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城市(45)

俞明德文藝精品樓

果然。他們追了一陣,追上一個,但這是男的,這人是剛從一座房裡走出來,滿嘴都是酒氣。醉燻燻的。當大賴問他時,他先是把手往前面指指,然後又把手往旁邊一條小巷指指。

大賴這下為難了,賊往哪個方向逃去?真是的,個頭也和他見過一面的侯小春一般高,於是便把人家喝住:“呔!雞呢?”

“什麼?”姑娘感到莫名其妙?

“別鼻子插蒜裝像了,快把雞交出來!”

“你……你認錯了人!”姑娘聲辯道。

大賴一見路人手裡空空的,以為人家早把贓物轉移了,便不由分說,把人家拉往剛才路過的那個街道派出所。
“走!到派出所你就明白了!”大賴邊拖邊說。

姑娘踉蹌著,被拉走了。

且說小薛這一路人馬,此刻,也正追上一個姑娘,她的模樣也與這邊的姑娘相像,也是不由人家開口,硬把她連拉帶推,弄進旁邊的區委辦公室。

差不多與此同時,當一個女賊繼續去偷一家居民台階上放著的雞籠裡的雞時,當場被戶主逮住了。這個女賊被連夜扭送市公安局。

簡言之,這一天晚上,銀盆市郊革命鐵礦一共抓了三個“女賊”,他們的相貌都像侯小春。

等到翌日早晨,當街道派出所和區委辦公室掛電話向市公安局報案並把兩個女賊都帶到市公安局時,人們才醒悟過來,大夥抓的三個“女賊”原來是侯大春三個同胞姐妹。但誰是賊呢?當那個標有“尿素”字母日本株式會社出品的塑料袋——這是從市公安局附近的路旁垃圾堆旁邊檢來的,裡面有小賴家的五隻三斤重的公雞和小薛家的兩隻大母雞——出現在市公安局人們面前時,其中一個姑娘臉色霎時變得蒼白了。

她就是侯小春,女賊不是她的兩位姐姐,而是她!

這侯小春早在“史無前例”的年代,即大串連回來後不久便從一些男小偷那兒學來了偷雞。這不是件難事,只要知道晚上當雞打盹時順著它的肚子底下摸去,它便不會叫喊,獵物便到手了。但這全靠膽量,而侯小春在那般小小年紀便有了這種膽量。她正式參加工作以前,她不時乾著這種貪便宜的蠢事,偷到了雞,便帶到附近去賣,甚至坐上去郊外的公共汽車,提到一些單位去賣。這樣,出價不高,有的買主買到的母雞,第二天還下蛋呢!

但侯小春以後有很長一段時間洗手不幹了。

不知怎地,這回她手又癢了。她舊習氣復發了。

可她就是不肯承認,儘管她當場被人家抓住。對於這個居民家,她避而不答,而一口咬定,那個日本尿素塑料袋不是她的。

就這樣,三姐姐一直被公安局留了近乎一個上午,等到地質隊和實驗小學的人們聞訊趕到這裡,才把三姐妹放了。

“同志,大春這兩天生病,見她妹妹今晚還沒回家睡,不放心才連夜來找的。”實小一個女教員說。

“那二春一見姐姐抱病出去,也是不放心才下山的,大春前腳走,她後腳就來,哪想到……同志,要知道,她昨天已經上了兩個班,鑽機上一位班長家裡突然來電報,請假走了,她剛下班又接著頂班,那會幹這種缺德的事!”一位地質隊的男鑽工說。

“那雞,總不會自己跑到日本袋里,跑到垃圾旁邊呀?”大賴和小薛異口同聲地說。

他倆這麼一說,來保釋的隊員和小學教師們都心中有數,有的隊員和教員還情不自禁地看了侯小春一眼。但常言道:家醜不可外揚,這些地質隊員和小學教員明知雞是侯小春偷的,但為了保地質隊和實小的這張臉皮,這些人只得向失主說好話,勉勉強強才把侯小春保了出來。

“三個中總有一個,哼!”小賴目送著三胞胎被領出公安局大門,不滿地對身邊的小薛說了一句,然後提著自家的雞,回去了。

• 风水好

屋裡,今晚是特別地亮堂,這在蔡家算是一件罕見稀奇的事,不但主人有感覺,就是客人也心中有數,只是大家心照不宣罷了。她作為客人,自然要規矩,哪能多嘴,再說,阿土已經向她介紹過他的母親:善良,但嘮叨;勤勞,但小氣即吝嗇,平時人家屋裡點六十支光,一百支光的燈炮,他家裡則是點十五支光,有時甚至乾脆不點電燈,而點煉油燈,說是“還是燒煤油的省!”因此,他家屋總是昏昏暗暗的。本來,阿土因不常在家,也就不管,可這回自己的女朋友來家裡做人客,可馬虎不得。那天下午侯小春來到家裡,他趁她不在里屋時,正想給母親提及此事,可不等他開口,母親搶先說了:“鬼仔,不要你囉嗦,我曉得怎樣招待人客(本地話:客人)!他只是笑笑出去了。回來時一看,不知什麼時候,幾間屋裡的燈泡都換上六十支光的,小春在二樓的睡房還是一盞一百支光的。他問母親,你聽她怎麼回答:“鬼仔!你就曉得我小氣!我不得享福,沒得死,還不是為了你!盼都盼你討個好媳婦,你曉得不?”阿土聽了,心裡一陣熱:終歸是自己的母親,誰不疼愛自己的兒子呀!……

這陣,阿土和母親、妹妹、父親還有親愛的女朋友——侯小春,正坐在屋裡談天(本地話叫“講新聞”),阿土想著換燈炮的事,不覺得看著自己的母親,心中湧起一股感激之情,這是兒子對母親的感激。

但母親此時並沒注意到兒子的神情,因為她正一句接一句地和人客問這問那,睢她這股親熱勁,比對待她親生的嬸娘仔還親熱幾倍!

“……往時,我就給人說了,我家風水好,父母親身上好的東西都給他就是我阿土拿去了。你看他額頭高高的,人高高的,像他父親,他雙眼皮,臉圓圓的,就是像我。要不,我這一臉麻子傳給他,就不像樣了,還有……鬼丫頭,我不要你插嘴誰叫你說!”後面一句母親是罵女兒的,然後對小春說“好啦,姑娘,我們說我們的。所以,誰找我兒子,誰就有福氣。我這人是不喜歡自吹自擂的,真的,福氣不福氣,不是我自己說得了的。你說你看了我阿土這一表人才,會不滿意?嘻嘻,我不相信……哎呀,我說哪裡去了,吃吧,快吃花生!”說著,忙把自己剝掉外殼的炒花生仁塞在侯小春手裡。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