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大妈访谈 (4)

安娜:可是我觉得知青都六、七十岁了,不应该这样啊?

章大妈:这是文革后遗症,是从那个时代遗留下来的。那时候天天阶级斗争,互相之间倾轧,人和人之间老在疑心,你说话有什么动机的?你那什么,然后我去揣摩你,你有什么后门了,我去效仿你,就是掏空心思的满足自己的欲望。有的知青互相之间心思就用在这上面了,谁发展的好,这是一个可利用的人际关系,你有头有脸的,我哪天要用到你了。像我这样的,好家伙,找你干吗啊。他们瞧不起你,说你怎么会混到这种情况啊,为什么满地是机会,人家就混得人模狗样的,你为什么到这种田地,活该。

混得好的人,他们也不理解,他们就认为你笨,这点肯定有的,连我在内,有的时候也觉得特别笨,现在我活过来了,现在活到60多岁的时候,想通了,社会上总要有笨人,否则怎么显得您聪明?要是整个社会全都是聪明人,这个社会就不对劲儿了。

   想想当年,基本都是没有希望了,真是无望了,这么多年,我妈1976年,就为我回北京努力,操透了心,到处求人找人,老太太那会儿多难啊。我是家里最小的,我妈40多岁生的我,你想想,我妈那时候都60多岁了,家里多穷啊,七个孩子,有一点东西赶紧就给别人送去,说您能不能帮我们家孩子回北京啊?哎呀,不能提这个,一提我就想哭,她也只能用这些办法求人,最后还是没有看到我回去。1976年她走了,那时候我才25岁。

   所以象我们这种背景出身的人,今天说话还是很小心的,因为受过太多的磨难。不像那些工人出身的知青,没有顾虑,公开的骂共产党,我们还是有顾虑,因为历史给我们造成的印象,有些话不能乱讲。昨天我哥哥还嘱咐我,你和那个美国小姑娘说话的时候,一定不要跟她乱讲,结束的时候一定要说现在生活非常好,已经改革开放了,政府太伟大了,他说一定要说现在好。当然这个也是不对的,好多东西还是要实事求是。

你看窗外站在街上服务的那些人员,大都是我们这代人。她们在公共汽车站上服务,挥小旗,维持交通秩序,还有相当一部分扫大街的也是我们这一代的,真正能够在家安享晚年的,毕竟是极少数,为了孩子孙子,她们还得继续奔,奔到动不了为止,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命!

   我想问你两个问题,你大学毕业怎么分配?

   安娜:没有分配。

章大妈:你们怎么办?自己找工作?

   安娜:对。

   章大妈:那偏远地区怎么办?

   安娜:也是自己找,我们没有户口制度。

   章大妈:比方象我们这边的老少边穷,你们那儿怎么让医学院毕业生去?

安娜:完全靠自愿,靠市场,哪儿需要人就一定会有人去。

章大妈:我们理解不了。

安娜:是,国家不同。我今天和您的谈话可能会用在我的研究报告中,也可能用在出版的书中,您是否同意?

章大妈:谈话内容都是真实的,你随便用。但是我还是不想我的名字出现在白纸黑字上,你没有经过文化大革命,一旦运动来了,这些白纸黑字的东西都是说不清的。所以你还是用个假名字吧。

安娜:我会尊重您的意愿。非常谢谢您的访谈,很有意思。

   

(结束)

 

访谈时间:2014年6月14日上午

访谈地点:北京市朝阳区安慧桥附近上岛咖啡厅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