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裂症

本报专栏作者:李昶 (供稿)

这恐怕又是写来让人讨厌的题目。此文并不是想谈精神分裂症的发病机制,病理原因,以及治疗,因为那时精神专科医生的事。笔者只是想谈谈对病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的理解,以及怎样对病人进行关怀和支持。另外,还想说的一点,就是华人历来认为精神病症属家丑不可外扬之列,所以有了病也不去求医,等到见医生时,病症往往已经很严重了。

精神分裂症最典型的症状就是有妄想或是错觉(delusion) 以及产生幻觉(hallucination), 包括如幻听和看见幻像。这里要指出的妄想是思维方式上的错乱,如离奇古怪的想法,而幻觉是由大脑作用到神经系统对感官产生的影响和错乱,如看见他人看不见的事物,听见他人听不见的声音等。

这里笔者要指出的一点核心问题是:患精神分裂症的人,在发病期,经常会把现实与非现实混淆,常会把实体和幻像搞混淆,把什么地方开始什么地方结束搞混淆。比如我能钻入他人大脑,更多的时候是他人会钻入我的大脑,知道那里在想些什么。大街上一群青年人在说笑,那一定是在笑我。美国联邦调查局在我家电话上或我鞋里甚至大脑里装了窃听器窃听等。

请注意的是:精神分裂这种病症,往往不是削弱了而是加强了感官的灵敏度(实际上是感觉器官在神经作用下的扭曲),如当事人可以从很小的声音听起来很响亮,从一幅图画中可以看出他人看不出来的构图来。这里要指出的是:这类人士是遵循他自己的逻辑的。如果他在一幅图画里看出一只怪兽,别人问他如何看出的,他可能指出一些点、线、面的联结,构成了这只怪兽。

他可以听出周围很细微的声音,并将其无限放大,加以联想,在大脑中制造出一个恐怖的境像。如半夜风吹过,吹翻了垃圾桶,他听见了,想一定是有人想入我家行窃,或想伤害我和家人,开灯起来,穿好衣服,带上防身器具,出去查看。然后一定认为是贼或坏人要想从窗户上入室,搞翻了垃圾桶。他决定马上打911叫警察。

还有的人,有离奇联想,有很强的偏执妄想心态(parano),如不让家人开窗帘,怕别人看见他家客厅里有好东西、好家具电器,从而打他家的主意。看见家门口街道上停了一辆开着灯、发动机还没关闭的汽车,可能马上想到说不定有人在车里用枪瞄准,屋里的人一走动,那人就会开枪射去,于是叫大家在室内蹲下来,并从窗帘角偷偷观察外边情况。或者是认为车上那人正在窃听我的电话,窃取我的电子邮件,于是马上停止打电话或上网等等。

由于感官的过度敏锐,色彩对一些患有精神分裂的人就是显得特别亮,当然也就可能在视觉上造成留意到那些不明亮的地方以及细小斑点,由此产生极度放大的联想:如是否有人在我浴缸里喷了什么毒药想害死我。

由于感官视觉的变化,在这类人士中走进一间屋子,常常会觉得这房变得很大,或者是走在过道上,觉得周围的墙向你逼过来,让你觉得很压抑,像要把你压摔挤烂一般。这时当事人心理上会产生巨大的恐慌。

有一个关键之点:就是有精神分裂症的人,用自己的逻辑,自己的联想,达到一个在他看来是合逻辑的而在别人看来是十分荒谬的结论。比如看见一辆汽车,前方两边的灯泡像眼睛,前面中间的车型标记像是鼻子,而前面汽车散热器的通风口像张满利齿的鳄鱼的大嘴巴。有精神分裂的人有时在他人看来忽然发狂,奔跑呼叫,他人不理解,而在当事人看来,是一只怪兽(开过来的汽车)在追他,想要吃掉他。许多人认为患精神分裂的人思维没有逻辑,我个人认为是这种人有他自己的逻辑,达到自己的结论,而且会坚持认为自己的结论是合理的。

这里就出了另一个关键的问题,:要想告诉患精神分裂症的人他的思维是混乱的,他的推理是不合逻辑的,他的结论是荒谬的,这一切都是没有用的。因为患精神分裂的人的思维方式,跟其他人不一样。如果想证明患精神分裂症者的错误,无疑又给他提供了一个从他人推理中再进行他自己推理并指导其行为的根据。如告诉他那些路边的年轻人并没有嘲笑他,是他自己的错误幻觉,他不会相信的。他会走上前去进行质问,而被搞得莫名其妙的年青人当然不可能好语相加,只可能激起更多的嘲讽和愤怒,而当事人会用这结局向你反证他当初从一开始就是对的。

这类人士还可以在意识上分裂(dissociation)到这样一种程度,他可以看着自己的手、臂、脚、腿,好像是在欣赏一件物品,好像这身体的部分不是他的一样。这是因为患精神分裂症者会把自己与外部事物之间的界限混淆,搞不清楚什么是自己的,什么是外界的。他可以认为外界某个事物是他自己的延伸。

这种人可能特别相信魔幻想法(magic thinking),即我想到的,就可以成为事实。

他可以认为同他那无所不能的、想象,获取他人的秘密或情报,制造或终止一起祸端,创造一个事件或一个物品。

这种人也可能区分不开实物、动物和人之间的关系以及重要性,比如一位患病的母亲可能对家里养的宠物溺爱无比,但却忽视去关心、培养她自己的孩子。这里关键是对他人和外界事物的重要性的评估能力已经消失或颠倒。

另外,有些患有精神分裂的人还加上迷信,如早上起来撒把米在桌上,观看当天的命运凶吉,或撒些水避邪等。在正常人看来这很荒唐,但在当事人看来,却意义重大。记得一位患精神分裂的病人向我显示撒出去的米的走向,之间的距离纹路,表示当天如果我出门应该朝什么方向走,应该回避什么以避邪,等等。我是看得一头雾水,但我观察当事人,发现她是按她的逻辑来推论,说得似乎头头是道。这里的问题是,这种人可以把本来没有道理的事,按他那扭曲的思维,讲得在他看来似乎有理。这是要理解精神分裂症病人的核心之一。

不少有精神分裂的人,他对自我的感受不是客观的,他可以感受自己不如花草小鸟愉快,也可能感觉自己是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的。有的人认为他是通过上帝的特别照顾来这世间完成特殊使命的,有的可能认为自己就是上帝。他会觉得上帝给了他巨大的力量和能力,他可以看问题比大多数人深刻,他可以提出与众不同的解决方法,他的自大可以膨胀到不成比例的地步。
但是,这种极度夸大的自我可以萎缩。这种人的大脑可以像夜幕降临一样,在那沉重的黑幕后边,是麻木,是死亡般的阴云。在那里,他人的话像来自另一世界的语言,自己说的话听上去好像是从天边外传来。他的视力可能模糊,他的感官可能麻木。这时,当事人可能已经深深陷入忧郁症。

这时,当事人综合信息并做出适当回应的能力可能已经基本丧失。精神分裂患者大脑中的一个基本现象是他不能去收集、分类、综合信息,并像正常大脑那样做出回应,并指导行动。对于有精神分裂症的患者来说,他可能还理解单个词的意义,但当他人说成句子,他听上去就像不连贯的一个个单词,他多半要不半天听不懂意思,要不这一连串的词汇对他不具有任何意义。举个例子,正常人听话交流,有点像看一幅镜框里的画,得到的是一个完整的图画概念以及其传达出来的意念。而患有精神分裂的人看画,可能就像那镜框摔在地上,裂成许多小块,他看见的是那一小块一小块的画,他不能把画面联接起来成为统一体。

至于怎样关怀理解患有精神分裂的患者,我们首先应该承认他有他的思维方式和他自己的逻辑。他可以选择去这样看问题推理。不要对当事人横加职责,患者是病魔的受害者,是无辜的。要帮助患者减少羞愧感。要鼓励患者一定要长期在精神科医生的指导下,长期服用医生开的药物。目前的这类药物疗效还较好,许多这类患者服用医生开的药后,症状都有明显减轻。这类患者中经医生治疗,许多都能保持基本日常生活工作、基本正常的运作能力。

要帮助疏导这类人士的心理压力和不被人理解产生的愤怒。要在他情绪低落忧郁时对患者多加安慰引导,绝不可羞辱患者。一般来讲,以自自然然、不大惊小怪的态度,来与患者打交道,以理解的方式表示同情,这往往是最容易与患者交往的方式。要尊重患者的尊严和人格。以居高临下的方式去与患者打交道,往往进一步造成患者的自卑感、羞愧感和忧郁感,这是绝对错误的方式。

与患者的交往,一定要简单、明了、清楚,尽量不用概念性词汇,不能用长句子。说的话要有实际指导意义或实用最好。不要同时问两个问题。不要去与患者争辩,那是最无效的手段,这样做的结果往往是导致愤怒、羞愧和误解。比如患者描述你他看见你没有看见的东西,不用去反驳,你只要诚实简单回答:“我没有看见”就行了。不要用嘲讽的口气、批评的口吻去同患者谈话。另外要注意有的患者可能往往在人际交谈中不能接上一来一往的交流方式,在与其交流中,要避免这种方式。总之,患上精神分裂症,是不幸的,但并不是患者的过错,他本人是无辜的,是受害者。身边的人需要极大的耐心、包容和爱来关怀、理解、支持患者,使他们能在医生的治疗下,在亲人、友人的关怀中,基本正常地生活下去。

最后要说明一点,本文中指出的有些现象,有些正常人在生活压力加大时,有时可能短期出现。压力消失后,症状有可能就会随之消失。

本人纯属个人意见,仅供参考。不可以以此文为根据,一切都要听从精神专科医生的。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