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永凯访谈 (3)

安娜:没觉得累?

   翁永凯:那个时候不会觉得累,就觉得我一定要学,不学就没有办法生存,你凭什么来生存?我也曾经在长春的妇产医院实习,就是在不同的地方去学习,也曾经上过手术台,帮助医生,后来我的技术也很好了。像现在经常都是剖腹产,要做手术,我们那时候基本尽可能都是让她顺产,偶尔的有剖腹产,也都尽量刀口小些。能顺产的在我们手底下很少有切开的,因为你要有耐心等嘛,不像现在生孩子都是一条流水线,比如说今天6月15日,你,你,你,八点,十点,十二点,两点,一天就是这样。因为一般剖腹产45分钟就可以做一个,现在的人就把孕妇全部安排起来,这样全部都排在白天,也不用上夜班。而我们过去上夜班很辛苦,因为是尽量安排她们自然生产,你不知道她几点生。有时候你觉得她宫口已经开到这么大了,你觉得她还有一个钟头要生了,有时候还可以再拖五六个钟头,你不停的要在那边等,要看看她是不是快了。有时候如果有危险的话,可能就要马上做手术,所以责任很大,就好像是在一个谜语,不可能给你安排好了。现在的医院你可以选择,哪一天觉得是个好日子,我就想让孩子生在哪一天。

   安娜:真的,中国可以这样?

翁永凯:可以。现在孕妇可以选好一天,她说我就要求这个小孩这一天给我做手术,好的日子,或者和他爸爸同一天,或者和妈妈同一天,或者和他哥哥姐姐什么同一天,我就想要生在那一天,而且生在什么时候都可以算好,有人帮他算好那个时候的命很好。

另外,现在还有很多妇女其实她完全可以自己生,但是她觉得生完以后会发胖,剖腹产以后她的身材就很好,她说我也不想自己生,自己生完以后可能会胖。还有一个她怕疼,但是做完手术以后,那个疼一点都不比生小孩子的那个疼要轻,因为麻药一过还是会很疼。而且现在医学的发展,我们现在已经知道,如果是剖腹产的小孩会有很多很多的毛病,可能会产生一些比如说自闭症,多动症啊。因为本身生小孩子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你把他人为的规定时间生,是有违自然的。

你上次跟我们去河南信阳,不管在平桥,还是在新县,我们要开展的卫生教育,就是鼓励她们自己生。我比较幸运的是,在农村我接生了这么多孩子,没有死掉过一个,就是没有发生任何意外的事情。这可能一个是比较幸运的结果,因为孕妇如果大出血或者发生别的事情,对我当时的状况来说,都是没有办法处理的。

那个地方离县里的医院有一段距离,你处理的不好送医院就来不及了。过去她们都是自己在家里面生,我去帮她们也是在家里,但是我会把她们弄的干净一些,我会帮助她们尽可能不要破,尤其是初产妇,让她不要破,减少她的痛苦。另外是慢慢给她们培养一个卫生习惯,因为当地没有水,生孩子的时候家里也穷,她怕把他们的炕弄脏,所以他们就把席子翻开来,让孩子生在土上,那是非常非常脏的,那个脏就非常容易感染。后来我弄了一块很大的白布,把它蒸一下,蒸完以后再晒干,下一次用的时候铺在上面,没有别的办法。

   安娜:从来没有碰到难产的?

翁永凯:在医院里碰到过很多,但是在农村没有,偶尔的有一些,也不能算是真正的难产,比如说时间太长,或者有的小孩生下来不哭,呛到了,这都会有。我前两年回去过,那些妇女抱着小孩子,我还在问,这是谁家的娃,她们说你忘了,他的爸爸就是你接生的,那年他爸生下来的时候不会哭,你把他两个脚一拎,啪啪打几下,他就哭了,我说我已经都忘记了。有些东西我觉得是相互信任的这么一个过程,慢慢老百姓会把你当自己人,因为你是在帮他们。当时的农村真的非常非常贫困,也非常的怕生病,一般小的病就忍在那里,一定要拖到实在受不了了,没有办法了,忍不了了,才去看。那时候像我看的病人里面也有残疾的,一条腿不能走路,只能帮他做按摩,做针灸,基本都是用非常简单的办法,因为只有这种条件,太专业的治疗,他也看不起。他没有办法到城市或者到什么地方的专科去看病,没有钱。

   安娜:您觉得针灸和按摩有用吗?

   翁永凯:会有些帮助,我去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床上好几年了,下不了地,但是我帮他针灸按摩以后,他会慢慢的学着走路了。这证明你的工作还是有效果的,你就是要出力,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你只有这样做,才能帮到老百姓。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