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经与中国(十七)中美首脑的特别代表――战略经济领域对话

美国财政部长鲍森领队的美国代表团14日起在北京与中方展开战略经济对话。美方多名高官外,Henry Paulion说服联准会主席柏南基一起访华,柏南基应当很明了联准会应当保持独立于政治的超然立场,外界认定是关系到美元贬值的“移尊”北京行,举世瞩目,恐怕是显露鲍森关于国会的施加压力及美国经济保守主义,民主党行将换位当政的种种变数下,以雷霆手腕显示,对中方并不掩饰其强势态度。北京当局如何应对美方气势汹汹的这场硬仗?重担落在国务院副总理吴仪肩上,政坛铁娘子简明扼要地提出中美经济合作共赢宗旨:一、长远与现实,战略与具体,全局与局部三者的适度结合。二、相互尊重,相见,求同存异,平等相待三项原则。三、加强中美战略经济领域的对话,归纳着重讨论两国共同关心的全局性、战略性、长期性的宏观经济问题。显示她刚柔并济的应对策略,颇为成功。

吴仪所提的中美合作共赢宗旨,是中国的经济崛起,进入WTO后07年市场全面开放,两国进行角力的新焦点。诚如中科院世界政经研究所研究员张军指出:美方坦言,今日保尔森在指责中国市场不开放的同时,检讨美国亦面临保护主义情绪,是世界经济进一步一体化的阻碍。美中两国实际上都意识到,两国经济大国之间的误解加深,各说各话,紧张关系无法得到缓和,将给全球经济增长带来危害。通过对话,笔者期望在谈判桌上,把中美的“对抗”化解为“对话”,从而使双方理智对话后增信释疑。双方谈判可在开放市场,缩小两国双边贸差方面取得进展,但中国依然会遵循人民币汇率改革的步骤,不过可以预见的是,明后几年中国在促进进口,优化出口,开放对外投资等方面的改革力度,将加大实现贸易平衡,惟不宜操之过急,只能选取“小步舞曲”才有利于中美共舞。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笔者认为,中国在追求对外经济平衡时,不宜亦切忌单纯遏制出口和贸易顺差增长,不能指望眼前甚至近两年贸易顺差和国际资产持续增长已成必然的趋势下的惯性效应。诚如商务部国贸经合研究院梅新育亦认为,应将工作重点定位于改善国际资产管理,优化国际资产结构,调整的方向无非是两个:通过外汇管理制度改革减少贸易顺差转化为官方储备的比重和速度,对外资 产特别是储备资产多元化。

汇率取决金融及外汇改革,笔者认为,归纳一下此次中美这次高层的对话,双方表态,美方最关注的是三大议题:人民币汇率,知识产权保护与市场开放,而中方最为关注的是美国国内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经贸摩擦被政治化的问题。而这些问题与现存世界的政治、经济格局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中美贸易问题从根子上讲也是全球经济失衡的问题,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中美双方作出长期的努力,也需要多边的合作与协调。

这个棘手的问题,由于美国也意识到,在中汇率形成机制走向弹性和浮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金融和外汇市场改革,企业的外汇风险,管理的进步以及延伸工具的发育,当前敦促中国开放市场,特别是金融市场才是美国利益所在。

鲍森和吴仪通过电视进行对话,12月15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再创汇改来新高,为首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送上一份见面礼。当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首度突破7.82关口,以7.8197再创汇改以来新高,亦是进入12月以来的新高纪录第4次被刷新。至此人民币美元汇率,在汇改后累计升值幅度已超过了3.71%。

人民币汇率和贸易不平衡问题,不出意料成为首日对话会上双方阐释的重点,据中科院张军指出,首日对话显示中美战略交锋的重心正在人民币汇率等短期问题,转移到市场开放等长期均衡发展问题。

走笔至此,请读者们参阅一下笔者从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网站发表作者戴维弗朗西斯文章中摘译题为“为什么人民币关系如此重大”?这篇文章发表于今夏5月15日,当时的前任美国财长前往约翰.斯诺曾在10日下午4:30举行了一个记者招待会,网上进行了实况转播。世界各地金融界人士也许都观看了这次记者招待会。下午4:45纽约州参议员查尔斯.舒默和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查尔斯.格雷厄姆在国会山即席发表了评论。这是当今华盛顿发生重大新闻发布的隆重械。请读者注意,这次的新闻是:“中国再次被宣布为不是汇率操纵国”。

笔者请读者见谅,世经与中国议题泛指,涉猎国际层面太广,而国际政经变幻风云日变,无论宏观涉及微观,需顾及方方面面,特别是应时应地才能显现NEW新闻时空价值,故将“中美经济战略对话”的论文快讯报导放前,而把中加、中俄等国家关系报导列后。

下期报导焦点话题,总是环绕这次在北京召开的中美经济对话中的人民币升值、贸易逆差赤字创新高、保护知识产权等系列问题的剖析。抛砖引玉、集思广益、见仁见智、各抒已见。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