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蔣演蕭何滇省攔人

龐林專欄

日軍1938年10月21日攻下廣州;29日,取廣州南郊。12月6日,蔣介石和周恩來談話,提出國、共最好合併為一個組織;此時國共合作還算真誠,後來又翻臉,或許是毛主席發現,三國即將形成,有新機會擊敗蔣,我們做些探討。

7日,陳布雷隨蔣到桂布署防線。蔣在桂林看完孔祥熙派人送信報告後,迫切需要知道汪精衛與日本勾搭到什麼地步?蔣:「布雷先生,孔祥熙的秘書喬輔三送來消息,說汪先生正與日本人有勾搭。我們要趕緊飛回重慶。你是不是先到汪先生那邊探聽一下?」雷即由桂林飛渝,當天天氣惡劣,能見度低。蔣臨時決定緩飛,雷以公事為重強上飛機。風雨交加,夫人王允默在珊瑚壩機場多等了幾個小時,看到丈夫,感謝上帝平安無事,眼淚奪眶而出雙手抓住布雷。雷晚上9時驅車前往汪的官邸。汪:布雷先生辛苦了,深夜駕臨,有何指教?雷:汪先生,日軍進逼,戰局危艱,布雷請副總裁賜教…。汪打迷糊,說些不關痛癢的官話。雷直問:「日前,日相發表聲明,聲稱,倘國民政府能轉換政策,變更人事,參加建設新秩序,日本並不拒絕。未知副總裁對此有何評論? 」汪打太極拳,說:兆銘正想請教委員長對此有何評論?布雷先生作為委員長的秘書長,一定瞭解委員長的胸中韜略吧?雷:委員長的見解,可謂一如既往…雙方爾虞我詐,沒有套出什麼實質內容。

8日,蔣回重慶,布雷面報過程。汪計畫飛昆明的機票是英航的10日機票,9日上午訂好後,雷應有佈線知道,即電汪府,直接說:【委員長已從前線回重慶,吩咐請汪先生下午2點參加在黃山別墅會議。】汪依時間參加,祥熙也來了。蔣對著汪說:不論國際形勢如何,我們必須作自力更生,有獨立奮鬥之準備,請教汪先生如何看法?這話是再次試探,要汪表態。汪不肯說出勾結進展,只說:敵國之困難是在如何結束在華戰爭,而我們的困難是如何持續戰爭。蔣、汪無法坦誠交換意見。汪到深夜回家後,對著夫人說:開會時,蔣再三強調,抗戰為即定國策,務必烙守,不容言和。10日汪決定取消飛昆明,機票不能退款。14日,蔣感冒;16日,汪登官邸問候。

空军司令昆明待命

蔣開始部署攔人,最重要的不是防止汪出國與日合作,而是可能的後續,拉滇附日,當時已知汪已找上雲南王龍雲,絕對不能讓滇有獨立機會。我們無法知道蔣做了什麼複雜的處置措施;但由史料至少知道【空軍司令親自來到昆明,而且本來龍雲已經答允汪夫人,陪伴同行飛越南,後來龍雲沒飛去。】

12月17日傍晚,雷電汪府,謂明早,蔣在武功有軍事會議,將要給年輕的中央委員訓話,詢問汪是否參加。按慣例,這個會路途遠,副總裁可以不出席。汪決定利用蔣去訓話時,離開重慶。為籌備汪轉道昆明赴越南,周佛海於1938年12月5日先到昆明安排,7日與龍雲會晤,試探態度。佛海的日記記載:「談一小時半,對於抗戰前途及收拾時局問題交換意見,其所見大約相同。其態度文雅,識見高超,令人感服。」18日,汪夫人先來到珊瑚壩機場候機室,怎麼知道,空軍司令周至柔和兩名副官坐在靠牆長條椅上。璧君打招呼:周司令也在等機?是去前線?還是另有公幹?周:汪夫人,您請坐,夫人是……曾仲鳴代答:夫人有公事,要去昆明一趟。汪精衛隨後趕到,周司令原已在機上座位,難得一見長官汪精衛七人行,急忙走向機艙口迎接,行了軍禮。汪說: 壁君剛才告訴我,周司令與我們同班飛機,好極了,有伴。汪在想,空軍司令大可派專機自己用,怎麼來和我們擠飛機?飛機起飛後不久,周進入駕駛室,突然親自飛機。汪精衛、陳璧君嚇壞了,思忖著,莫非是要飛回重慶?後來,周走出來,汪才鬆一口氣。【周的說法是要去昆明航校巡視,而璧君的備案,是萬一沒飛機或走不了,可以找她的胞弟–昆明航校校長陳昌祖駕機來接應,送往河內;這可是見鬼了。】

飛抵昆明機場時,汪團隊又見到鬼,機場人山人海,龍雲率文武百官列隊迎接,這是盛大歡迎。陳春圃回憶:[看見龍雲以及各廳、署、局長都來了,軍樂鼓聲大作,他(汪)很生氣地問我,為什麼沒有照他的電報辦事?汪來電報,是關照轉知龍雲,說明只許龍雲一個人來接,請千萬不要有其他人,理由是要保密以防日機中途攔擊,此外不許我多說。我照著通知龍雲,他口頭答應了,但卻遍告各廳、署、局長,而且各條街的商店也掛起所謂國旗,可見是奉命歡迎的。]龍雲原來可能有自己的盤算,甚至陪伴著汪後面的旅程。但可能被不應該會知道的人打聽汪幾點飛到,他必須改為要預留後路。這次汪來昆明,本來可以幹一番事業,但秘而不宣,現在似乎已經不太對勁,為什麼周司令來昆明?將來蔣追究,公開陪汪逃離國門罪加一等,搞不好,回來時物換星移,助汪叛逃罪名可是叛國!安排盛大的歡迎場面比較沒有後遺症。汪精衛很嘔,當天連龍雲宴美國大使詹森晚宴都婉拒參加。

原先計劃【龍雲是帶路羊,1938年9月,龍甚至用4萬元款項購買大廈一座贈陳璧君(雲南境內是通行滇幣),陳已住過24天(09 03–27),這是日後做為獨立後,汪氏家居有著落,較能鐵下心。計劃是滇先反蔣獨立,川隨後響應,然後滇及川成立獨立政府,再聯合粵、桂四省加入汪新政府;現在搞得轟轟烈烈,還有空軍司令來坐鎮攔阻。】汪打電話給龍雲秘密會談至深夜,向龍托出此番離渝推行和平運動的計畫。陳春圃回憶汪轉告的談判內容是:【汪最後這樣說:「好了,我現在把全盤經過透底都告訴了你(龍雲),你如果不同意,可以打電話通知蔣先生,把我扣留,你可以向蔣邀功請賞。」龍聽後笑著說:「汪先生說哪裡話,汪先生的努力,是為了救國之目的,我當然應該贊同。只是有一點,日本要兩年才撤兵,時間太長,最好改為一年。」接著我(汪)就講:「我必向日方力爭實現一年內撤退;如果你同意,請替我定飛機,明天就飛河內。至於改為一年之內撤兵,將來交涉看看。」龍雲:「定機位的事,我找一架專機,明天我會恭送。」】

在關鍵時刻,還有【李根源受蔣之託到昆明。李是滇軍政老前輩,又是龍的老師,龍對他有必要的敬重。李勸龍雲:「若你也發出談和通電,中央的飛機馬上過來轟炸你,汪還沒事,你就首先被解決。」龍問:「依老前輩的意思,應如何辦呢?」李:「這個通電,你不發就行了。你沒有行動,中央就不會追究,你就無事了。」】

唐生智在南京失守未被追究,此時有立功決心,也奉蔣命來昆明。唐曾與汪精衛軍事上數次合作同盟。唐把自己在1927年至918之前隨汪抗蔣,吃了大虧,被耍弄的過程,藉閒聊告訴龍,要龍警惕,唐說:【汪為人善辯多變,生性涼薄,對人毫無誠意,尤喜玩弄軍人。告誡龍雲:民族大義,千古是非,在抗戰其間,忠奸不兩立。】唐生智、李根源都是蔣的圍堵龍雲叛變的棋子,能使龍雲願意冷靜面對殘酷世局,考慮國家前途,蔣算是用盡辦法,所有能運用的策略,都已盡力而為,當時幕僚提出意見供蔣參考取用的,布雷提出許多點子。汪精衛集團的叛國,蔣若要攔阻其專機飛越南,當時一通電話,周至柔就地禁止專機起飛就足矣,但畢竟此刻叛國還無證據。

汪知道蔣已經獲得報告,為敷衍蔣追人,在離開昆明前,電報給蔣,說因飛行過高,身體不舒服,且脈搏有間歇現象,決定多留幾日,再行返渝。19日,汪搭乘龍雲代為包租的歐亞航空公司客機飛往河內。汪等一走,龍雲即電報告蔣:「汪等午後2時已離滇飛河內」。20日,陳公博離開昆明後,蔣在西安再度接到龍雲的報告:「汪到滇之日,其身感不適,未及深探,其態度亦不似昔日之安祥,不無詫異。匆匆離滇時,始道出真語,謂與日有約,須到港商洽中日和平事件,若能成功,國家之福,萬一不成,則暫不返渝,亦不作離開鈞座之工作。職觀其言行,早有此種心理,惟關係甚大,未知在渝時與鈞座切實討論及此否?現陳公博續赴港。」27日蔣致電汪,勸他返渝。29日,汪致電國黨中央,認為他的行動同原來蔣通過陶德曼與日協商和談是相同的。日相得知汪已抵河內,於22日晚,發表聲明,稱:【日滿華三國應以建設東亞新秩序為共同目標,聯合起來共謀實現「相互善鄰友好、共同防共和經濟合作。」】這便是所謂「近衛三原則」。1.[善鄰友好]是要華停止抗日行動,承認滿洲國,建立正常外交關係;2.[共同防共]是簽訂日華防共協定,中國承認防共協定有效期間,「在特定地點可駐紮日軍防共」,並以「內蒙」為防共特殊區域;3.「經濟合作」不僅要承認日本人在華有居住、營業的自由,而且特別在華北和內蒙地區的「資源開發利用上,積極地向日本提供便利」。【這種強盜式的不平等條約,剝奪主權,輸送利益給日本,當時汪竟宣傳是和平救國。】

汪精衛、周佛海在越南河內,公開發表響應近衛聲明的豔電,消息傳出,舉國同聲斥責。國府主席林森罵汪精衛:你汪精衛要當漢奸,為什麼還要蹧蹋我呢!真是可恥又可笑。原來汪是要在南京成立偽國民政府,說主席仍是林森,汪聲明自己只是代理而已。

《艷電》(艷是29日的韻目)是致蔣,內文:【頃讀日本政府本月22日關於調整中日邦交根本方針之闡明:第一點[善鄰友好]…謀東北四省問題之合理解決,實為應有之決心與步驟。第二點[共同防共]…防共目的在於防止共產國際之擾亂的陰謀,對蘇邦交不生影響。中國共產黨人既聲明願為三民主義之實現而奮鬥,則應即徹底拋棄其組織及宣傳,並取消其邊區政府及軍隊之特殊組織,…。第三點[經濟合作]…此主張,原則上予以贊同,並應本此原則,以商訂各種具體方案。以上三點,…國民政府應即以此為根據,與日本政府交換誠意,以期恢復和平。…今後中國應以善鄰友好為教育方針,日本尤應令其國民放棄侵華侮華之傳統思想,而在教育上確立親華之方針,…謹此提議,伏盼采納。】

1939年1月30日,蔣:布雷先生,汪精衛公開投日,請你寫一篇駁斥日本近衛的所謂建立東亞新秩序的聲明。布雷《駁斥近衛東亞新秩序》講詞寫著:【…日本是要以共同防共的名義,首先控制我國,我們寧可舉國犧牲抗戰,如果這個共同防共的要求可以應允,還待今日嗎?…】2月10日,蔣派汪的部屬谷正鼎送上汪正式外交護照及旅費50萬元現金,轉達蔣的意見:不要去南京、上海搞組織,不要被敵人利用,勸汪赴法或歐療養身體;汪拒。3月21日,蔣派戴笠,由手下陳恭澍到河內刺汪,但誤殺到曾仲鳴夫婦,汪逃過一劫。28日,龍雲派親信李鴻謨攜函、款5萬元赴河內慰問汪精衛。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