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经与中国(十八)中美关系中人民币升值是双刃剑

乍看人民币升值这一重大课题仅属中方单方面的大事,我说不,是世事,是天下事,不能忽视,绝不能以平常心去估量,亦不是笔者这无名老朽胡扯。为什么人民币关系如此重大?事实上美国外交财经高官在委派这次由美国现任财政部长鲍森领队的美国代表团12月14日起在北京与中方展开“战略经济对话”之前期,美方曾做了大量准备解套措施,审慎行事。据[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网站5月15日文报导:上周三(10日)下午4时30分,美国前任财政部长约翰.斯诺举行了一个记者招待会,网上进行了实况转播。世界各地金融界人士也许都观看了这次记者招待会。下午4时45分,纽约州参议员查尔斯.舒默和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在国会山发表了评论。

这是当今华盛顿发布重大新闻的模式,这次的新闻是:中国再次被宣布为不是“汇率操纵国”。

这听起来可能并不重要,但实际上并非如此,由于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经济中的一个十分重要的角色,其外汇政策影响到在这个国家购物的任何人以及世界各地的众多消费者的钱包、家庭Budget,影响着国际的内政。

位于华盛顿的智库经济战略研究所的研究主任本.卡利纳警告说,如果对中国的政策作出负面反应,则有引发全球经济衰退的危机。“笔者认为美国是标志发达国家雄鹰之领航者”。中国是所谓发展中国家强龙之引领者。在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商品市场经贸交集之新组合下,正是“孟不离焦,焦亦离不开孟”,更确切的比拟,“泥菩萨过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共存亡的命运,难分难解,这绝非言过其实,如此比拟人民币外汇政策,见仁见智”。美国处于既不能施强又不能示弱的两难局面。本.卡利纳担心,布什政府没有根据贸易法把中国列为操纵汇率的国家,将会促使美国国内的贸易保护主义抬头。

卡利纳怀疑,美国迄今对中国一贯是“既扮红脸也扮白脸”,好像川剧的“变脸”角色,为的是从大局出发,为了竭力避免一场恶性的贸易战,美国政府三年多来一直忍耐的敦促中国调整人民币汇率,斯诺部长的确曾一再表明对中国马拉松式的微调币值进展极为不满。斯诺如果无奈汇率操纵这支枪的扳机,就可能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评估和美国国会的杀手锏行动敞开大门。
去年7月,中国把人民币的币值稍微调高一些,人民币近17个月来已累计升6%,但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人民币需要升值15%到40%才能修正美中之间的巨额贸易赤字。

据[联合报综合12月12日电讯报导],美国商务部今日公布,受到油价下跌影响,10月份美国的贸易赤字大幅缩小8.4%至589亿元,创14个月来新低,跌幅更为近5年来最大但相对中国大陆的赤字逆差再破纪录。

尽管整体贸易赤字在缩小,但对中国的贸易赤字仍连续第三个月扩大,较9月份扩大6.1%达244亿元;对话假期送礼所需要的玩具、游戏软件、运动商品、电视及电脑等是主要进口项目,进口金额大增,但玩具在国际市场仍供不应求。

总计全年对中国的贸赤数字为2290亿元,再创新高,远超去年的2020亿元。中国大陆已取代墨西哥,成为美国第二大贸易伙伴,仅次于加拿大。

美财长鲍森,联准会主席柏南基及布什总统的六位阁员,所谓如此庞大的美国经政代表团,总统命名“特使访华之行”,阵容空前确是不虚此行。北京观察家分析,报告反映出中美首次战略经济对话取得积极成果,白宫方面也指出,财长鲍森认为北京之行很成功。

美国财政部周二向国会提交有关美国主要贸易伙伴的贸易和货币政策情况的半年度报告,其中以较大篇幅论述中国倾向政策改革的问题。

这份题为“国际经济和汇率政策半年度报告”指出,美国的主要贸易伙伴国中并无全体国家符合汇率操纵国的技术层面定义。报告并称,尽管步伐缓慢,但中国政府正稳步推进更为灵活的人民币汇率机制。但美国步调也过于缓慢。

报告认为,中国汇率改革的步调过于谨慎,加剧了国内经济的发展不平衡善,使得美国庞大贸易逆差全球经济失衡问题难以修正,控制汇率波动幅度的做法加大了中国经济其它领域所面临的压力。笔者认为报告措辞软弱,意味着美方无奈,只能对华运行被动的调适政策,从而让中国赢得改革金融体制的时间差。好有一比,笔者从漫画素描角度析解的话,就是鲍森带了美国著名的爵士乐队来为北京的解说伴奏,乐队指挥却是由中国人客串,乐曲是小步舞曲,但中方副总理、铁娘子吴仪,不可思议地跳了男步,美财长鲍森反串当了女伴。

中社科院金融所研究员殷剑峰对此指出,美国财政部这份于10月15日公布的报告。在敦促中国采用更为灵活的汇率机制方面,措辞相对温和,反映出中美首次战略经济对话取得了积极成果,也同时给中国增加压力,但考虑到双方将进行长期的战略经济合作,美国亦给予中国一定周期和空间。他认为中美双方都认识到在汇率政策方面,外交手段要比贸易制裁更为有效。在近期发布的数份报告中,美财政部一直拒绝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自上文报告于5月公布以来,中国已经允许人民币加快升值速度,自05年中国改革人民币汇率机制以来,人民币竞美元已累计升值近6.0%。

不过专家强调,人民币大幅度升值的可能性不大。在美国财政部公布汇率报告前夕,中国人行负责人明确表态称,在本月美财长鲍森本周访华期间,中国没有明确地作出承诺,另外,06年人民币岁尾贷款增量将达到3万亿元,是近4年来新增人民币贷款数量的新高。从这些数字表明信贷增量达3万亿元和外汇储备的快速增加,当前中国在国际收支存在顺差的情况下并不缺乏资金,而是存在流动性资金过剩,是流通领域的风险。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