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效应的联想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很多人都没有想到,”蝴蝶效应”这个美丽的词是一位气象学家提出的。其大意为:一只南美洲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的一场龙卷风。其原因在于:蝴蝶翅膀的运动,导致其身边的空气系统发生变化,并引起微弱气流的产生,而微弱气流的产生又会引起它四周空气或其他系统产生相应的变化,由此引起连锁反映,最终导致其他系统的极大变化。

此效应说明,事物发展的结果,对初始条件具有极为敏感的依赖性,初始条件的极小偏差,将会引起结果的极大差异。这段话曾经原原本本的出现在我高中政治教科书上,曾经我能够熟练的运用它来解释经济学的原理。可是,谁又知道,蝴蝶效应的强大作用力完全活用在了我未来的几年乃至一生的时间里。

当然,任何人选择留学或出国都会产生一系列的蝴蝶效益,可是对每一个游子所产生的结果,可大可小,可好可坏。高中毕业,对于刚刚考上一本大学的中国学子而言,我觉得我的人生将展开新的一页,因为我接受了世界上最残酷的初级教育,而要走向相对轻松的高校,毕业以后的专业前景也一片光明。我甚至可以看到自己一生的轨迹,这一路上不会有什么七灾八难,但也绝没有什么跌宕起伏–妈妈告诉我,这就是幸福,更是一个女人的幸福。可我硬是放着阳关大道只看不走,偏偏就要单枪匹马勇闯独木桥。我告诉自己,出国很苦,但是,我要的不是一个美丽的结局,而是从开始到结束之间那无可预计的过程,就像看一本小说,真正精彩的不是结局,而是扣人心弦的情节,哪怕一切到头来只是一场悲剧。从小我就知道,自己和一般小女孩不一样,她们喜欢白雪公主,我却喜欢辛巴达,好像只有亲身体会了这样不落俗套的经历,才能让我感觉到我活着并存在着,即使有一天我死了,我也至少不知天高地厚地活了一遭。这就是一楷我出国的全部和真实意义;也就是这个异于普通女孩的价值观就成了我蝴蝶效应中极为敏感的初始条件,极小的偏差都会引起极大的差异。

选择多伦多就是这个反应链的第一个,一天,我把玩着地球仪,把整个世界”玩弄”于股掌之中,目光落在了一个不太熟悉的大城市上–多伦多,觉得这个名字让我觉得很亲切,好,就它了。于是,半年后,我一个人提着大包小包走出了飞机场,却走进了这个城市,那个曾经地球仪上的小小一点,就夸张地在我眼前化为立体,我内心在尖叫,太刺激了,从今天起,我不知道我的明天在哪里。虽然,直到现在也没想明白当初怎么就选了加拿大,这里没有欧洲浓郁的艺术氛围,没有澳洲相对简单的入学条件,更没有美国加洲橙色的阳光。但是,既来之,则安之。我站在这片陌生的黑土地上,一点也没有认生,天塌了,有高个子撑着;地陷了,有矮个子垫着,我怕什么。结果,我在多伦多四年,证明了我选择的正确性,就是完全满足了我出国的理由,我的每一天都过的跌宕起伏,也从来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最好笑的就是,谁要是天天和我混一块,我也能把他的日子搅和个底朝天。等我们相交的两条线段分开了,我再把属于他的清静日子还给他,但是,那段上下震荡的交集线却成了我们共同的回忆。

我的初衷很简单,我从落地以后就没怎么想过将来是移民或者回国,工作或是结婚,向来都是见招拆招,活蹦乱跳地过着自己想要的日子,顺便看看命运带给我什么惊喜。这一次,蝴蝶效应又一次发挥着它强大的效力。家里并没有给我像别的留学生那样丰厚的经济支撑,爱折腾的我只能撩起裤管努力干活,也因此,没有被学校所局限,认识很多”社会”上的朋友,他们让我看到了真正的北美,我遇到了一位美丽无比富有但叛逆的犹太大小姐,后来她的哥哥和两个好友酒后驾车坠入湖里,全部罹难,她因为醉酒留宿逃过一劫,但被爸妈送去了rehab,她临行的那个夜晚,她的父母只许我和她见面,说她的别的朋友都是坏孩子,害死了他们的儿子。她告诉我,她愿意用一生的时间来忏悔她的过失,那个致命的派队是为了庆祝她的生日。那一夜,我觉得她长大了,我也长大了,因为,我知道了,在北美,酒精和毒品”随处可得”,但是,一时的快乐是要用一生来偿还的,我可以犯错,但是在我闯荡”江湖”的时候,需要坚守自己的道德底线和行为准则,这些曾经让我觉得的陈词滥调的东西,如今,自己总结起来却格外深刻。后来的日子里,我认识了各种各样的朋友,他们有的能让我为她嚎啕大哭,有的能让我一见面就恨不得暴打一顿,有的能让我万丈豪情瞬间成了缠绵的绕指柔,更有的能让我觉得往事如烟,曾经的沧海桑田,如今回眸,却开始质疑那些是否真的发生过。

生命中的那些美丽的邂逅,在我人生最绽放的四年中谱写了不可思议的友情和爱情的故事。我当初定下那个小小的张狂的留学计划时,我不知道我将来会和我年轻热情的老板坠入情网,我也不知道我会和一个成熟绅士的法裔企业家互生情愫,我更不知道,经历种种,我感情的风筝最后的线头居然握在了一个希望自己可以一辈子边看动画片,边吃巧克力饼干蘸牛奶的单纯动画师手里,而我答应和他一辈子在一起的理由竟然是我觉得他太善良,太单纯了,他无条件的相信任何一个人,也愿意帮助任何一个需要他的人,这个年头,这样的人比大熊猫还要少见,我有责任用我的智商和经验为他保驾护航……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