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空許諾言眼開眼閉 司機保險費遭變相加價

本報記者馬克報道

安省省長韋恩2013年5月承諾兩年減汽車保費15%,但兩年過後眼看實現不了就改口為:“那是個延伸目標。”安省的司機們耐下心來,希期給多些時間,讓保險商將汽車保險費持續降下來,因為有希望總好過無希望。但他們似乎在期待中又失望了。約克區居民陳先生剛收到保險商寄來的汽車保險及房屋保險續單,今年的保費全都是一個“漲” 字!那說好了的“減保費” 怎麼不見了?

陳先生遞給本報記者的新一年汽車保險費單顯示,他家中兩輛“三保” 汽車今年的保險費為2585元,比去年增加63元,是不減反漲了。更令人吃驚的是,翻開所附的一張印刷“重大變化” 通知書,上面說安省政府為了讓省民更可負擔(more affordable) 得起汽車保險費,同意保險公司對汽車保險費率及保險利益作出修改。細看其中的保險列表,司機和乘客非災難性損傷的醫療及康復賠償(Medical and Rehabilitation for non-catastrophic injuries)費,由過去的86000元減少為65000元; 而災難性損傷的醫療及康復賠償(Medical and Rehabilitation for catastrophic injuries)費,則由過去的200萬元減少為100萬元,即全部減半了!也就是說,陳先生在今年要以高於去年的費用,只買回到去年一半的汽車保險,完完全全是變相大加價行為了。陳先生告訴本報記者,他可是個記錄很好的司機,10多年從未違規受罰,更從未向保險公司理過賠,按理應該逐年減保費才對,而且安省講好了是要漸漸降底車保的,但現在反而是加費,並且還是變相大加價。為了此事,他致電經辦的保險公司經理,對方說他已經是加得少的那個人了,今年全部人都加保費,有許多人加得更多;對於醫療及康復賠償費減半,則是安省政府的統一規定。如果想要得到與之前一樣的醫療及康復賠償額,就需要付更多保費去另外附加購買。話講到這份上,陳先生要麼只能接受,要麼只所另找保險公司投保了。但他詢過的其他保險公司,全都在漲保費。

本報記者就此採訪了保險公司的鄺先生。他表示,省長韋恩在2013年承諾減汽車保費,但實際上從來就未減過,一方面是省政府只在口頭上講,行動上卻沒有任何具體的如何降低保費政策措施; 另方面,加拿大是市場經濟社會,保險公司可以不聽政府的,而且安省的一些保險公司的汽車理賠費不斷增加,騙保現象非常多,保險公司只能通過向所有客戶加保費去填補這些損失。據他所知,大多數保險公司這幾年都在漲車保費,陳先生還算是漲得不多的了。鄺先生坦言,降低保費只是政府和政府收買民意和選票的口號而矣,並不可相信,而且,將醫療及康復賠償減半這一條,得益的只是保險公司,但保險公司也不會因此讓利給司機,為他們減保費,而是不單保費照樣加,連付出同祥的費用後得到的保障還少了一半。

根據最新報導,安省司機的平均保險費是加拿大最高,比加拿大的平均汽車保險費水平高出55%,其中比起阿爾伯塔省高出24%,比大西洋省份高出72%。儘管這些年全省汽車事故和死亡人數已經是歷史最低,但保費卻一路走向高。約克大學法學院教授Allan Hutchinson經過研究後發現,原因是索賠費用過高。在安省保險索賠者獲得賠償金額中,超過四成是用於支付高額的律師費用和律師轉介費等,真正受傷的當事人僅能獲取略微超過一半的賠償金,這是推高安省保費的重要原因之一。他建議安省政府制訂法律,讓處理保險索賠的律師收費更公平、透明。對此,保險公司Aviva Canada第一個站出來發聲明表示認同和支持。還有研究指出,最根本的原因是由於安省金融服務委員會的豐厚賠償規則,讓車險詐騙者有機可乘,從而損害公眾利益並推高其他人的汽車保費。加拿大保險局(IBC)曾根據KPMG的統計師指出,安省保險業因詐騙保金,而造成16億元的損失,這16億元全靠其他投保人一起買單了。有網民指出,在大多倫多地區的車險詐騙已形成了一條多工種參與的產業鏈,有不良律師,護理師,按摩師,心理醫師,拖車司機,救護人員,還有專業性的街頭線人,固定哨,二級承包商等等,眼睛都盯著事故現場,高額利潤的誘惑,使一些人放棄了工作,在街頭巷尾故意製造些小車禍碰傷車,這類的小單生意只是那些碰瓷人員幹的事。而在產業鏈內幹事的專業人員接的是人身傷害的大活。不用說傷亡,就是撞車扭了脖子也能從保險公司弄出來幾萬元,如果接到了由於撞車患上了心理毛病或者直接造成了傷殘這樣的單子,賺頭就更大了。雖然目前的安省金融服務委員會新規降低了事故賠償上限額,警方也說要加大力度打擊車險詐騙行為,車險詐騙似乎還未得到根本性的控制,保費還是會上漲。

2018年春的安省議會大選很快就到,看來汽車保險費問題還會是個老生常談還得拿出來的競選議題。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