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永凯访谈 (4)

安娜:前几天我采访一位赤脚医生,他后来上了医学院,当了医院院长,他觉得针灸这种东西是没有用的,您觉得有用吗?

   翁永凯:我觉得真正来说在当时还是管一些用的,因为农村80%的病都是一些常见病,常见的,多发的,比较简单的病。真正需要到医院去的可能只有20%,你所有的这些病可以分二类,有一类是你不看它也会好,因为身体恢复了。比如说有些感冒,你多喝点水自己就会好,它看和不看它都会好,针灸按摩可以减轻一些疾病不舒服的感觉。还有一类,你看也好,不看也好,都不会好,有些病不是你到大医院看了以后就会好的,比如癌症。

比如我在河南那边给他们讲课,问当地老乡,小孩子咳嗽,喘了,我问你给他吃什么?他说我给他煮肉汤,鸡汤啊,吃鸡蛋,加强营养。我就告诉他们说:NO,孩子本来就是肺热,咳嗽,或者喘,这些吃了并不好,你们村里面的水塘子那么多的荷花和荷叶,我说你拿两片荷叶,洗干净,把它在水里煮一煮,煮完把荷叶拿掉,放一把米进去煮一点粥,放一点点绿豆,放一点点米,拿那个荷叶煮的汤给孩子吃,是清火的。他给孩子吃完了病就真好了,好了后他就传给张三、李四、王二麻子,都告诉他们,实际上都是我讲课的时候讲给他们的,他们就学着自己去做。

很多知识属于非常简单的道理,只是农民们没有机会知道,他们不知道,所以他就没有这个知识,我们的任务就是把这些医学知识多多地传授给他们。比如农村很多人有高血压、高血脂,但是他们天天吃的是猪油,而且吃很咸的东西,我们就要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吃,才能吃的健康,才能吃的科学。所以我们基金会现在做的很重要的事情,是把这些科学的知识、健康的知识告诉他们,让最最普通的老百姓知道。因为有些病不必要都去看医生,有些小孩子刚刚一发烧,你马上给他输液,其实是对小孩子不好。现在农村真正需要的,是要把这些东西教给老百姓,让他们自己去掌握,而不是所有的人都把自己的命交给大夫或者交给医院。不能大夫说你要剖腹产,我就剖腹产;大夫说你要做手术,我就做手术。我说你们要学会了解自己的需要,学会在日常生活中怎么样才能养成良好的生活卫生习惯。

安娜:您当赤脚医生的时候也会这样教村民们卫生习惯吗?

   翁永凯:那时候没有很系统的教,但是会有一些东西要告诉他们。因为在农村他们缺水,从来不洗下身,妇科病就很多。我就告诉她们,尤其是你来月经的时候要注意清洗,不要干很累的活,如果是刚刚生完孩子的时候要注意营养。比如对于刚刚生过孩子的产妇,她们什么都不能洗,不让她们呼吸到新鲜空气,把她们整天关在房间里面,窗子不能开,门不能开,像那些习俗都非常不好。所以我就告诉她们这样不行,你们如果要找我接生,就要听我的,我就是要改变他们的观念。

   安娜:因为您是赤脚医生,会因此受到尊敬吗?

翁永凯:怎么说呢,陕北农村这些人他们缺少这方面的知识,他们还是比较尊重一些有知识有文化的人,他们觉得你们知识多,他们就愿意听你的。而且他们知道你是为他好,他就会比较尊重你。不像现在的医院里面,患者和医生有时候搞不到一起,但是即便是五分钟,有时候这个态度也很重要。如果你是医生很不耐烦,看个病人一共就两句话:好了,走吧。你要病人相信你,很难。

我到现在都记得那时候我在医院实习的时候,有一次煤矿塌了,伤了很多人,一下子开了12台手术,是矿务局的总医院,从北京调了很多大夫去,马上连夜就开手术。我们马上就献血,我那时候献200CC血,献完血马上上手术台。我那时候主要做二刀、三刀,比如站在主刀大夫对过的是二刀,主刀大夫是在那边做的,你不断的要递这些东西,有些手术他做的差不多了,主要的做完了,你在边上就要帮他缝合或者做一些辅助的工作,十几个小时不休息。

我有一段时间是在急诊室,一次,外面送来一个急腹症,肚子里面急性的肠梗阻,板车拉过来的,很多的家属送过来,五六个家属,味道很大,身上很热,又脏又那个。但是你是学医的大夫,你一定要让他们觉得你很关心他,比如我要握着患者的手问,你哪里疼?你是怎么样一种疼?像刀子割,还是钝痛,还是哪一种疼?你要帮他听,帮他做检查。要让病人和病人家属看到,心里就觉得舒服了,你是非常认真,你是真心的在关心他,他心里面就放下了。后来到夜里给他做了手术,他肠子都穿孔了,是应该很痛的那种,但他一直没嚷嚷。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