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行长 美国的舵手(五)

(五)美国GDP日趋概念化

年事已高、形体清癯、凝重萧穆、足智多谋,并具非常前卫的运作风格——这就是格林斯潘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格老虽已卸任,但其超时代的论著卓见,因内涵深刻而名垂青史。

戴着超大的眼镜的格林斯潘曾获由英女王颁发的荣誉爵位。掌舵18年来,他以联准会主席身份,稳健地管理美国经济,开创一段极为繁荣的时代。格林斯潘今年1月31日结束18年半的联准会主席任期,当天照常主持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随后与同僚举行低调的午餐会,参加联准会幕僚的荣退酒会,风光卸任。

美国人依依不舍,但世间没有不散的筵席。亚利桑纳州参议员马侃的话反映了美国人对格老的迷恋。1999年,有人问马侃:格林斯潘应否续任。马侃回答说不但应该续任,就是万一格老过世,还要把他架起来,戴上墨镜,尽量撑下去。笔者之所以孜孜不倦地深研格老,并著文与读者分享,皆因他泽被世经、福盖国计民生。

格老能够掌握全球力量的变化,部分原因是他具有近乎传奇的能力,善于从重要却不为人重视的资讯中,了解美国经济状况,并涉猎世经瞬变行事,急智敏捷的灵机非凡。格老每周会仔细阅读每周新增失业救济人数,这对他掌握社会与经济脉动很有用。他有一项特殊生活习惯,每天一早在浴缸泡澡时,会沉思消化这些零零碎碎的众多日讯资料。资料虽然细碎,格老锐利的眼光,穿越各种雾障,看透美国与世界经济千变万化的本质,是假象抑或真相,众人皆醉我独醒,发人所未见,据此卓见,终于缔造了曾辅佐美国四位总统的绵延任期中的罕见成就。

不少人认为格老是联准会成立92年最成功的一位主席。在他的任内通货膨胀率,失业率都很低,并出现美国有史以来持续时间最久的经济扩展,整体经济从1991年3月到2001年3月能维持不断地增长,显现长时期的奇迹。

格林斯潘不仅是调理经济的大师,对惊险的政治环境又身处不同性格处理国事的总统帷下,先后连获四位总统任命担任联准会主席(包括三位共和党和一位民主党的总统)。2005年夏季,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兰德与赖斯合写一篇分析报告《格林斯潘标准》,表达格林斯潘是历来最伟大的中央银行家。

言归正传。格老推崇现代经济之父——亚当-史密斯,赞扬其自由市场机制论点,基于他认为师从亚氏,经济体其实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幕后操纵着市场的供需平衡。葛老认为,直到现在,史密斯的理论还是站得住脚的。

美国GDP日益概念化,并关系到力求保护知识产权的平衡点上。当美国产品变得概念化越来越显著时,与保护知识产权相关的问题才开始被觉察是法律和商业范畴本身没有紧随迅猛的发展趋势,导致产生不确定性的根源。如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的是影视CD、DVD等盗版先于正版流通全球的猖獗举措。

格老论点归纳如下:其一,市场经济需要法律规范的维护;一个社会如果不对个人权利,尤其是私人财产权进行有效的国家保护,私人将无法拥有长期财产,而这是促进现代经济不断发展的一个关键因素。然而,过度的使用规则,也就是走极端采用中央计划的制度,也会抑制创新,导致经济停滞。其二,科技进步挑战立法。在过去半个新世纪中,原材料价值的增长只占美国国内生产总量增长的一部分,其余的增长体现了对消费者产品和服务观念的重视。作为价值创造核心的重点,从有形的物质材料到无形价值观念、概念的转移,近一个年代来已加快了速度。

“技术进步”正持续地改变着我们经济过程的形成和本质。尤其是正在促进美国GDP日益概念化的趋势。例如,由于电子管对晶体管的替代,我们录音机的尺寸大大缩小;细细的纤维光学电子缆代替了笨重的钢制电缆;新的建筑材料和技术的应用,使占用相同单位的房屋材料比以前所需的比重大大减少;更近一个时期,随着技术的突飞猛进,移动电话的体型日益变小,功能变得更多元化;仅一年年代,仅需微量物质投入的服务业已成为实际GDP的一个主要贡献者。

格老接着说:“在过去半个世纪发生的产品尺寸缩小的戏剧性发生变易,涉及各个因素:1,日益增加的物质商品,在物流运储方面增加了辅助成本,影响竞争力;2,尽量通过技术改良,缩小材料用量,降低产品成本,向Mini型浓缩型进军;3,回忆三十年前来自罗马俱乐部的一份报告,对维持我们生活水平所必须的物质资源将会枯竭的预期表现了极大的担忧;4,另外一个关于产品尺寸微型化的原因是,随着我们推动技术前沿领域的进步以及信息进程的加速,物理学法则要求相关的微晶片变得更加紧密。正是俗称“四两拨千斤”的“杠杆原理”。

更笼统点说来,在物质世界里,通常的情形是每增加生产一单位产品的成本都比前一单位高,也就是说至少到最后生产的边际成本递增。相对地,在观念世界中,大部分生产是边际成本不变,或者边际成本为零。

拿最现代的销售手段来说,例如,虽则创立一个在线百科全书的初期成本也许会很昂贵,但如果通过网上销售,那么再生产和销售的成本会接近于零。电子平台的出现以几乎可忽略的边际成本来传递观念。这也成为了解释最近GDP概念化的一个重要原因。很明显,对概念化产品的需要比对物质产品的需要,在更小程度上受不断增加的边际成本所阻碍。

笔者理解,如果不管上述主观原因,客观上概念化正不可逆转地增加对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视。在一战以前,当时的这个大国的市场,本质上都不受政府规章所约束,但它们维护神圣的财产权,近年来主要是对于物质财产来说的。知识财产,如专利、版权和商标,只代表经济的一个不太重要的因素。这里的经济主要是指农业。19世纪工业革命中最重要的发明之一就是弹棉机,夺农业改革的先声。它也可能就是某些尚未发生事物的一个预兆,即弹棉机的设计概念虽属知识产权,可是从未对剽窃者进行有效地防治,说实在的,社会对其的重视程度还不及一个公车上的摸袋小偷。

最近十年,当美国产品变得概念化越来越如此显著时,更如比尔-盖茨所言,新技术产品的市场寿命仅75天,日新月异的程度、离不开概念化。在50年代,上海深处闭关锁国、作茧自缚年代,笔者自创了“橄榄模式(Olive model)”两头尖的概念:一尖就是技艺设计创新改革理念,更新及发掘新品种;另一尖市场行销信息原则上的销售量;而橄榄的中腹部,不是像线圈绕制的线性规划,指定外协加工网络单位。笔者身处那个神秘锁国时期,为国家社会在白手起家,创业维艰,控制私企发展的政经环境下,不仅为国家填补了产品的空白,而且替代进口,节省外汇,上缴利润2亿多,业绩斐然。可见概念领先之重要性。

由于美国GDP日益概念化,保护知识产权也日益显重。当一个人创造或使用某一点子时,试问,我们是应该像保护土地所有权利一样保护他们的权利,还是为了使社会作为一个整体,使财富最大化?

这些矛盾的问题,使经济学家和法理学家们深感困惑。因为它们触及到了许多管理商法上及现代经济体制及其所处社会机制的基本原则并涉及一定的国际性

格老剖析:“对于我们的总体经济有现实指导意义的就是知识产权与信息技术的结合。近年来,经济增加浪潮中一个显著特点是1960年代和1970年代激光技术和纤维光学技术结合应用,这种结合使用在信息技术领域创造出的有形实物是极少的,但它所促进的信息流却创造了巨大财富。”

信息技术领域原这种扣人心弦的收获明显提高了商业识别判断出的还未造成巨大损失的经济失衡的能力。这种收获非同小可。笔者体会,这种收获体现了物质和观念领域的新发展,我们要分别为他们寻求适当的知识产权制度。如果我们的目标是最大程度地促进经济增长,那么在知识产权的保护中,我们是否找到了平衡点呢?这种保护是否足以广泛地鼓励创新而同时又会阻碍随后的创新呢?

又假设给予知识产权的保护形式影响了经济增长,那一定是由于增快了现行的生产率增长速度而导致的。大部分的增长应看作是多种因素导致的生产率的增长,也就是反映经济增长和生活水平的观念化冲击劳动生产率的组成部分。这种观念化通常指的是“想法”。对我们来说,建筑一个隔离专利权期限对整体经济增长影响的方法是一个很难应付的挑战。

格老临别赠言:更普遍的挑战就是发展一种体系能促进日益以概念产品为主的经济增长,恰当地寻找一个平衡点。也许这是下一任美国行长需要遵循的基准。(全文完)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