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慧貞炮轟杜魯多違背承諾欺騙選民

(本報訊)加拿大聯邦自由黨政府早前公佈2017-2018年聯邦政府財政預算案後,溫哥華東區國會議員關慧貞隨即在國會發表了十多分鐘演說,對於這份財政預算案表示很失望,指責這不單違背了杜魯多在上屆大選的承諾,而且還在欺騙和誤導選民,因為仔細閱讀這份預算案後,卻驚覺這些大計在未來一年竟然是沒有政府撥款的,而是要等到下次大選前才開始撥款。

關慧貞在近日為本報撰寫的評論中認為:“2017-2018年很多國民所需的項目都是零撥款,例如處理無家可歸問題、改善原住民居住在保留地的生活狀況、居住城市原住民的房屋需要、協助家庭托兒服務、潔淨空氣計劃、加速取代煤炭發電、協助退伍軍人家庭及緊急財務支援等沒有獲得撥款。但政府卻給予最富裕一小撮人的稅務優惠和漏洞卻在繼續利益輸送。”但杜魯多四處向人說他如何關心托兒服務和在這方面他做得多好,但在自由黨的這份財政預算案,政府新增撥款用作創設托兒服務是零!過去兩年,托兒服務的費用增加了8%,在全國多個城市,每月的收費高達1600元。請問杜魯多所說的“帶來真正的改變”在那裡?

在談及醫療問題時關慧貞稱,“大家知不知道加拿大是在已發展國家當中唯一一個有全民醫療保健但沒有全民藥物保助制度的國家?自由黨政府沒有帶來什麼改變,只是繼續保守黨給各省政府醫療撥款的緊縮措施,亦沒有處理國民的藥物問題。近期多項調查都發現,全國有超過8%的老人家因為藥費昂貴而沒有購買處方藥物。但這個現象並不單單發生在老人家身上。我見過有人為了省錢而只服用指定藥物份量的一半,讓他們能夠延長服藥時間。有些人更是隔一天才吃藥。由於沒有全民藥保,很多加拿大人都無法負擔所需的藥物。但我們其實有別的方法,若果我們堵塞富人的種種稅務漏洞,我們便可以有資源建立全國的藥物保健計劃,不單讓加拿大的病人脫離苦海,更能夠節省醫院急診室和長期病床的開支。要知道,病人住院一晚的費用大概是1500元。預計建立全國藥保每年的費用是60億元,政府其實是可以負擔的。政府只要調升稅率,便足以支付全國藥物保健計劃的所需經費。”

另外,杜魯多雖然經常說會在對待原住民方面作出改變,關慧貞稱這份預算案在這方面也是失敗的,“原住民年青人問題對嚴峻,但自由黨的財政預算案卻竟然交白卷,連一個仙的經費都沒有。加拿大的大企業每年把400億元的資金調到海外避稅天堂,政府每年因此損失70億元稅收。政府真的無法支付1.55億讓原住民的年輕人跟非原住民青年一樣獲得同樣的教育機會嗎?我們所做的選擇,反映出我們是什麼人。”

身為溫哥華東區代表的關慧貞稱,“自由黨在選舉時承諾十年200億的房屋計劃,但執政後政府的計劃是十年83億,比所承諾的一半也沒有。更令人失望的是,九成的撥款要等到下次大選之後才有著落。全國數以千計的國民都面對著可負擔房屋的問題,情況在溫哥華更嚴重。但自由黨到了今天仍然停留在只講不做,並且說要等到贏得下屆大飛之後才著手。”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