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经与中国(二十)中美关系中人民币升值是双刃剑

李宗海

人民币升值是转型,高附加值上寻出路,来迎接2007年世经对华的老课题、新挑战,可作为新年献辞。

中国一贯号称以低劳动成本为最,高度吸引着外资及占领出口型国际市场,笔者与读者们在世纪观察上的与敏感度上必存在共识,认为长此以往,前景可虞。

依靠日用百货和服装等薄利多销产品成长起来的中国企业,在新的07年伊始被迫面临经营理念的抉择。虽然有赖于人民币对美元的比价升值幅度不大,但许多企业在出口上已渐渐很难通过量的多销来赢得薄利。一些企业出于危机感,或者开始生产高附加值产品,或者加强质量管理,这与上个世纪70年代日本企业在日元升值时期大力推进转型的动向是一致的。

据[日本朝日新闻6月19日记者山口发自上海的报导],在江苏省常熟市,生产宠物狗项圈和散步用狗绳的常熟昌顺宠物用品厂,是一家拥有40名员工的小型工厂,管理人员说,用“小狗”不能获胜,我们就用“猛犬”和“马”取胜。他的意思是现在的主力产品是单价1元左右的小型狗用绳,今后要开发大型犬和马用绳。

这家工厂下决心开发新产契机就是去年7月份人民币对美元升值2%,这家工厂大部分产品销往美国和日本。在05年这家工厂生产了500万件产品,销售额800万元,每件产品的利润也就是0.2到0.4元,人民币升值2%,他们的利润就成了泡影。为了生存,于是他们把经营眼光转向目前在美国需求较大,单价为25元并可确保1元利润的马用缰绳上。按该厂的计划是07年开始要将主力产品转换为大型犬和马用绳。

又据笔者一位浙江省义乌市当工商领导的亲戚的商品信息报导。生产镜子和的华鸿集团的负责人对人民币升值充满了危机感,该集市的几乎所有商品都是面向英国和日本的,出口给英用的是美元,由于人民币升值,其年销售额换算成人民币则少了不少,该市的集团公司一向依靠薄利多销,以量取胜的经营方针,公司规模已扩大为最初的10倍,在人民币升值的压力下,公司厂商不得不要求员工加强质量管理,公司主管称,以量取胜的时代结束了,今后自2007年创新的开始,今后要靠质量,转换品种及售后服务取胜。

笔者从40年代末到50年代初中国被国际封锁的日子里,第一家金属X光等射线探测内在伤裂痕仪器厂,为国家填补空白的进口产品时,获取了丰富的制造实战经验,说明中国有仿制效法英欧先进的经验能力很强,尽管被封闭在恶劣的环境中,中国人有智慧和耐力,关键在于政治的导向和能力。试看从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从外资开始被中国招商引资的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就被称为“世界工厂”,凭借廉价的劳动力成本和丰富的劳动力资源迅速发展。中国的一些企业(如家电业的海尔)甚至成长为世界名牌。但是中国的大部分出口企业缺乏自主技术的品牌实力,依靠的就是薄利多销或仿制战术。中国的8000多家玩具厂占据了世界玩具市场75%的份额,但其中90%的厂家是中小企业,没有自主研发能力,其生产产品的70%都是委托生产,对直接生产厂商来说,对外窗口还如五、六十年代由国营外贸专业公司替代或重演,都属“黑窗作业”。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的商品占领美国市场的份额竟是美国G.D.P的9%。如此的占有份额不由美中两国的政经界一直不平静,也怪不得美国制造商引发抵制声浪。

中国必须着手调整产业结构,转换经营模式,成为许多中国企业迫在眉睫的任务,因贸易摩擦被迫提高汇率,从好的方面讲,也是促进结构调整的动力。从这次北京举办的中美经济战略对话的唇枪舌战中,中国“铁娘子”吴仪临场挡了一阵赢得了“时间差”,时计虽好,好景不长,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中国企业面临的问题是,能否像日本的中小企业那样增加研发投入,生产出高附加值的产品,适应国际市场,特别是美、欧、日的商品市场,在此,笔者建议加拿大华裔中有关商品、专业人士、科技协会组织一项面向中国的新换产品面貌,提高附加值的研发咨询,(软件服务)公司组织,为今后中国中小民营企业走出来创造条件,而美加亦应特设引进中国制造的有利资本(投资)条件的开发基地,从而替代进口,两国双赢的新局面。成为Made in China&U.S.A产品。

据[联合报社纽约讯]题:中国供应链牵动全世界。曾任世界银行驻北京首席代表鲍泰利指出,中国的急速发展让所有人跌破眼镜,如今即使让人民币增值20%,开放自组工会,遵守所有国际智慧财产权,中国不但继续影响其它国家,更仍然会是已开发经济体难以轻视的竞争对手,但中国更大的挑战是如何更民主化地享受经济发展带来的果实。

鲍泰利在中国崛起专刊里以中国经济蓬勃发展对其它国家的意义一文中指出,由于面积广大,中国经济急速崛起给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事来挑战。即使中国改革尚未完成,但由于中国已成世界市场的重要“供应链”,任何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全世界都受影响,笔者喻之谓“中国蝴蝶效应”,中国如果出现经济危机,势必影响波及北美及欧亚。但中国经济对世界影响分布不一,举例而言,日本墨西哥,南韩及台湾的受影响程度远高于美国,又如国际纺织的多纤维协定,在去年元旦生效后立即受到中国影响的是孟加拉和摩洛哥。

相对的那些以天然原料为主的经济体,如阿根廷,沃州,巴西,加拿大,智利及秘鲁等国就不但没有压力,反而沾到好处,对非洲而言,中国既是主要生产原料的大宗顾客也是外资主要来源。但是中国目前享有的若干优势也在快速消失中。

值此岁尾年首,当守岁时钟倒数,世人共同高呼2007年Happy New Year时,北京的头号外交目标,仍然是继续改善美中关系,自从06年初中美贸易逆差突破两千亿美元大关后,中美贸易紧张关系更为升温。许多美政商界人士认为07年美国将加剧受到中国威胁。笔者忧虑中国尾大不调,短期无法促企业转型。应急措施是07年的重任在于如何解套。尽管中国的发展速度使开发中国家正朝世界上最富有的经济体的国家行列挺进。但经贸非单体动作,当伴随有许多国内外政治守会发展中的重大事件会发生,笔者期盼在这07年新一年里中美关系能平衡过渡获此共识双赢。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