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季度不確定性因素增加

本報專欄作者: 楊韜

回顧近幾年美元指數的表現,可以發現以下兩個重要特點:第一,美元指數與貴金屬雖然呈現一定的負相關性,但歷史上只有三個階段美元指數與貴金屬出現較強的負相關性,分別是1980年至1986年前後、1999年至2003年前後、2008年至今。

究其原因,上世紀80年代,時任美聯儲主席沃克實行嚴厲的貨幣緊縮政策;2000年前後,市場背景則是美國互聯網泡沫破裂,美聯儲時任主席格林斯潘快速下調聯邦基準利率以對抗經濟衰退;2008年至今,全球經濟大環境則是美國次級貸危機和歐債危機連續爆發,美聯儲在結束多輪量化寬鬆政策之後,鑒於通脹不明顯和經濟復甦遲緩而放慢連續加息節奏。因此,不難看出,美元指數的運行節奏往往與美聯儲貨幣政策制定和執行的節奏有著密切的關聯度,只有當美聯儲密集的執行收縮政策時,才會使市場形成相對一致的預期,才會對金銀的中短期走勢帶來較強打壓。

第二,美聯儲近幾次加息之後,美元指數均出現借利好而高位回落的走勢。我們回看2015年年底至今的美元指數運行軌跡——從2015年3月美元指數達到100.42高點後,維持了將近14個月的寬幅振盪走勢,最後走出振盪反彈突破,最高於2016年12月上漲至103.82。
通過探究近3年的美元指數走勢,整體顯示出兩個重要特點:其一,美元指數走勢往往領先美聯儲加息利好將近3個月左右開始啟動反彈,而加息“靴子”落地之時也是美元指數觸碰高點並回落之日;其二,在沒有發生全球系統性風險和重大戰爭的前提下,從美元指數月週期角度來看,基本維持寬幅振盪走勢,而目前中位數為99—100,高點則為103—104。

鑒於美國總統特朗普所推崇的製造業迴流美國、擴大美國製造商品出口等一系列政策的實施,如果出現強勢美元的話,將不利於美國擴大出口的戰略。因此,二季度美元指數將以寬幅振盪走勢為主。

綜合以上分析,二季度是春夏交替之季,亦是市場動盪之時。歐洲和美國是二季度這出“大戲”的兩位主角,在聚光燈照耀的全球舞台上,有人擔憂,有人期待,市場將在變化的二季度中“趟出一條路”。就貴金屬而言,美聯儲加息節奏和特朗普政策走向是最為關鍵的影響點。二季度的行情也會如同夏日天氣一般,時而烈陽當空,時而暴雨不斷,甚至還可能伴隨著幾聲驚雷。就目前看來,加息預期升溫、“特朗普交易”冷卻、全球風險上升都對二季度的貴金屬市場存有一定利好。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