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 第一部分:中年人的情感危机

本报专栏作者:李昶 (供稿)

本文分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探讨中年人的情感危机,第二部分谈中年人的性格发展。

记得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大陆作家谌容的小说《人到中年》在中国唤起了中年人的强烈共鸣。小说描写了人到中年的知识分子在事业追求、工作压力、经济上的尴尬,上要照顾年迈父母,下要教养子女,还要处理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各种人际关系中的种种挣扎。从生理学心理学上来看,中年阶段也是一个特殊的阶段,值得引起人们高度的重视。

中年人的年龄划分是习惯性的。一般认为是从三十五岁至五十九岁,也有人认为三十岁以上可归为中年。中年人在人生的这个阶段上的主要任务:建立事业,奠定经济基础,教养孩子,建立发展各种社会关系,关照或赡养老年父母。

在生理上,一般来讲是人一生中精力最充沛期,身体健壮成熟,承担人生的各种任务和拼搏。

但是从中年后期起,随着更年期的到来,一般身体状况开始下降。

在智力上,中年人的智力到了巅峰期,人的创造力得到充分发展,事业也必须在这一阶段奠定。如果不是如此,一个人在人生游戏中就面临出局。

在心理上,这一阶段的特征是自我的整合。如果自我没有调节好,一个成人就像一个大孩子,或任性冲动,或焦躁易怒,或主观负面,或做人处事幼稚,或失望绝望,或焦虑忧郁。而心理和人格发展比较成熟的人,办事决断,处事明智、待人豁达、态度宽容、性格随和,看问题正面,心情愉快,遇上不顺心的事也能从容对待。

照理说,中年人在经历了青春期的骚动、成年人初期的热情、事业的拼打和生活的挫折以后,在情感上应该更成熟,稳重,深沉而又有内涵,充实而不浅薄,热诚而又不炫耀,难过而不迁怒于人,喜悦而又不自傲,得志不狂,失意不馁,对孩子关怀有加,对婚姻家庭忠诚不二。

然而,据我的观察,在大多数中年夫妻之间,与上述境界相差甚远。这就有了人们通常说的“中年危机”。这是一种心理危机,是一种情感危机,它往往可能导致中年人在行动判断上的失误, 在情感上的死结, 或走入挣扎甚至歧途。

“中年危机”这一术语最早是由著名学者贾克斯(Jaques, 1965)所提出。不少中年人面对的,首先是情感上的麻木和对生活的未来走向的迷惑。不少中年人事业上工作上基本稳定了,但干劲闯劲也减弱了,日子打发着走,也提不起特别的兴趣。随着这种迷惑而来的是情感上的日益麻木。这可能导致郁郁寡欢。如果生活中压力大了,这种迷惑和麻木还会加剧。据我多年观察,有相当部分的中年人都有不同程度上的忧郁症。

为了抵抗这种心中的忧郁,有人拼命工作,有人拼命赚钱。工作过多会上瘾(workaholic),一心只想赚钱也会上瘾。表面上看是好事,因为口袋里钞票多了,然而,做每件事都是有代价的。笔者见过的上述人士,在家庭和婚姻关系上几乎都有问题。本来,挣钱的目的是养家,是提高生活质量,是享受人生。笔者见过的工作狂,一般都已超出养家这个层面,但考查其家庭婚姻关系,大多是乱糟糟的。夫妻不和,家庭中争吵不休,子女心中不快,也不愿多同父母交流。有的孩子还出心理、情绪、行为问题。工作狂不懂得享受生活、体验亲情,因为这些都是要花时间来培养的。

工作研究其心理核心,是相当严重的焦虑感和不安全感在作怪。在工作狂的心态上,只有钱才能给他提供安全感。但代价往往是沉重的。那多半是以牺牲人的情感(这本来是人生最珍贵的东西),婚姻和家庭关系为代价的。

人到中年的情感变化是另一大类。就是在婚姻中的感情麻木和情感向婚外转移。婚外情,无论是有性关系还是柏拉图式的恋爱,是中年人面对的一个大问题。

婚外情本身, 无疑标志着婚姻本身出了问题。它在本质上还与当事人由生长那个环境所造成的心理、性格上的缺陷有关系。在中年阶段,随着对配偶情分的日渐麻木,随着年龄的不断增加,中年人大多心中有一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感觉。不服老,也不管体形的臃肿变化,想重新证明自身青春还在,对异性还有吸引力, 也是出婚外情的重要心理动机。要承认自己的年岁迈进,人斗不过岁月,对一部分中年人来说,是灾难性的。如有些中年人轻易与相伴多年的配偶分手,以便找个更年轻的,在心理上追回已逝青春。

有些中年人,一到社交场合,如开派对,见到年青漂亮的女性就上去套近乎, 献殷勤。用一位年青女性的话来说:“看他那馋样,眼睛都绿了。”若有人指出其行为不当,他会反诘说:“那是你妒忌, 是你自己没本事。”

也有些中年男人,不甘心一辈子就同一位异性有关系,总想尝尝别人的味道。这是感情外移的一个重要因素。他的家庭并非出了大问题,他还顾家、关心妻儿,但只是想得到不同的体验。当然,害怕老去,对青春逝去惆怅,这种心中的焦虑,才是核心问题。用他们的话说:就是玩玩,不要当真。但是,对于中年女性而言,如果感情外移,多半是当真的, 那是情感的投入, 到头来多半是在情感上被烧伤。男女之间的这种不同, 其中有着复杂的生理学、心理学和动物学方面的因素。笔者今后另撰文详述。

在中年人的危机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就是负面地评价他人、情感,和自己的婚姻。照理说,中年人应该更稳重, 性格沉淀更深,情绪也能控制更好些。其实不然,许多中年人可能经历一些不同于青年期的情感骚动和波折。

与人生其他阶段不同,中年危机的典型牲可以是指消磨和损害人际关系,包括婚姻、子女、年老父母和其他家庭及社会关系。

表面看来,是婚姻中的矛盾摩擦不断,其核心是当事人在情感上出了危机,是把握不准自己情感的投资方向是否正确(注: 有人把情感当股票,投资后无收益就觉得亏了), 到头来产生一种感觉, 似乎并不真正认识一起生活多年的配偶。

这个阶段的男士,如果情感上出问题,往往想投石问路,另觅新欢。他人认为这是感情不忠, 或花心风流。我认为这其本质上是想证明自己还年轻。由于年岁引起的焦虑感是核心问题。

而这一阶段的女士,如有相同问题,则多半是退回自我,产生忧郁。中年女人与男人不一样。中年女性随着停经期或孩子的离巢期的到来,意识到不可能找年纪小些的男人,所以要不拼命维持眼前婚姻关系,要不与女性朋友多来往,转移孤独,或与有相同经历的同伴来互相安慰。她们这时的不安全感强烈,容易产生忧郁症。

谈到人到中年,不得不提到更年期。更年期男女都有。女性一般在四十五到五十五岁间,男性更年期要晚些,并且男性荷尔蒙分泌紊乱和情绪波动远不如女性那样明显。更年期对女性来说是逐步停止月经,对男性而言是雄性荷尔蒙的渐渐关闭,前列腺也可能出现问题。而男性女性此时产生的生理现象类似,如疲劳、忧郁、情绪易波动、易发汗、体温产生变化, 也可能伴有疼痛、性欲下降等等。 从生物心理学来看, 停经对妇女的心理影响很大, 因为它表志着一个人生阶段的彻底终止。

中年危机可能体现在生活对中年人的挑战上,如事业已奠定或失败、婚姻难题的处理、父母的去世等,又或者是孩子青年期的各种情绪行为问题,都可能部分构成中年人的心理危机。

同时,我们一定要看到,中年危机在本质上不是荷尔蒙产生的危机,不是工作金钱方面的危机,也不是体力上的危机,中年危机在本质上是情绪情感上的危机,是人际关系上的危机。

中年人的危机也是一种对往事流年的感怀,或感叹岁月飞逝,或恨自己对光阴的浪费,或惋惜未达成之希望等等。因而,对于不得志的那部分,中年人在情感上表现为痛苦、绝望消沉,感到自己的不足,认识到自己的不完美,和产生羞愧、罪过和负疚感。而得志之人,往往对生活充满信心,认为这个世界部分地属于他,但也有部分这类人认为可以随意利用、操纵、玩弄他人和弱者。

最后想说明的是,并非所有中年人都一定会产生中年心理危机或情感变故,虽然对情感的麻木和对生活的茫然是一种比较常见的现象。 现实中许多中年人打发日子,既不觉得特别刺激激动,也不觉得日子特别乏味无聊。大多数中年人是在与日常事务打交道。真正产生中年心理情绪危机的人,往往在童年或青年时期受过心理创伤,或情绪受过刺激、或父母婚姻不合出了问题,或是有暴力、酗酒、吸毒的家庭,或是有家庭家庭遗传病,或事业无成就,或有债务,或孤独不擅社交。

笔者撰写此文,是希望各种年龄段的人,对中年人阶段的各种现象有个系统深入的认识。也希望有心理情绪危机的中年人能寻求到专业帮助。中国人不太重视心理健康问题,往往认为自己可以扛过去, 但这样可能导致更严重之情况或人生失误。

以上纯属个人意见,仅供参考。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