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永基访谈 (2)

安娜:他们对您的医疗技术相信吗?

   麦永基:对,他们很相信我们汉人的医生,都说亚克西,亚克西,就是很棒的意思。

   安娜:您干了几年?回上海还做医生吗?

麦永基:我从到新疆去,第二年开始干,一直到回上海,在新疆一共待了15年,赤脚医生干了有14年,一直到我1980年顶替回来,就是父亲退休,我可以顶替,就回来了。

回来这一行就扔掉了,因为你到上海之后,上海顶替是你父亲干什么,你就到他单位干什么。我虽然是学医的行医的,但我在新疆那边也没文凭,也没有考过执照什么的,回来就没办法再干了。

   安娜:那边当地少数民族也没有自己的医生,或者医疗方面的人?

   麦永基:几乎没有。只要我碰到维族老乡求医,我都给他们看病,因为他们是以放牧为生,搬草场的话,会路过我们这边,大人小孩生病了,或者发烧了,就会主动来找我。一般这些都是免费的给他们处理,不收一分钱的,都是免费的,当时也没有可以收费的项目。

   安娜:您当赤脚医生是挣工分还是工资?

   麦永基:我们是兵团,没有工分。我们刚去新疆的时候是这样的,按部队编制,实行供给制,月薪分3块,5块,8块,即第一年拿3块,第二年拿5块,第三年拿8块,就是每个月这点生活费,买点牙膏,肥皂,洗衣粉这一类的,真的要抽抽烟就不够了,就这点钱。到三年之后就开始给你核定工资,给你定级,我当时还算好,定的医务,开始拿医务人员的工资了,比一般的农工要高一点。

   安娜:你们队里有多少人?

麦永基:400多人。

   安娜:就您一个医务人员?

   麦永基:对。

   安娜:还要参加劳动?

   麦永基:对。

   安娜:那您很少有休息时间?

   麦永基:几乎没有休息时间,一年365天。不要说白天晚上都有人找我,因为很多放牧点离连队很远,他们如果谁有病了,就派一个人骑着马过来叫你,你就得立刻去,让他自己走回去,我骑着他的马往他那里赶,就是这样。所以我们的药箱都是很轻便的,往身上一背就行了。

   安娜:是皮箱吗?

   麦永基:皮的布的我都有,我们也配了大的皮箱,两层的。我第一次骑马的时候,从马上摔下来了,皮箱子里面的东西全部摔光了,找也找不到,一路上撒掉了。

   安娜:您刚才说的预防感冒,用什么药预防?

   麦永基:预防感冒我们用板蓝根,那时候板蓝根是比较土的,但有一点实效,我就用板蓝根烧汤给他们喝。

   安娜:新疆有很多植物,有土方子吗?

   麦永基:土方子我没有。因为新疆当地的中草药不是很多,除了自己种一点像曼陀罗,红花之类的。

   安娜:其他的医疗,比如打针的那些药,是发的吗?

   麦永基:每个月我可以到团卫生队去领,用完以后就可以领。但不是给你无限的用,也限制你。比如给你一瓶ABC,一个月给你500片,你用完了是你自己的事,就不会管你那么多了。那时候农场的医务室很简陋,进去门以后,就是一排橱窗,上面放着什么什么,消毒水什么的,里面就有一些小的槽,很简陋。

   有一点我说出来你可能还不相信,我从到新疆开始,一直到我回来的前几天,就是回上海的前几天,才刚刚有电灯,我待的连队,全部是点油灯的,就这么辛苦。那时候电线没拉进来,十几年,只在团部卫生队才有电灯的,因为要做手术。

   安娜:连队有吗?

   麦永基:连队没有的。

   安娜:您手术也做过?

   麦永基:手术做过,一般的阑尾炎开刀、胃切除都做过,胃切除算大一点的手术,一般阑尾炎是经常做的,小手术。

   安娜:自己一个人做?

   麦永基:没有,我一个人没有办法做手术,哪怕阑尾炎我也没有办法做,最起码要有两个助手给你拉钩,我自己一个人没办法做。一般的缝合伤口,这个是太小的事情了,这是经常碰到的,你需要消毒一下,缝合针,缝合线,就可以自己缝了。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