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永凯访谈 (1)

关于她的资料,我在美国就已经看过一些,她毕业于北京大学,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哥哥。她运营者一个援助中国乡村健康教育的爱心基金会,为此她辞去了在FDA舒适的工作,变卖了美国的房产,一心扑在改善中国乡村医疗环境的慈善事业上。这位当年的北京市知青,曾在陕西省延安地区富县茶坊公社吉子湾大队插队过的赤脚医生,美国天普大学的生物学博士,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资深科学家,身体柔弱却精力充沛。虽然我在到达中国的第二天,就随她和她基金会的专家、义工远赴河南信阳乡下做普及卫生教育的项目,但由于她日理万机的忙碌我竟然无法有机会和她做下来聊一下。但她是我这次到中国访谈的主要对象之一,我很有耐心地不断约她,最终,在我离开中国的前一天,我在北京富丽堂皇的国家图书馆再次见到了她……

安娜:您几岁下乡的?

   翁永凯:我下乡的时候刚刚初中毕业,因为那时候所有的人都被送下去了。

   安娜:您去的地方可以选择吗?有的人说他可以选择去哪儿。

翁永凯:对,当时像我们是没有什么选择的,要看,可能有的家庭出身比较好,他可以选择,但我们那时候属于不好的,属于父母被打倒的子女,所以就没有什么选择。当时我很希望跟我哥哥和弟弟在一起,但是也不可以,那时候让你去哪儿就是哪儿。

   安娜:您下乡是在哪儿?

   翁永凯:我在陕西延安地区富县茶坊公社吉子湾大队。

   安娜:您是北京知青吗?

翁永凯:北京知青。那时候去都是一个班一个班的学生都走了,你知道中国当时是这样子的,给你贴一个红双喜,就像结婚那样子,你家的小孩子插队了,就给你门上贴一个,我们家贴了四个,因为我们家四个孩子都要到乡下去。

因为我父母都已经关起来了,我们四个人走到哪里他们也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关在哪里,我们兄弟姐妹彼此也不知道谁在哪里。我只知道他们有的在东北,我弟弟在内蒙古,他们也知道我去了延安,但是延安什么地方不知道,我们从来没有通过信。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安娜:您刚到农村是什么情况?

   翁永凯:觉得和我们原来想象的不一样,我们刚刚去的时候,当时毛主席说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就去了。我们问老乡知道不知道这个指示?他们都不知道。老乡问我们:你们干什么来了,逃难来了?你知道什么叫逃难吗,你逃到一个地方,他们说毛泽东把你们这些年轻人送到乡下躲起来。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