知底蘊的老友聽他傾訴。馬說,在這些運動中遭受煎熬的知識份子,都有共同的心聲,他們都已經自問自己許多年,我到底錯在哪裡?難道是錯在我是知識份子嗎?誰能回答這問題?

永熙淳淳告誡兒子
1957整風運動轉向反右派運動,袁永熙開始受到批判。一次擴大黨委會上,宣佈袁永熙已經墮落為右派分子,還列舉反黨罪行。7月22日《人民日報》第四版頭條,出現標題:[在鬥爭的緊要關頭背叛共產主義立場]三千字,是大新聞。後又有《北京日報》、《中國青年報》全文轉載報導,標題未改。《中國青年報》第一版還發表社論:《思想上的資產階級個人主義者必然會發展成為政治上的右派》。1958清華大學黨委給袁三項罪名:1.整風期間污蔑誹謗黨中央;2.在右派猖狂進攻期間惡毒攻擊黨委整風沒有決心;3.讚揚和支持右派分子。永熙成為[右派分子],因為出身於剝削階級家庭,加上[階級異己分子]頭銜。妻子陳璉保護孩子,必須劃清界線,夫妻共同決定離婚;孩子跟著媽媽較好過日子。袁除了被開除黨籍、降薪、離職,被指定在昌平縣南苑生產隊勞改,無家可歸,放羊餵豬與豬羊生活。期間受到羊的布魯氏桿菌感染,長期發燒病了一年。1962夏才摘掉右派帽子,結束蘇武牧羊的生活,但仍得分配到河北南宮縣繼續改造,雖然還有問題,但總算暫時沒大事。之後獲派到南宮中學做教員,因為學期末,不好安排課程,就讓他湊合擔任體育教師,排出球類活動讓他上課。之後新學期,1964和1965教較專長的初中俄語課;但中蘇關係突然惡化,不再排俄語課,改設英語課,袁永熙大學時英文也有基礎,開始教高二和高三的英語課。1965邢臺大地震,學校房舍倒塌,食堂不能開伙,永熙生活困窘。學校有獨身32歲的北京師大畢業化學老師–天主教徒張蘭芬,雙方互相能接受出身,結婚後,永熙總算再有一個家。

只半年多,就遇到文革浩劫,由於戴著變節自首分子、右派分子、階級異己分子三項罪名,再被拿出來檢查政治帽子,遭到無情攻擊,毆打和凌辱,時稱:「劉少奇在南宮的定時炸彈」、「袁世凱的孫子」等等。首先,行政級別從10級降為17級;文革才啟動,袁就被抄家封門,關進牛棚,成為學校小紅衛兵首先要批鬥的右派黑五類。8月,毛澤東寫《我的一張大字報》後,暴力恐怖活動升級,全國貫徹批鬥大會,南宮中學的武鬥不遑多讓。學校的教導主任先被活活打死,之後批鬥大會,84歲的老縣長不堪羞辱丟了命,嚇住有[前科]的右派份子,走資派和教師自殺和被殺的事層出不窮,被批鬥的永熙和幾位教師幾次命懸一線,大家知道什麼叫三緘其口。紅衛兵逼迫蘭芬揭發永熙過去罪行,勒令她和四類分子幹苦活;她卻甘之如飴,只有苦活才可以與永熙生活在一起。後來文革結束,蘭芬計算,永熙在南宮縣17年;任教9年,勞改和挨鬥8年。

陳璉要切斷與永熙涉右派之關係,離婚後,兒子從母姓。陳必大後來問父親:如果仍從當年的環境開始,可以重過一生,父親還會投身革命嗎?父親說:【如果天下太平,我只想要有一個穩定體面的職業,過著簡單的生活。我們家祖輩都是讀書做官,如果日本沒打來,我們兄弟完成學業後,會有人走這條官路。但日本侵華和蔣政府,弄得國是日非民族危亡,當時那種社會狀況,個人前途無從談起。而青年學生滿腔熱血,很容易被改造社會的激進言語,用空頭理想煽動,學生被吸引,知道不切實際,但兵荒馬亂,覺得總比繼續窩囊要來得高尚。假使你老實安份過日子,也是不能保證日後就不會被打成右派。當時的問題,不是當初的理想對,還是錯,問題是共黨為什麼後來不能按照當初的理想去做?】永熙以為,整個中國【是根本性的大問題。當初是為建立一個獨立、民主、富強的新中國理想而革命奮鬥,有什麼錯?共黨旗幟很鮮明,提出奮鬥目標,我們就跟著共黨走,有什麼錯?建國後我們繼續努力實現當年希望的理想,誰知道,後來變成了不識時務的奮鬥者?這不是我們當初能夠料到的。只是,為什麼共黨沒有實行自己的諾言,而採取另一套路線、方針、政策,而且把為理想努力的人,當作敵人。誰能回答這個大問題,誰來回答?】永熙還告誡兒子,要知道在戰鬥中側身而立,可以不說話,就不要說。永熙還引用1948年11月12日,外祖父陳布雷自盡前十幾個小時,把他找來,對他說:永熙啊,我一生最大的錯誤就是從政,不懂政治卻從政,投在蔣公門下,今天後悔莫及矣!永熙啊,政治,這個髒東西不好弄,千萬別捲進去。布雷做秘書20年,肯定知道許多政治黑暗內幕,尤其是那種民不聊生,天地黑暗時代。

永熙的家世背景,屬於筆者曾分析的北洋故舊遺老家眷,這種背景的家庭成員都怨恨造反派–國黨,時空有共黨可投靠,利用共黨打擊國黨,應該不只是純化的共產主義信仰者,因此北洋遺眷被劃為右派並不冤枉。永熙祖籍貴州修文;祖父是清朝監督黃河水利官員;大姑是盛京將軍趙爾巽之子趙天賜妻子;二姑是徐世昌兒媳;二姐袁永嘉與清華大學外文系主任葉公超結婚;父親袁作奕在袁世凱的新軍當文書;1917段總理執政時,向日本大借款,公務員待遇調高、部門擴大,父親是營口海關負責人,天津義大利租界有別墅,還私下經營進口糧油生意,投資棗莊煤礦,之後在安徽鳳陽海關任職,有三房姨太。袁作奕算走上公務員最好的職位,努力工作,奮鬥後該有的都有了;但從有廣州政府,南北內戰後,每況愈下,戰爭不停,社會不安定。
綜合來說,永熙1917年1月是含著金湯匙出生於天津。幼年都在北洋主流團隊之間過日子,隨著年齡增加,北洋咒罵孫大砲的聲音越來越大;到1927年4月,南京國府成立,父親袁柞奕的官職隨北洋結束,生意也虧蝕收攤;家道衰頹全拜國黨所賜。這種成份的北洋故舊,是不可能景仰孫文、蔣介石的,他們有些官員還吃過五四運動的虧,因此也不一定接受共黨,但家族在彼時怨憤,會形成思維主流;不能公開談,只能親友之間私下批評賣國孫黨,反對篡政蔣政府,只要能打擊國黨威信、統治的事,都願意奉獻去執行,這是很正常的心理反應,也因此有地下黨,初期就像40年前台灣的黨外,後來抗戰期間被共黨吸收利用。國黨的悲劇,1927蔣反革命已陷入泥淖,因此為了穩定,蔣必須一黨專政才能勉強穩住,但底下批判專制雜音,一股力量長期消遣國黨成為常態。有稍具層次的智慧就能看到國黨必然宿命悲劇,共黨也是如此困擾,國共是命運共同體。

1927年3月,中共配合第三國際暴動後建立上海工人政府,當時是民族存亡及世界革命你死我活的鬥爭,工人政府被蔣解散。【而對於中國迷濛的是非辨識,其歷史價值在,不論蔣是頓悟、反革命或結束革命;到底1927年412行動是否有利中國邁向新的美好境界?難道1927行動打敗第三國際陰謀,不如鄧1978改革開放之價值?這就是魔障錯愕!】簡單的識辨,還要30年才能看懂,這就是孫文魔障。

袁永熙於80年代中,在錢瑛同志追思會,遇到卅年前那位指控永熙變節的黨員,老大姐認出永熙,親切招呼:小袁啊,當年給你的處分,現在看是重了些。永熙說:大姐,你多保重!沒幾年,多年的苦難折磨使永熙輕易被病魔纏身,先以為患癌症,後是被腦血栓攀上,接著是半身不遂,腿不良於行,腦筋也不行了,每天是寂寞伴隨憂鬱哀思。老朋友邢方群來看他,給他一本《彭德懷傳》,對他安慰說,彭德懷功勳蓋世老帥都遭受迫害而死,我們都沒有被磨死,想開點吧! 1999年12月13日,永熙離開黨性仍然綁架著,頓悟覺醒非常遲鈍的紅色大地。

為何不按當初理想
真理的歷程是依當代存在法則而顯示價值,只能由後代造成的影響反省前面歷史的奮鬥,用得失顯現其實際價值。而後代的認同逐漸增加,就是真理的存在價值。經濟建設,共產實驗幾乎全部失敗,不代表共產不能再實驗。但曾經用反人類罪,殺死地主,奪下資產後分配給參加戰鬥者,必須用歷史審判,並且制定法律禁止再犯,這個國家才能走向宏觀。人類有五千年文化,須要普遍公平與正義,建立秩序才能國富民安;馬克思主義卻指導鬥爭解放,莫非還要錯下去?用革命解釋鬥爭解放?這是新中國指導原則?誰能回答這問題?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