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喊之我要房子(4)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我拨通了孙中介的电话,电话那头立马传来了焦急的声音:”你怎么还不快点下定单啊,你知道那套房子多么抢手啊,好多人等着要啊,你看这不,电话又来了,我这是帮你预留着,要是你今天中午还不来签字,那我们的口头协议就算作废拉!”我不紧不慢地说:”我听说这个工程分六期,第一期才刚刚启动,我不知道,后面的五期工程会不会带来噪音污染,和空气污染?”她一听,一个错愕,不过立马说道:”你也知道有六个工程啊,那你想想,要是它第一个工程的房子不好,怎么卖以后的工程啊,所以,开发商的第一个工程是赔本买卖,再说,要是有噪音,你可以出租啊,等它没有噪音了,你再搬回来好了!”这不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么,我要是租客,可以有那么多的地方供我选择,我为什么要选择噪音大,空气又不好的地方居住呢?而且这六期工程的三期是鳞次栉比的九幢楼,施工的时候怎么可能不折腾出天大的动静呢?然后,我又问:”我听说,这个楼盘是每三幢楼就有一幢供原来那些搬迁不走的避难所和勒戒所的人租赁,确有此事?如果真的是那样,那这个地段不象你说的那样会焕然一新,治安不再有问题?”她听了这句话,彻底成了软茄子了,立刻就改口说:”哦,你不喜欢啊,没关系,我原来以为你不介意的,那天与开发商的见面会上,我看到会场上人山人海的都是像你这样的小青年。我觉得这里很受小青年欢迎的,所以,也没往那方面去想。这样,你要是不喜欢这套房子,我们接着看,接着看,好房子多的是呢。”我才不听她的一派胡言呢,一个地段要是没有治安作为坚强的后盾,无论投资者还是自住者都会望而却步的,这也就意味着这里没有太大的增值潜力,而且,如果你不把租金降到很低的水平,不是那么容易租出去的,并不是所有人都会为了省几百元,让人身安全处于不稳定的状态中的。我实在是很佩服她的见风使舵,前一分钟还说这套房子如何的好,如何有很多人都和她要。 现在,一看谎言露出马脚了,连颜面也不顾了,反正,生意还要继续做的,我的钱也要继续赚的。但我可不能再那么让她那么欺负着了,强忍住想破口大骂的冲动,我文明而理智的和她说:”因为你的建议,我差点就一冲动买了这套房。这个地段,我不管别人怎么想,怎么看,首先,我觉得,这房子很好,无论是房型还是朝向还是建筑商的风格,但是,这里的治安隐患你都没有和我说明,我知道我没有和你签合同只是你的customer,不是你的client,你没有必要对我全盘托出,但是,你明知这里的情况却没有对我说明,还一味的和我说这里的流浪人员,吸毒人员政府都会妥善安置。我的年纪又比你小那么多,你怎么可以如此没有诚信可言呢,我没有办法继续相信你。还有,我想告诉你,为什么当初我没有和你签下任何合同,因为在每一次看完一套房子后,你都对我施加压力,我觉得真的很不愉快。”于是,我如释重负地挂断了电话。

我觉得我最后的那句话,不是讽刺,而是一个善意提醒,她如果真的可以改正,相信她的生意还是会做红火的。

通过了这件事,我并不仅仅局限于华人中介,我打电话到多伦多非常著名的Remax condo,这家公司专门做多伦多的公寓生意,于是,中介公司给我推荐了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白人,他的名字叫Max,我和Max初次见面,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具有工作热情的人,他喜欢自己的工作,而且无比的投入。我很信赖他,况且他长得也不赖,人就是这样,都说不会以貌取人,但事实上,谁的天平都会倒向美丽的一方。当然了,这只能是闲话了。我们看了很多房子,虽然我都不喜欢,但是,他每次都赞同我的意见,而且也很耐心的陪我寻觅。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他的祖母不幸中风了,他只得赶紧回Kingston的老家,但他的祖母还是不幸身故了,于是,他要留下来参加葬礼,他把我们暂时交付给他的好友-Mary女士。可是,不是自己的事情,别人怎么可能尽心尽力呢,我实在是受不了Mary女士的漫不经心,她居然把要想看的五套房子中的两套搞错了看房时间,一套忘记预约,结果只看到了两套,当我提出第二天还要再去看的时候,她满口答应,我假都请好了,她居然在最后一个小时中,告诉我她没有约上时间。无奈之下,我只得求助与我的好友Sonia姐妹,因为我们是熟人,我原先就知道她们是房产中介,但我也没有找她们,我担心,万一事情不成,不是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可是现在,我能想的办法都想了,华山一条路了,不走也得走。

Sonia姐妹可能因为朋友的缘故,对我们格外尽心尽力,她们把市场上我要求的地段的房子全都编成资料发给了我,而且又收集了我不熟悉的区域,但又觉得我会喜欢的房子资料。我凡是有任何问题找她们,都可以及时得到解决,要知道我是一个想到就做的人,有时候我大半夜的也会打她们电话,虽然我觉得十分抱歉。

但无论我看了多少套房子,我错失的第一套房子总在我心里挥之不去,我每次途经那个地方,我就觉得无比惆怅,就好像夹到嘴边的红烧肉掉在了地上,最可恶的就是,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居然跑来一条狗,把肉叼走了,害我连肉末末也吃不到。可惜我知道那幢大楼不像李嘉诚的city place那样每天都有新单元拿出来卖 。那幢楼一年也就两三套房子出售,更不要说符合我的价位和朝向了。

我心里也知道,我看了那么多楼却没有买,总是企盼着奇迹可以发生,在三个月的时间里,那个大楼能够再抛售一套同样的户型,同样价位,同样朝向的房子。这是我心里的小秘密,不能告诉别人,因为任何人都会告诉我,守株待兔的概率很小,在原地待两次兔的概率就更小了,可是,奇迹就那么在不经意间发生了,在我放弃搜索三天后,我忍不住又上网查房子了。而且发现,就在那个大楼,那个楼层,那个朝向,那个价位,又有房出售了,这套房也已经上市三日了,三天的时间在这个市场上犹如天上一日,人间一年啊。我怎么知道这套房还在不在市场上呢?我颤颤巍巍地拨通了Sonia的电话,答案即将揭晓……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