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座谈会(2)

本报特约作者:安娜

嘉宾A:赤脚医生问题,它和毛泽东当时提出的一系列想法有关系,包括他的教育革命的思想,教育改革,还有一个打破特权,这些思想都是毛泽东的。美国人怎么会研究这个问题?我觉得有些怪,知青这个问题现在不研究的话,将来没有人研究了,第一手的东西完全丧失了,因为我们年龄都已经是六七十岁了,都进入老年状态了。我觉得这个问题回避不了,因为当时所谓的上山下乡,大家可能记得是一场运动,毛泽东发动这场文革后的一系列的运动,我认为真正触动到了中国社会的底层。

中国农村那个时候还是非常落后的,我们到农村的时候印象非常深刻的是什么呢?农民用的犁,跟我们在历史博物馆看到的汉代的犁是一模一样的,就是这种情况,几千年几乎未变。真正我们说中国农村,从最基本上发生一些变化,其实知青是起到了重要作用的,是有影响的。但是我不知道安娜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刚才也讲了,关于知青赤脚医生的硕博士论文只有6篇,太不合理了,因为我觉得知青赤脚医生这个问题的研究是很有价值的,我首先肯定安娜这一点。你将来的成果是什么样的成果我不知道,但是至少在我们知青这个圈子里面拿到了第一手的材料,你是很了不起的。

因为我们没有做这个事情,我们学术界没有做这个事情,我们没有从知青赤脚医生的第一手材料里面反思我们的历史。我们当时也是在政府的支持之下,它不仅仅是解决农村缺医少药的问题,毛泽东甚至把它作为教育革命或者教育改革的一种尝试,甚至还要解决民粹主义思想也好,或者反对这种城市的特权也好,他的这种思想,我们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观念来讲更准确。

   嘉宾B: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

   嘉宾C:也有改造思想的目的。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看,我到了农村是很受触动的,因为我们在城市里面长大,没见过特贫困的。我到了陕西,看到有要饭的人我很吃惊,看到陕北农民要饭,我们怎么会有要饭的人呢?就是这样一个震惊。看到农村这样一个状况,当时这种情况对我们自己是一个很深的触动。至于知青政治目的等等我们都可以不谈了,这里面肯定有两种,我也说的很直率,理想主义者和投机主义者都有。事后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验证的东西,但是我认为两者都有,有理想主义,真的去献身,我就是主动到农村去,改造我自己,这些是另外一回事,我不讲了。这样的问题和政治问题是没办法分开的,因为没有政治背景不可能有知青,也不可能有赤脚医生。其实赤脚医生在知青没有去之前已经有一些了,作为文革中又再一次壮大了这个群体,当时叫做新生事物,我们学英文的时候就已经有这个概念了,有这个名词了。    

   嘉宾D:当时乡下也有合作医疗制度,但谁来弄呢?那时候基层不可能有专职人员,公社有卫生院,大队这一级只有不脱产的,叫卫生员也好,叫赤脚医生也好,这个人等于要把这些事情组织起来,都要做起来。不但管人的感冒发烧,兽医的事你也得做,像这些本来都是作为村一级的机构里面应该必备的专职人员,被赤脚医生给替代了。

   嘉宾E:合作医疗那点钱是不够的,一个队每个月下来只有几块钱,阿司匹林,四环素,土霉素,还有颠茄片,就是最简单的,最便宜的。

嘉宾D:对,是这样,没有资源,怎么发挥赤脚医生这个作用呢?只能依靠传统的东西,传统的就是针灸、中草药、按摩、拔罐。所以我们这些赤脚医生当时必须会针灸,还有按摩,还有号脉,望闻问切。中医那套传统,就是阴阳分支,你若是属于冷病、寒病,就针灸加艾灸,当时有一个口号,叫一根银针,一把草药,来解决农村的问题,我们说的就是农村的医疗。

当时有一个口号我认为是对的,就是农村医疗工作以预防为主,谁来做这个预防工作?还是知青赤脚医生来做。我们那时候经常熬一大锅草药汤,让大家喝了,预防感冒,到夏天的时候弄点马齿苋什么的,防止拉肚子,就和现在喝的王老吉一样,清热败火,夏天就好过一些。这个工作的开展,赤脚医生也好,我认为即使不是赤脚医生,知青在这里面基本上都是全力以赴的,包括采草药,不可能只是赤脚医生采,很多知青都参与这个活动。这种情况下,当时我认为所治疗的病主要是常见病,比如说胳膊腿疼,针灸还真管用,还有拉肚子,有些草药就很管用,感冒、头疼、脑热,这些东西都是起作用的。

但是我这里面要说的一个问题可能不一定和大家一致,你在农村里面要是给人开刀,这个东西太玄乎了。我当赤脚医生的时候,孙立哲这个故事就出来了,有些人很想跟他学。后来我就很反对,我说孙立哲这个东西不能学,你学了以后草菅人命。你没有消毒条件,也没有这个技术的情况之下,对病人是不负责任的。

孙立哲给我的印象,他第一次开刀是死马当活马医,因为有一个老乡肠梗阻,那怎么办,你让他梗阻就死了,你不让他梗阻的话,就割一刀给他顺过来就完了。这种情况之下,就等于是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之下,试一把。但是这个事情后来成了一种典型之后,当时大家有点看法,当时也人说我们能不能也弄这个东西?形式主义就出来了。我说这个东西绝对不能弄,为什么呢,你得根据自己的情况,根据自己的条件,你有可能才能弄。

现在咱们回顾这些全是故事了,就这个事情来讲,像孙立哲拿手术刀,完全用西医的方法进行治疗的,这种情况恐怕属于特例,不多的。大部分赤脚医生我认为做的是一种什么工作呢?普及医疗知识,普及卫生知识,同时把一种文明,把城市的一些文明习惯,包括刷牙之类的,带给农民。我刚才还跟人说,我们那时候一刷牙,围十几个小孩在看,还有蹲在那儿看的,他觉得很新鲜,城里人还要刷牙呢,他们从不知道牙每天还要刷。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