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喊之我要房子(3)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因为一个小时的犹豫,我付出了三万元的代价,此时的我才深刻地认识到,房市如战场,一个犹豫,你就可能成为刀下亡魂。可是,买房子就和娶媳妇是一个道理,认准了,就有可能和她过上一辈子。我真的很不能理解,那些抢房人如何能在一个小时内知道这是不是一套好房子,值不值得你为它做牛做马,月月供着养着。况且,媳妇娶的不好,你可以离婚,从此行同陌路,根本不用担心她日后的婚嫁,可是要是买了一套自己不喜欢的房子,问题可大了,房子脱不了手,月供还得继续付,可怜买房时的价钱还太高了,剩下的贷款还比现在房价高,你都不知道该是断供呢,还是继续像对老佛爷那样般伺候着,希望有一个落难皇帝能够一鸣惊人。但是我想任何人处在这个境地的时候,心里一定都百般不是滋味,万般后悔为什么当初买房的时候没有谨慎再谨慎,考虑再考虑呢。所以,我就以这样的”阿Q心理”来疏解第一次投资的行为的失败。

我是一个很喜欢精打细算的人,比如,我去一个地方之前,我总会上网找一下,有没有更便宜的门票;我去理髪之前,会洗好了头,头髪湿湿的去理髪,这样理髪店就不可以有一点理由收取除理髪外的任何费用了;我去买衣服和化妆品时,一定都是去厂家仓库的直销,这样可以省下近千元的花销。我这样做,不是因为我小气,而是我觉得省下了不必要的开支,那意味着钱可以流向一个更有用处的地方,如果你不理财,财就不理你。所以,像我这样一个勤俭节约的好孩子,突然之间被别人抢先赚走了我视为囊中之物的三万元,简直就与光天化日之下被打劫了的感觉一样。所以,我为我第一次投资行为,确切的说是,第一次准投资行为的失败做了一个总结:买房人必须具备鹰的眼力,豹的速度,狼的狡黠,和熊的魄力。如果你缺少其中的一样,至少在目前的市场状态下,你就可能付出比市场价更高的价钱。如果以上说的,你一样都不具备,那你根本买不到你心目中的好房。 我觉得是时候需要一位强而有力的中介,来和我一起未雨绸缪,运筹帷幄。于是,经济孙女士登场了。

我认识孙女士是通过另一个中介介绍的,她说这个孙女士对市区公寓很了解,是他们公司销售的第一名,因为,我自己说国语,所以我对说国语的人士更加信任,在电话里和她交谈了我的大致情况以后,她帮我联系了一套房子,是位于李嘉诚建造的City place的老楼。因为这几幢楼鳞次栉比的排在一起,所以有百分之三十的住户是被对面房屋阻挡,我一进门就知道,这个房间就是其中之一,整个房间的前方虽说全是落地玻璃,但是因为前面楼房的遮挡,房间里还是暗暗的,当然,窗外根本没有景观可言,我能看见的就是前面的大楼了,我甚至还看见对面大楼里一个赤膊男人在看棒球节目。天啊,如果我不成为别人眼中的风景我就谢天谢地了。最”别致”的地方就数厕所了,一进屋就是厕所,而且过道还特别小,两人以上同行的话,进门时就要借用厕所的空间,试问,哪位屋主希望来客一进门就看到自家茅房的呢?所以,我婉言道出了我的顾虑,可是,这位中介却说,在市区买房都是这样的,哪有楼前不遮不挡的,还有,进门就见厕所,这还不简单么,你就把厕所门关了,人家不就不知道那是厕所了吗?反正她苦口婆心地劝我赶紧下订单,越快越好。

因为价钱确实比市价便宜一些,所以,我当时被蛊惑的有些冲动,好在最后,理智最终战胜了情感。我觉得,我梦想中的家园正向我招手,我不能就那么凑合了。

接下来,孙中介又带我去看了几套,几乎是看一套催一套。后来,她给我挂了一个电话,说市区一个新楼盘在卖被退回来的楼花,就是三年前卖出去的楼花,因为业主有资金上的问题,现在就被退回来了。而且售价和三年前的一样,最关键的就是,这个楼盘是政府补助的,如果我们是第一次购买房子,政府将支付百分之十,但孙中介说,一定要快,明天就和她去下订单。天下居然有那么好的好事,我们两家的父母都没有政府资助我们的那么多呢,加拿大政府简直比爹妈还亲。我总觉得有点奇怪,这天下白给的面包我吃过,白给的钱我还没见过,为什么就单单这个楼盘政府补助,难道这其中有什么惊人秘密吗?我反复追问孙中介,其中是否有任何隐情,她避重就轻地和我说,因为这个开发商和政府关系好,他们达成了某种协议,因为那里现在的治安不好,现在政府把改建的工程交给了这个公司,当然,也给他们在不好地段开发的损失做出相应的补偿。这些说辞,听起来合情合理,但是却惊动了一楷我天生的警戒系统,于是,我发动了又一轮的侦察行动。时间紧迫,如果孙中介说的句句属实,那么这样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啊。我赶紧联系我那些经验丰富而且身经百战的学生家长们,然后,他们又发动群众的力量,和我一起试图找出事实的真相。

谜底在两个小时后揭晓,原来,这个地段虽说也是市中心,但是鱼龙混杂,很多救济院和避难所就设立此地,所以,多伦多市政府决心改造,拆除所有的老旧房子和避难所,要把它打造成高级住宅区,对原来那些流浪汉和吸毒者之类的人员尝试搬迁,但是,政府也和开发商达成协议,每三幢楼中有一幢楼是为政府而造,专门用来收留超低收入人群,很不巧,居住在那一片的低收入人群大多是黑人,给当地治安会带来一定影响,这就是政府的如意算盘,把素质差的人和素质好的人划到一个圈里,也许他们素质差的人也慢慢变好了呢?但是,这样的社区,好人家的孩子敢晚上出来溜达么, 学校的教学质量能好吗,公共设施的保养和维护能好吗。而且,整个工程分六期进行,现在第一期才快要竣工,那在未来的十年中岂不是每天噪音不断,尘土飞扬了吗。当我发现知情的孙中介对我隐瞒了如此重大的秘密以后,我不由得怒火中烧, 房子真的是各国老百姓一辈子的大事,她怎好坑蒙拐骗外加威逼利诱呢?

于是,我拨通了孙中介的电话,想看看她能给我一个怎么样的解释……。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