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向加國出口連續出手 杜魯多接招應對辦法暫不多

本報記者馬克報道

美國總統特朗普4月24日宣佈將對加拿大軟木材徵收反傾銷稅,平均稅率為20%,具體是將向加拿大加副林業、JD歐文公司、Resolute林產品公司、托爾克和威斯福林產等五家軟木材出口商徵收3%至24%不等的反傾銷稅。這個被稱為“向加拿大傾銷開第一槍”的消息一出,令加拿大政商界一片緊張,加元兌美元一度狂跌至14個月來的最低點,市場甚至預測未來加元會進一步走跌。事情並未到此為止,兩天後的4月26日,美國媒體Politico報導稱特朗普可能將對加拿大再打一記重拳,考慮以總統行政令的方式宣佈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目前行政令草稿已經處於最後審查階段,這將給加拿大經濟帶來沉重影響,再度重挫加元匯率。有經濟學家預測,一旦自貿協定廢除,初步估計兩國的貿易量會在短期內大幅度下降,美國和加拿大在過去幾十年建立起來的龐大供應網絡逐步解體,不少跨國生產部件的工廠將關門倒閉,並帶來大量失業。但至今還未見到加拿大政府發表任何意見和應對方案,只有總理特魯多發言人Andree-Lyne Halle在4月25日出來稱,與加拿大十省省長談完後,特魯多將在晚些時候致電美國總統特朗普。而加拿大自然資源部長Jim Carr稱,加拿大正在考慮所有選項,包括訴諸世界貿易組織(WTO)或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並幫助由於美國徵收關稅而受損的企業或失業的工人。加拿大國際貿易部長尚平(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則要在中國大力推銷本國軟木,稱正好抓住機遇實現出口多元化。不過,特朗普已經聲言不怕同加拿大打貿易戰。

路透社在4月25日發表文章稱:“加拿大握有多種工具來報復美國特朗普政府發動的任何貿易打擊。然而,這些手段不是效果太有限,就是代價太沉重。隨著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的重談即將開啟,加拿大政府急於避免與美國發生代價高昂的貿易戰,因美國的經濟規模是加拿大的十倍。”加拿大切斷能源出口的風險太大,而用櫻桃和辦公椅等出口至美國的商品來反擊,則可能收效甚微。可供加拿大使用的砝碼並不足。文章稱,加拿大面對的另一個更大風險在於,美國可能針對加拿大產品徵收邊境稅。

加拿大經濟一直對美國有很高的依存度,每年出口到美國的商品占總出口量的75%,豐富的石油及礦產等自然資源和木材也主要依靠出口美國市場,而所需的果蔬和肉類等食品大多要從美國進口。面對美國經濟長期低迷不振、人民生活水平下降,持貿易保護主義立場的特朗普在本屆總統競選中就多次表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是“一場災難”,令美國大量的就業機會被搶走,承諾上台後將退出這個協議,讓失業的工人重新走上工作崗位。為應對特朗普上任後的國際新形勢和未知的美加關係走向,加拿大聯邦總理杜魯多今年1月10日公佈改組內閣,由原聯邦國際貿易部長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接替狄安(Stephane Dion)出任外交部長,同時保留專責處理加美貿易關係的職務。外界認為,方慧蘭曾任經濟新聞工作﹐與美國有廣泛聯繫,她出任外交部長將面對變幻莫測的本土、全球局勢﹐特別是不可預見的特朗普政府。隨後,杜魯多在2月13日至15日訪問美國白宮與特朗普會談。根據會談報導,兩人強調雙方有共同經濟利益,會致力促進兩國經濟增長和增加就業機會,但並沒有任何實質性的經濟共識和協議,反而更多是移民政策分歧、女性權益等類政治性議題。對於這次難得的可以改變特朗普對加拿大貿易立場後第一次見面機會,杜魯多似乎更多地利用為展示“帥哥” 形象的做秀舞台,包括當首次見面特朗普伸出手想要握手時,自己只是“凝視” 片刻再伸手去握,顯示有應對特朗普“握手攻勢” 的能力和不放過任何一次調侃特朗普的機會;在參加女性企業界人士圓桌會議時,被攝影師捕捉到並大肄渲染“第一女兒”伊萬卡“凝望”特魯多的眼神;當特朗普在聯合記者會上強調收緊難民政策並打擊非法移民時,杜魯多則始終強調加拿大歡迎難民,“在世界上做出正面的榜樣。”一時使“讓杜魯多來美國當總統”的叫聲甚囂塵上。特朗普在會見講的兩國貿易關係需要作出“微調”,杜魯多可能根本不放眼裡。連同之前的杜魯多反對特朗普競選態度,最終讓特朗普表示:“大家沒有意識到加拿大對美國一直非常過分,……多年來我們的政治家一直都被他們算計,”而向加拿大軟木出囗貿易上打出了反傾銷第一槍,讓價值約56.6億美元的軟木貿易將受到影響。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 表示,加拿大為親密盟友,但說這不表示加拿大人就不必遵守遊戲規則;兩國間的爭端表明需要重新磋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且宜早不宜遲。

在特朗普的“讓美國偉大”和保護主義政策中,針對的主要對象本來是中國。特朗普一直批評中國貿易政策傾斜,指摘中國是匯率操縱國,令對華貿易出現龐大貿易逆差,並揚言一旦當選美國總統就馬上宣佈中國是匯率操縱國、對中國產品徵收反傾銷稅。但今年4月8日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美並與特朗普在海湖莊園會談後,完全改變了特朗普的態度和立場。根據會談報導,習近平向特朗普表明歡迎美國參與“一帶一路”,雙方更擬定經貿“百日計劃”(100-day plan) ,中國將採購進口更多牛肉等美國產品,開放金融及投資市場,進一步解決並減少貿易逆差,並訂立解決問題的目標。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會後形容“百日計畫”是這次川習會的“最大成果”。到目前為止,美國僅僅宣佈了對中國部分進口鋼材徵收反傾銷稅,對“匯率操縱國”也隻字不提了。可以說,習近平與特朗普的海湖莊園會談取得了很大成功,但與之相比,杜魯多之前訪美與特朗普的會談則完全是一場政治秀,並沒有實質性內容及行動,完全取不到任何有關經濟方面的成果,對特朗普現在連續出籠的反傾銷政策更無應戰的準備。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