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喊之我要房子(6)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我心中幻想着我的梦中公寓,嘴里唱着欢愉的山歌,手里派发着小传单,几幢大楼跑下来,真是累的我脊柱发麻,四肢瘫软,这才发现原来邮递员叔叔是那么的不容易,真是看人挑担不吃力,现在我连看到马路边张贴垃圾小广告的人都觉得特别肃然起敬。不过,肢体上的劳累和心中的成就感是成正比的,我一边体验着肌体的劳顿,一边幻想着某位潜在卖家此时正看着我的小广告,佩服我的”机智”的同时,也因为省下了大笔中介费而对我感激涕零。而我,就可以轻松地翘起二郎腿,等待着我的猎物撞上大树了。当然了,这一切可能都是我的如意算盘。

我是一个性急的人,等待对我来说是最大的煎熬,我每次听到电话声响都格外的激动,就感觉在黑暗里见到了曙光,在溺水时抓到了稻草,可是,电话就是赌气般的和我”装聋作哑”。终于,电话铃响了,我一看来电显示,却有些许失望,不是我期望中的卖家,而是我的中介Sandra。Sandra这次终于给我带来了好消息,当然,也一如既往的给我带来了坏消息,好消息就是,有关于我梦中大楼新抛出的那套公寓,终于有回音了,我们约到看房时间了,但是因为有租客,看房时间很局限,大概只能上班午餐时间偷偷溜出来了。不过,好消息就只有一个,坏消息倒有两个,可能这就是俗话说的祸不单行,福不双至吧。第一个坏消息就是,那套房子朝东,楼层不高,阳光可能被街对面新盖起来的一家研究所遮挡,第二点就是这套房子中的卧室,按照对方中介的计算只有一米九八,连一张床都放不下。这样一来,这套房子有两个重大缺点,而且看房时间还够呛,Sandra问我还要不要去看了,我听了以后,顿时觉得天旋地转,我等了那么久的梦中公寓居然是这样的结果,我为了让自己彻底死心,还是决定明天看房。

第二天的太阳还是一如既往的升起,可我的心情却无比的沉重,人人都说,买房容易,卖房难,我怎么觉得我买套房咋就那么艰难呢?我走到我的”梦中公寓”楼下,发现大厅完全都翻新了,比以前更加豪华了,外加这幢大楼是酒店公寓,所以,所有装潢都是星级标准, 但是,看着眼前的一切美好,都只能让我觉得更加刺目,因为,如果按照中介的说法,这套房我是绝对不会买的。所以,大楼的美观只能让我感到更加难受,恨不得往墙上蹭上一把灰。

终于,中介敲开了房间的大门,租客是一对墨西哥夫妇,他们是来旅游的,总共住三个月,因为是租客的原因,房间里显的很乱,锅碗瓢盆和外卖盒到处都是,而且我发现物主自从买了这套房以后,就没有对这套房子进行过升级,厨具还是开发商给的廉价货,而且当时房间的窗帘完全拉盖,我觉得客厅分外的暗,不过,客厅的面积不小,完全可以做living room兼dining room,可当我走到房间的尽头的时候,我看到了大片的阳光,刺的我的眼睛都睁不开,此时突然感到,”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原来这套房间不是真正的东向,而是东南朝向的转角房,而且这个单元的东面和南面都是两排落地窗,我打开了窗帘,发现朝东的窗外确实是被对面的刚刚完工的研究所遮挡了不少,因此给窗景,阳光和隐私带来了一些问题,可是,房子的后半段,却是正南,阳光从南面射入,也就是说,这套房子是朝南的,而且在东面也有窗,有落地窗总比都是墙好吧。外加窗外的景致格外动人,东南角可以看到繁华的市中心,南面正对著名的古建筑,Massey hall歌剧院。更值得一提的是,歌剧院还比这个单元矮,阳光不受遮挡。我走入主卧室,这才发现对方中介的测量完全是个恶搞,房间的长宽分别是长三米五,宽三米,是个标准卧室。我最为欣赏的还是,这个房型在总面积不是太大的情况下还切割出了一个小小的书房,书房位于东南角,四面受光,还可以饱览都市,我可以想像我在这样的书房里愉快地工作,当然我也可以想像工作效率一定很低,因为我会成天看着窗外,偶尔记起来的时候,俯案工作一会儿。我询问了墨西哥夫妇,他们付多少租金的时候,他们告诉我说,他们的租金居然是按日计算,一天九十元,我听了嘴都合不上,脱口而出:”那么贵你们也租?”可是这对夫妇笑笑说:”这里是酒店里的房间,可是你要知道同一幢大楼里真正的酒店房可是一天一百五,我们还捡了大便宜了。”原来,此处买房,还是绝佳的投资呢。

当我们走出房间的时候,我立刻就向我的中介表明我想买这套房的坚定决心。于是,我们不顾是统一接offer,还是第一时间联系对方中介,希望可以早下订单,可是,对方中介居然说这个周末是长周末,全家人都在海边度假,等他回来再说,真是典型的老外作风,可是,我们转念一想,这样也好,碰上了这么一个”诨”中介,他在度假,意味着三日之内没有人可以进屋看房,因为他们只给出了七天看房时间,第一天是预约,从第二天算起,刨去三天长周末,只有四天给买家看房,而且只能是上班时间,这样算来, 在对方接单之前,可以来看房的人真可谓是寥寥无几啊。这还不算,因为对方中介把房间的尺寸和朝向搞错,被吓跑而没有来看房的潜在买家。我真怀疑,对方中介是不是和卖家有仇,为什么可以把人家一辈子的大事弄得如此纰漏百出呢,当然,这样的话,受益人是我,我是最没有资格抱怨的。

竞拍时间终于到了,我决定给出我的心里价位,因为是抢offer,所以,卖家给出的价位已经很低了,1+1的房型,朝东南,一车位,地点是市中心的中心,开价是二十八万九,我想拍二十九万五,可是,我知道,眼下的世道是卖方市场,往往加价都是一万起加的,我的给价是不是太低了,要是因为五千元的小利而丢失了这块大肥肉,那可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呀。那我的给价到底多少呢,要是朝过了三十万就过了我的预算,这是万万不行的,我陷入了水深火热的两难境地,而对方消息传来,已经有两个人下offer了,时间刻不容缓……

那么大的抉择放在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面前,而且还没有办法得到父母的帮助, 我到底该怎么办?
(完)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